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羽也是一直在关注着宁瑞,见宁瑞竟然开出玻璃种,心中也是非常的恼火,而且那块料子还是宁瑞花八十万买的那块。是他捣乱最成功的那块,如果他当时再坚持坚持,说不定那块料子就会是他的。

  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没用了,人家那已经风光可见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去抢了宁瑞那块玻璃种就是最好的办法。只是堂堂羽翼门的少门主,抢人家一块玻璃种翡翠,这要是传出去,那可真的够丢人的。

  接下来,宁瑞就没有再买过任何的料子,都是陈百里和秦朝阳在挑。结果,两人的运气用光了,后面跳的几块料子连雾都没有,更别说绿了。不过总体来说,并没有赔上。

  至于王天羽那里,宁瑞根本就不关心,他能不能开出绿来,那是他的本事和运气,跟别人没关系。而且宁瑞也不打算再主动去招惹王天羽了。

  就这样,三人在会场里逛到下午,连中午饭都没吃。有运气好的,真开出了一块极品帝王绿,而且将近鸵鸟蛋那么大,那真是一下子就从人间到了天堂。关键是那人看起来很普通,真的是一下子就变成了有钱人。

  这种巨富的感觉真的是让人飘飘然,就连陈百里和秦朝阳都特别的羡慕。而这块帝王绿,陈百里连价都不用出,因为他买不起。

  就这样,第一天的交易会结束了。宁瑞他们也算是小有收获,但是第一天的明标并不是最热闹的。明天的暗标才是最激烈的,那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大家玩的都是心理战术,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次日早晨,宁瑞他们再次乘坐酒店的车来到会场。这一次,会场发生了改变。昨天的摊位一个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的独立展柜,展柜有大有小,里面展出的料子也是大小不同。

  最小的一块毛料有鸡蛋那么小,最大的毛料竟然床头柜那么大。而且最大的那块还不是一个全赌的料子,是个半赌的,在料子上面开了窗。窗出的不是雾,而是真正的绿。从表现来看还是冰种。

  这么大块的半赌料子,如果里面全都是翡翠,那真的是个天价的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玩的起的,即便是暗标,那也会达到一个很高的价值。

  宁瑞一点都不着急投标,而且他也不是盯着料子在看,目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展柜旁边的投标箱里。那块最大的半赌料子只是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面最高的价格竟然达到了2500万,估计这个价格还会往上升的。

  投标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四十结束,然后四点准时在竞标大厅里宣布最终结果,几乎是没有任何暗箱操作的时间。

  这次暗标的料子一共有八百八十八个,也是发发发的意思。宁瑞用天眼看完所有的料子是不可能的。他只能有选择性的看,正常来讲,他肯定是要看那些表现好的料子。可今天展柜里所有的料子都很不错。所以宁瑞就只能凭感觉去看了。

  陈百里和秦朝阳就根本没办法玩暗标这个项目了。而且他俩也不能让宁瑞给他俩做选择,必须要自己进行投标才好。

  一上午的时间,陈百里和秦朝阳也都投了几个,可宁瑞是一个都没投。他要等,等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才开始投,对他而言,投早了就没有天眼透视的优势了。因为还会有人往那些竞标箱里投标。

  陈百里和秦朝阳不明白宁瑞搞什么,但他俩也没有多问。因为宁瑞做事情,都有自己的道理,而且从他们认识宁瑞开始,宁瑞似乎真的没有出现过错误的决定。哪怕是看似错误的决定,到最后也往往会扭转乾坤。

  中午他们在会场准备的餐厅简单吃了一口,吃完之后,又继续回到会场。等时间来到下午三点半的时候,距离投标结束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宁瑞毫不犹豫的来到了之前就已经看好的料子。

  目前那个料子的最高价格是十一万,宁瑞也没多投,就来了个十一万一千。这个价格真的很巧,仅比最高高了一千块钱。然后里面的翡翠还是冰种,虽然水头差了些,但也是大赚特赚。

  投完这个之后,宁瑞立刻转到下一个相中的料子,目前竞标箱里的最高价只有四万块,宁瑞又多出一千块钱,四万一,投了进去。

  只要是时间还没都,任何人就都可以继续投。根据官方的规定,一个人对展台里的料子是可以不限制投标的。而同一个人的竞标价,只取最后最高的那个价位。所以就算是现在有人去投了宁瑞投过的标箱,宁瑞也可以回去再投。

  况且,就算是有人投了,他投的价格也未必会超过宁瑞的。所以宁瑞只需要盯着标箱里的价格看一看就行。

  三点四十,所有投标箱旁边的工作人员直接封箱,然后将投标箱带走,后面是有人在计算里面的价格的。

  宁瑞一共投了五个暗标,他都记住了标号,17号、31号、87号、146号和201号。这五个料子都有绿,而且全都是冰种,一个糯种都没有,真的是很有赚头。

  这里结束后,会场里的人全都去了竞标大厅,按照发给他们的牌号入座。四点钟,暗标的结果准时公布。从1号料子开始,一直公布到888号。

  宁瑞投的五个料子,其中有一个出现了差错,让人以更高的价格拍走。不过宁瑞也没有可惜,他只是有天眼,但面对人家那爆棚的运气,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四个就四个吧。

  反观陈百里和秦朝阳,他俩也都投了几个料子,但结果一个都没能拿到。也就是说他俩的出价有些保守,让别人以更高的价格得到。对此,宁瑞也只是安慰两人几句,并没有说的太深。

  竞标结束后,几家哀愁几家兴。尤其是那些拿到心中理想的料子的人,非常的兴奋。这一场暗标的最大高潮,还是那个大的半赌料子,最终的成交价竟然来到了635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