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那个人是哪个势力的吗?”宁瑞拍了拍天赐的肩膀,指着前面的男子问道。

  “不知道,以前没见过。”天赐摇了摇头道。三年一次的大聚会,肯定会出现无数的新人,像天赐这种老人也不可能全都见过,所以没见过是很正常的。

  “可以杀不?”宁瑞继续问道。

  此话一出,天赐和紫韵同时停下脚步,一脸疑惑的看着宁瑞。他俩是真的不明白了,这宁瑞现在是怎么了?有暴力倾向吗?上来就要杀人,要知道今天还不是聚会正式开始呢。现在就杀不知道哪个实力的武者,会得罪人的。

  “跟你有仇?”紫韵忍不住问道。

  “无冤无仇,但他是妖怪,我现在是斩妖师。”宁瑞直言道。跟紫韵和天赐,他还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对于宁瑞是斩妖师的事情,紫韵或许不太懂。但是天赐很清楚,他丝毫不吃惊,斩妖师斩妖,需要理由吗?肯定不需要啊!只要遇到了就斩,根本不用客气的。

  “如果你不怕引起暴乱的话,没问题。”天赐说道。对于宁瑞这种想法,天赐除了支持以外并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了。

  说时迟那时快,天赐的话音刚落,就见宁瑞从他们的身边猛地冲了出去。没错,冲出去的速度特别快,他俩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那名走在前面的妖怪虽然没有发现宁瑞是斩妖师,可他发现了夏晓晓。毕竟妖怪之间的感应还是很敏锐的。所以他对宁瑞也就有了点注意。毕竟有着先天武者的实力,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砰的一声!

  那只妖怪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上,虽说受了点轻伤,但躲过了非常严重的伤,对他来说那就是赚的。没有任何事情是比命还重要的。宁瑞的攻击让那只妖怪一瞬间就感觉到了绝望。

  在宁瑞面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战胜的机会。而这一切只因为宁瑞刚刚那一次攻击,这就是宁瑞的厉害之处。

  回身看了眼宁瑞,那只妖怪的眼角一抖,宁瑞手里拿的可是斩妖剑,是一名正儿八经的斩妖师。而且实力还在他之上,这下子,他恐怕插翅都难逃了。他之所以来到这次聚会,就是因为他觉得各大势力应该没有斩妖师。

  在人类世界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妖怪几乎都知道妖师联盟这个组织。里面的强者要比各大势力都多,那才是真正牛的势力。可那样的势力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所以谁也不会去考虑哪些问题。

  在宁瑞和那只妖怪发生战斗的一瞬间,周围人的目光便立刻聚集到他俩的身上。现在还没到决斗的时候,怎么就有人开始战斗了呢。而且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宁瑞是奔着杀人而来,这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恨?

  那只妖怪并没有说多余的话,他也懂得,斩妖师是不会听他说什么的。如果不想杀他,刚才就不会动手,既然动手了,那肯定就是要杀他的。

  站着不动让宁瑞杀,那不是妖怪的选择。即便被杀,他也要有尊严的死去,也要跟宁瑞抗争到底,也要给宁瑞的身上留下伤痕。

  “你去死!”妖怪大吼一声,紧接着便冲向宁瑞,手中更是掏出一把三十多厘米长的短刃,刃身上闪着寒芒。

  面对袭来的短刃,宁瑞调整手中的斩妖剑,然后迎着短刃挥了出去。只听咔的一声,短刃和斩妖剑交错的时候直接断裂,反观斩妖剑,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可见这兵器上的差距就大的很。

  按理说,一只半妖的武器,肯定不会太差。但就这个质量的话,还真的没法跟宁瑞手里的斩妖剑相提并论。

  不过那只妖怪的攻击并不是以短刃为主,短刃只是他吸引宁瑞注意力的攻击方式。真正的攻击是他身前的刺。

  嗖嗖嗖!

  几道突刺从妖怪的身前射出,那射出的速度比他挥出短刃的速度快多了。虽然是在短刃攻击之后,可由于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拉的非常近了。这么短距离的暗器攻击,真的是让人难以防守。

  下一秒,宁瑞的腹部被突刺射中,而他的嘴里还叼着一根突刺。从突刺的样式来看,有点像是刺猬身上的那个东西。也就是说,眼前这只妖怪是一只刺猬妖。

  但不管他是什么妖怪,妖怪就是妖怪,作恶多端的妖怪就绝对不能留下。只见宁瑞用内力将身上的突刺逼出。然后对着妖怪挥出一剑,紧接着,剑气射出,直取刺猬妖的身躯。

  噗嗤一声!

  尖刺从刺猬要的肩膀划过,带走了他的一条手臂。宁瑞略有惊讶的看着刺猬妖,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快,竟然在一瞬间避开了要害。

  这说明他的真实实力也不是三品半妖,对于宁瑞来说,这就很有意思了。

  “你一定要杀我吗?”刺猬妖忍不住问道。斩掉一只手臂,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如果宁瑞可以放过他的性命,那才是最重要的。

  “你觉得我会手下留情吗?”宁瑞反问道:“白日做梦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今天咱俩只能有一个活下去的。”

  就在宁瑞的话音落下,一阵风劲从宁瑞的身后袭来。夏晓晓来不及告诉宁瑞小心,可紫韵和天赐已经出手帮助宁瑞抵挡那名偷袭的人。而这位偷袭的人其实也不是人,是一只妖怪。

  这两只妖怪并不是一起的,但斩妖师对付妖怪的时候,他们毕竟还是同类,拥有同一种敌人,哪怕他俩之间本来是有仇恨的,可这时候也要摒弃仇恨,联手对付斩妖师。要知道这次的聚会,来的妖怪可不少呢。

  呼的一声!

  宁瑞的身体扭转,在天赐和紫韵帮他当下攻击后,一脚狠狠的踹中那只妖怪的胸口。磅礴的内力涌入妖怪的身体,在落下的同时,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

  当那只妖怪的身体落地,宁瑞的身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紧接着,一道充满死亡气息的剑影就从妖怪的身体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