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是什么世道,插队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打人,真是太不像话了。

  他们想要上前制止这个打人行凶的家伙,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在人群之中,此时有人惊呼一声:“武者巅峰,快跑啊!!!”

  说完,一些胆子小的人,顿时是一哄而散。

  “陈星,你用这么昂贵的材料,炼制出这么垃圾的丹药,简直就是浪费,更何况这些材料的钱,是我寄给母亲的,枉我往日对你百般照顾,如今的你竟然如此不成器,简直就是败坏陈家威名!”陈封负手而立怒发冲冠,盛怒之下的他,连杀了陈星的心都有了。

  陈星刚才被打蒙圈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当他看清楚眼前之人时,脸上顿时由不知所措变成了满脸的愤怒。

  陈星已经收到蓝夫人的消息,知道陈封这个废物回来了,只是陈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废物竟然一回来就敢找自己的麻烦,更为让陈星吃惊的是,陈封这个废物竟然敢打自己!

  “陈星,我给你三天时间,你中途截留的四万六千金币一分不少的还给我,不然的话,我就废了你!”陈封厉声喝道。

  陈星听了冷冷一笑,不屑一顾的说道:“陈封,你只是一个家族废物而已,有什么资格和我如此说话,你好好看清楚你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

  陈封冷冷的看了陈星一眼,再次说道:“四万六千金币,三天之后我必须见到。”

  陈星听了陈封的话,顿时哈哈大笑道:“在橡树学院还没有人敢和我这么说话,陈封你这是找死还是在开玩笑,如果是开玩笑,那么老子告诉你,我和你不熟,你从我的裤裆之下钻过去,自断一手一脚我就饶了你,倘若你是想找死,那我就费力送你上西天!”

  陈封身子一闪,再次来到陈星的面前,在陈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星已经再次挨了一巴掌,顿时陈星再次吐出一个血粼粼的牙齿出来。

  陈星这下是真的怒了,只见他跳脚喊道:“还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去给我叫人!”

  陈星对着一边的小弟喊道。

  那些小弟,平日里受到陈星的打点,自然是十分听话,而且留在这只有挨打的份儿,还不如赶紧找个由头离开,如今陈星一说,那些人立刻是一溜烟的跑掉了。

  陈封冷冷的看着陈星一言不发。

  很快,陈星的救兵到了,闹闹哄哄的足足有十多号人。

  为首的一个身材魁梧,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面相十分的凶狠。

  “就是他,谁给我打死他,我给他一万金币!”陈星跳脚喊道。

  此言一出,顿时是人头涌动,为首的那个刀疤大汉更是一步踏上前来,口中厉声喝道:“哪儿来的野小子,连我陈兄弟都敢惹,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陈封看了那人一眼,冷声说道:“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

  那人眼睛一瞪,顿时暴怒,挥拳便是向陈封的头上砸去。

  魁梧男子尤其擅长拳法,两只铁拳在橡树学院不知道打败了多少的对手,面对陈封这样不服管教的刺头,魁梧大汉显然是丝毫没有放在眼里,像陈封这样的小白脸,他教训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根本不会在乎这一个。

  只见,陈封站在原地不动,当魁梧大汉的拳头就要临近陈封的时候。

  陈封右拳猛如闪电一般,迅猛的飞出,狠狠的与魁梧大汉的拳头对撞在一起,只听嘭的一声震天响,魁梧大汉蹬蹬蹬后退三步,口吐一口鲜血倒地昏迷了过去。

  此时跟着魁梧大汉来的那些人,眼见陈封轻描淡写的只是一圈便是打到了武者四重天的魁梧大汉,顿时讶然,脑袋瓜聪明的瞬间便是喊道:‘武者五重天高手!’顿时,那些人纷纷后退,再也没有一个敢上前的人。

  陈星看到战斗电光火石之间便已经结束,显然他是低估了自己的废物哥哥。

  看到情况有些不乐观,陈星再次急声催促道:“快去请鹤老大!”

  鹤老大,是橡树学院一霸,在橡树学院,没有人不知道鹤老大的威名,其心狠手辣,栽倒他手上的学生,只能是自认倒霉,想报仇?那简直是痴人说梦,严鹤以其武者五重天的修为,横行校园无人敢惹,这个家伙而且还是一个战斗狂,没人打架的时候就会去雨林寻找魔兽历练,其战斗力之强悍,令人发指。

  6√酷匠网Z首9发

  说话间,屋子里顿时一暗。

  只见一个一米九零的大汉,摇晃着身子,重重的踏着地板,一步步的走莱。

  众人看到此人,顿时眼里露出希望,纷纷上前与之问好,脸上的巴结之意溢于言表。

  而那个鹤老大,只是伸手淡淡的一挥,丝毫不去理会这些无名之辈,反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陈封,脸上露出浓浓的战意以及深深的戾气。

  这股戾气并不是修炼得来,而是生性嗜杀之人,杀戮太重之下,慢慢凝聚而成。

  鹤老大的到来,让这个本来不大的炼药室,如同蒙上了一层黑云一般,充满了肃杀之气。

  陈封冷冷看了对方一眼,不屑一顾的说道:“如果橡树学院都是这样的垃圾货色,那么贵校校长以及城盟还有三长老的面子我就不用给了,陈星要么还钱,要么纳命来!”

  陈封的这句话是说给陈星的。

  而此时的主角好像不是陈星,而是鹤老大。

  面对陈封的无视,鹤老大先是一愣,接着暴怒,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道:“小子报上名来,老子严鹤从不杀无名之辈。”

  “就你的实力,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陈封看都不看那人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熟知这个鹤老大被陈封激怒,变得不依不饶起来,拦住了陈封的去路,一瞪眼说道:“诶呦呵,老子让你走了吗你就走,若不是橡树学院有规定,不得擅自杀人的话,老子早就将你的头拧下来当尿壶了!”

  鹤老大气急败坏的说道,看向陈封的目光,充满了杀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