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陈封和明月都是武宗,而又有黄金级武器,武宗,在圣树国并不多见,而且黄金武器,更是少数,如此强悍的小组,是一股可怕的力量,若是渗透到内城,说不得会引起巨变,所以他要问问清楚。

  陈封听了眉毛一挑道:“是这样,那黄金级武器,乃是我母亲所赠,母亲所在吕家,乃阴之国赫赫有名的炼器世家。”

  夏侯霸听到这里,脸色顿时大变,拍案而起。

  陈封一见,心中顿时一跳,身子虽然没有动,但是已经元气翻腾,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你母亲,是不是名为吕白凤!”夏侯霸须发皆张,声音震破耳膜道!

  陈封一听,立刻搜索记忆,确定自己母亲确实是这个名字,不由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

  夏侯霸眼见自己猜对,顿时哈哈大笑道:“不瞒你说,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在王都也是小有名气,那个时候,我曾和你母亲有过一面之缘,要知道,当时你母亲的师傅,在圣光教庭之中,地位极高,是一个神话一样的人物,开启了圣树国黄金级武器序幕的正是此人,声名赫赫!”

  “哦?原来如此。”陈封对于母亲的生平,并不是了解很多,此时听到这些,十分的感兴趣。

  “能否多多告知一二,实不相瞒,我自幼求学在外,对这些事情并不了解,恳请多多说来。”陈封诚恳道。

  “这个好说,当时你母亲的师父,在圣树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后来由于教庭内部出现分歧,和王室产生了冲突,如此一来,发生了很多事。”夏侯霸说道这里,欲言又止。

  “何事?”陈封知道其中一定有事儿,于是问道。

  “这个,当年我还见过你父亲,当时有人围杀你母亲师傅,你父亲就出手相救,结果,殒命。”夏侯霸说道这里,自顾自的停了下来。

  “这么说来,当年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了,能否告知,杀父仇人是谁!”说到这里,陈封立刻血气上涌,出声问道。

  “这个嘛,我倒是不甚清楚,毕竟这件事牵扯的人太多,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人呢,一定能够回答你这个问题。”夏侯霸道。

  “速速说来,陈封感激不尽!”陈封拱手道。

  “此人乃是圣光教庭三大祭祀之一的淳于慈,你且记好,到时候方便寻找,不过,此人因为当年的事情,已经被教庭舍弃,想要寻找,并非容易事。”夏侯霸道。

  陈封拱手道:“多谢告知。”

  自此,陈封来到圣树国的任务又多了一个,那就是查出杀父仇人,报仇雪恨,并且追查父亲被杀始末!

  夏侯霸这下对陈封是百分百的了解了,更多的有些同情,毕竟,谁摊上这种事儿,都不是一件好事儿。

  于是,夏侯霸郑重道:“你放心,一个月之后,我定放你出城,但是如果你要继续前进,通往王都或者教廷所在的大都会,难免会遇到很多关卡,想要通过,并非易事。”夏侯霸话中有话。

  陈封听了当然明白,朗声道;“恳请指点一二,陈某定当不负指点之恩。”

  “这个嘛,好说,到时候我可能会帮到你,但是,在此之前,你要帮我做两件事,如果你感兴趣的话,这件事就算成了。”夏侯霸设下一个圈套,等着陈封来钻。

  这个时候,别说是圈套了,就是挖个坑给陈封跳,陈封也是义不容辞。

  “什么事情,能否告知?”

  “这个嘛,到时候再说,你答不答应呢?”

  陈封点头道:“好吧,我答应就是。”

  就这样,陈封成了夏侯蝉的老师。

  夏侯霸腆着肚子道:“既然如此,就说说咱这儿的规矩,今后如果我女儿晚上要出去的话,你要在身边陪着,保护她周全,毕竟现在金雀城人满为患,人心更是参差不齐,难免有坏人,这个你懂吧?”

  夏侯霸说话说一半,他当然不会说担心有人见色起心。

  陈封自然领悟,点头称是。

  于是,夏侯霸大手一挥。

  一个须发皆白的驼背老头走了进来,夏侯霸指着老头道:“你有什么事情,问田叔就是。”

  田叔看了陈封一眼,向外负手走去。

  陈封跟上去。

  二人来到门外。

  陈封问道:“夏侯霸实力雄厚,为人忠厚老实,我想不会有人打他女儿注意吧。”

  田叔声音十分沧桑,听了陈封的话,清咳两声道:“可不要掉以轻心,其中自有内幕。”

  “哦?愿闻其详。”陈封道。

  ;、酷U匠k网首/v发(

  “现在是战乱年代,夏侯霸武宗高手,又是一城之主,自然是有人拉拢,但是夏侯霸脾气古怪,一点不配合,所以他才担心会有人将注意打到小姐身上。”田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陈封听了,了然于心。

  “城主此人,比较特殊,在这次战乱,属于中立,不看好教庭,也十分讨厌王室,但是名义上还是效忠于王室,所以这次的事情棘手。”田叔给陈封敲响了警钟。

  陈封点头称是。

  又是询问了一些在金雀城生活的细节之后,二人分别。

  陈封随后找到明月还有幽莲。

  没有想到的是,幽莲明月她们正在和夏侯蝉聊天。

  三人坐在一个高高的石凳上,夏侯蝉在中间,脱下小鞋子,晃荡着两个玉足,将手放在屁股下面,歪着头看着幽莲说道:“小莲,我看你长的这么漂亮,为啥我师傅一点儿不像你这般天生丽质,你可是他表妹诶,一丁点血缘关系就不至于让他长成那样。”

  夏侯蝉话中有话,明月听出不对,但没有点破。

  幽莲一听这么说,不满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哥哥,哥哥听到会生气的,再者说了,男孩子干嘛要长的漂亮。”

  “啧啧,你干嘛这么维护我师父,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夏侯蝉调笑道。

  “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嘛。”幽莲小脸一红。

  “哟,你还脸红,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你们没可能的,你是他表妹,妹妹怎么能喜欢哥哥呢?”夏侯蝉智商超高,简直妖孽,小小年纪,懂的真不少。

  “我,我是哥哥后来认的表妹。”幽莲小声嘀咕道。

  听到这个,夏侯蝉长长的哦了一声,她此时已经明白,幽莲并非陈封的亲表妹。

  她又扭头看向明月道:“你也不是师父老婆吧?”

  “恩?为什么这么说。”明月神色不变道。

  夏侯蝉一伸舌头道:“你看我师父,个性傲慢猖狂,心态又很活泛,典型的花心大萝卜,怎么会这么走啊成家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