“是秦家的人吧!”李钊垂下了眸子,缓缓地开口道,“秦家的人不是什么好人?你要知道,当初被我抓住的那个秦浩宇,就是秦家的人,这几天,正是秦家的人来找我报仇的!”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我已经受到过一次袭击了,秦家的人只是想利用你对付我,你手里的这些药,都是剧毒之物,而且无色无味,甚至只要是形成粉尘被吸进去,都能够轻易的中毒!”

  “如果你今天真的给我下了这些毒,我很有可能会死!”李钊郑重的看着江嫣然开口道。

  “你难道不该死吗?”江嫣然偏过了头去,“你害死了李钊,如果是以前的李钊,他绝对不会给家里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的!”

  “我就是李钊!”李钊陡然的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江嫣然道,见她偏着头转过了头去,又是叹了口气,“有些事情,现在不能告诉你,就算告诉了你,你也不会相信的!”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江嫣然也是猛然抬起了头来,似乎是鼓起了全身的勇气,“你根本就不是李钊,以前的李钊从来不会这个样子,虽然他懦弱,但是他很体贴,我只是恨他不争,根本不会像你这样,这么凶恶,还这么粗暴的对我!”

  “你根本不是李钊,不是!”江嫣然的话似乎是有些无理取闹,又似乎是在发泄心中的怒意一样,“你滚,我们家不欢迎你,我只要李钊,不管你是夺了他的身体,还是易容变成了他的样子,你都不是他,不是他了!我的老公只可能是李钊,不可能是其他的人!”

  听到江嫣然的话,李钊也是微微一怔,“以前的李钊,有这么有本事吗?”

  “本事?你懂什么?李钊是我带回来的,也是为了帮我隐藏我的秘密才带回来的,结果却因为这样丢了性命!”江嫣然道。

  “我就是李钊,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就是李钊,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李钊有些恼火的站了起来,“你这个女人,真是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那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你的武功是怎么回事?你的医术又是怎么回事?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明白!”江嫣然有些气恼的开口道。

  “有些东西,暂时不能告诉你!”李钊道。

  “比如你已经不是李钊了这种事情吗?”江嫣然冷哼了一声。

  “你!”看着面前的江嫣然,李钊有些恼火的站了起来,这个女人,真是认死理!

  “猪脑子!”李钊冷哼了一声,转身便是向着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江嫣然一愣,急忙道。

  “你们家不是不欢迎我吗?不欢迎我就走!”李钊冷笑了一声,“既然你这么认死理,那你去找找吧,看看以前的李钊在哪里!”

  江嫣然张了张嘴,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钊大步的离开了房间,很快,楼下的大门又是传来了响动,不多时之后,李钊已经开着车离开了江家。

  江嫣然愣愣的坐在了床上,最后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颓废的坐在了床上,眼中也是越发的迷茫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明明自己揭穿了他,可是那个人,却对自己一点杀意都没有?他到底是不是李钊?他到底是谁?

  李钊开着车子,快速的向着远处驶去,心中想要生气,却是着实生不出什么气出来!

  她这么逼问自己,甚至不惜冒险,也只是想要问出原来的李钊到底怎么样了,可是她的做法,着实是让李钊有些无语。

  车子在路上快速的行驶着,李钊用长生真气逼走了体内残存的利卡多因,心中却是乱糟糟的。

  自己的身份,确实不能跟江嫣然多讲,先不说她信不信,单单是这之间所牵扯的事情,都是没有人能够接受的,要是告诉了她的话,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

  刚才一气之下,直接就是离开了家,现在倒是好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钊轻声叹了口气,车子缓缓地减缓了速度,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宁城大学旁边的夜边摊了。

  这里的夜市显得极为的热闹,不少的情侣,学生,都在里面吃饭。

  李钊索性就是停下了车子,也是寻了一个夜边摊坐了下来。

  “师傅,来箱啤酒,再多来点串儿!”李钊本想填填肚子就好,可是往这里一坐,不知怎地,便是被那种氛围给感染了,直接便是手一挥,开口道。

  “好咧,稍等!”听到李钊的话,老板也是豪爽的笑了一声,然后匆匆的就是搬了一箱子啤酒放在了李钊的面前。

  李钊拆了瓶酒,一个人坐在桌子面前,再加上那心事重重的样子,倒是给人一种极为犹豫的感觉。

  尤其是桌子上面放着的那辆迈巴赫的钥匙,再加上远处刚刚停在路边的迈巴赫,不由得就是让人浮想联翩。

  “帅哥,请我喝杯酒,怎么样?”就在李钊一个人吃着串,喝着酒的时候,不远处,一个穿着的极为性感的女人缓缓地走了过来,然后笑眯眯地坐在了李钊的对面。

  李钊眼皮子微微一抬,随后便是垂下了头道,“随意吧!”

  见李钊似乎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样子,那女人也不恼,只是轻笑了一声,然后自顾自的拿着酒瓶和李钊碰了一下,随后继续道,“大晚上的不睡觉,不是有心事的,就是追求刺激的,不知道你是哪一个?”

  “我是第三个!”听到那女人的话,李钊才是抬起了头来,静静地看了一眼那女人,随后开口道。

  对面的女人长得极为的妖艳,就是单纯的长得妖艳,并不是那种浓妆艳抹的样子。

  四周已经有不少男人的目光都是牢牢地放在了她的身上,李钊甚至能够隐约听到那些人吞咽口水的声音。

  “哦?小帅哥还真会说笑,这么说来,你是要把自己和他们那些凡夫俗子区分开来吗?”听到李钊的话,虽然并不是很好笑,可是那女子依旧十分给面子的笑的花枝乱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