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都说心宽体胖,但是此人的小眼睛闪烁出一抹不屑的光芒,倒是看不出心宽体胖的感觉,并且有人还说,白胖白胖的。

  但是这个胖子,长的却是漆黑无比,那张脸,像是从锅台底下刚刚钻出来一样,简直一个黑胖子。

  黑胖子用那杏仁一样的眼睛,扫了陈青阳一样,不屑冷哼道:“原来你就是陈青阳,我还以为有什么三头六臂呢,你不好好倒腾你的药丸子,跑到这台上作甚,识相的赶紧给老子磕头认错,麻溜的滚下去,我饶你不死。”

  这胖子,脾气还挺大。

  陈青阳十分不爽的看了胖子一眼,那模样丑的都有些令陈青阳下不去手了。

  即便陈青阳现在被易容术改造过,相貌十分的普通,但两个人站在一起,还是衬托出陈青阳简直就是玉树临风的大帅哥一个。

  若是换成陈封真容,相比于此时的黑胖子,恐怕陈封就是当之无愧的美男子了。

  “黑胖子,嘴巴放干净点儿,你不知道一个成语叫做祸从口出吗。”陈青阳语气不善的说道。

  黑胖子听到陈青阳的话,不怒反喜,哈哈笑道:“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说话之间,黑胖子大手一伸,一只黑漆漆的大手,犹如熊掌一样,呈现在大家眼前,这漆黑的程度,相比于黑胖子的脸,不知道要黑多少倍了。

  陈青阳看了一眼,眉头一皱。

  在那黑手表面,有一层神秘的物质,应该是修炼某种秘法导致的,有阻挡神识探查的功效,而且从那漆黑的手上,散发出一阵阵强悍的气息,十分狂暴的感觉。

  黑胖子,就是那个鬼手无疑,而这双黑漆漆的手,可以直接一拳对抗白银级印魂器,由此被称之为鬼手,而且更为令人诧异的是,这双手,可以直接变幻出一双铁钩。

  就在大家为黑胖子的实力震惊的时候,黑胖子一上来就是用出了必杀技。

  只见他大吼一声,双手迅速变成两个巨大的钩子,钩子造型奇特,像是某种动物的前肢。

  pC酷U-匠Vo网永久J!免@●费:看}《小1◎说1n

  陈青阳看了一眼就是明白了个大概。

  黑胖子乃是兽武魂拥有者,而他的兽魂,乃是某个奇怪的海底生物,这对奇怪的钩子,就是那个兽魂演化出来的,攻击力十分强悍,而且还有剧烈的毒性,看到这里,陈青阳心里不由提防几分。

  “大难临头,我看你哪里跑!”黑胖子吼道,与此同时,大踏步向陈青阳飞奔而去。

  别看黑胖子圆嘟嘟,像是一个黑铁球一样,但是移动速度相当快,只是眨眼,便到了陈青阳眼前。

  陈青阳心中冷哼一声,转身想要躲开强悍一击。

  但是一动之下却是无奈发现,脚下如同生根一样,竟然难以移动半分、。

  陈青阳顿时脸色大变,低头一看,只见脚下被一团绿色的如同海藻一样的触手牵制住,动弹不得,而且这些触手相当的强韧,一扯之下,竟然难以断裂开来。

  陈青阳大惊,连忙召唤出星铠守护,运足了元气。

  只听嘭的一声。

  陈青阳直接被打飞了出去,星铠守护瞬间被钩子撞出两个大洞。

  黑胖子嘿嘿一笑:“不错,防御还可以,再吃我一招。”

  说着黑胖子翻身跃起,径直的由下至上,向陈青阳撞去。

  陈青阳身轻如燕,在空中提气一纵,又是二十米多高,于此同时,手腕一翻,一瓶火山药剂直接吞入腹中。

  一时之间,强横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被陈青阳吸入体内。

  陈青阳脸露红光,冷傲的看着脚下飞上来的黑胖子。

  黑胖子看到陈青阳吃药,丝毫不惊慌,只是哈哈一笑,收起攻击招式,手上的钩子一抖之下,一道道绿色的条纹状物体,瞬间向陈青阳缠绕而去。

  陈青阳又是一惊,这个黑胖子,攻击招数太过古怪,根本防不胜防,刚要闪身,但是对方的速度太快,而且距离太近,根本躲避不开。

  于是,就这样,黑胖子一下子将陈青阳从天上扯了下来。

  下落的过程之中,陈青阳感觉的到,体内火山药剂的力量,竟然迅速的被身上的绿色条纹消耗掉。

  陈青阳心里在滴血啊,这药剂可是很贵的,总不能白白浪费,于是趁着这个机会全力蓄力吸收其中的能量。

  轰!

  陈青阳还是摔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加上黑胖子力道十分的大,即便坚硬的橡树木头,也是直接被砸出一个坑,陈青阳整个人凹陷下去。

  黑胖子杨天大笑道:“炼丹师说白了就是奶妈,不经打,看来这一场,胜利是属于我的了。”

  说完,黑胖子一副傲然的模样,打量着台下的每一个人。

  这个时候,看到黑胖子如此凌厉的一手连招,将陈青阳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大家也是都愣住了。

  炼丹师啊~多么金贵的身子,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呢,这黑胖子也是,竟然将凶恶谷唯一的炼丹师,打入地面,抠都抠不出来。

  良久,裁判员看陈青阳还不出来,轻咳两声道:“陈青阳,我数三个数,你要是起不来,这次就算黑胖子,啊不对,是鬼手赢了。”

  一二……

  就在这个时候。

  咔嚓。

  陈青阳所在地方周围的木头,发出一声清脆的裂开的声音,陈青阳长呼一口气,弹跳而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埋怨道:“妈的,差点把我憋死。”

  众人一看愣住了。

  陈青阳被黑胖子接二连三暴打,竟然屁事儿没有,想来也是,虽然炼丹师都挺脆弱的,但好歹也是一个武宗呢,怎么这么容易就完蛋。

  “好诶!”张大头一伙人激动的喊道。

  陈青阳嘿嘿一笑,手指黑胖子说道:“黑胖子,你打完了吧,现在该我出手了。”

  黑胖子很是意外的看了陈青阳一眼,不屑道:“哼,就你?老子站在这里不动,给你三息时间,你能打到我,我给你跪下叫爷爷。”

  陈青阳不以为意的说道:“那倒不用,用出你最强的招数,省的说我欺负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