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从她的身前,瞬间幻化出一个火红色的虚影,这个虚影在空中迅速凝结成一条长裙的模样,在长裙之中,赫然有一个如同仙女一样的美丽女子虚影,这个女子傲立在高空,纤纤玉手轻轻一抬之下,顿时在她的裙摆之中,飞出一道道的攻击波,向着欧阳鸣横扫而去。

  欧阳鸣目露惊疑之色,来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柳玉若的资料,但是从对方攻击的力量强度来看,情报似乎有误。

  不过以欧阳鸣的实力,显然没有将柳玉若的攻击放在眼里。

  只见欧阳鸣只是淡淡一笑,口中轻吐:“吞天蛙!”

  随即,轰的一声,从他的头顶之上,顿时飞出一个浑身长满脓包的巨大青蛙虚影。

  巨大青蛙出现的速度极快,只是一闪之间,便是张开充满污秽的大口,伸出舌头只是一舔,那个仙女就消失在了半空。

  往常都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如今是癞蛤蟆真的能吃天鹅……

  柳玉若在欧阳鸣的一招之下,被人破掉了千层霓裳,强大的反噬之下,柳玉若大吐一口鲜血,面色顿时苍白如纸,蹬蹬蹬后退三步身子才堪堪停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那个巨大的如同一个房子大小的癞蛤蟆,此时再次张开大口,向柳玉若飞了过来,那猩红的舌头伸出,不时的从上面滴落恶臭难闻的液体。

  柳玉若脸色大变,迅速的玉手一抖,从她的手中出现了一张玉符。

  玉符呈现出淡黄色,在淡黄色的玉符之上,有一个金色的小钟。

  柳玉若玉手在玉符上一拍。

  顿时金光大作。

  一头牛大小的金钟从天而降,瞬间将柳玉若罩在了其中。

  而其中的柳玉若,面色阴沉的看着外面的巨大癞蛤蟆,手中紧紧的握着玉符,身体里面的灵力飞快的向玉符之中灌入,而柳玉若的脸色也因为灵力的大量流失变得更加的苍白起来。

  轰~癞蛤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金钟刚刚形成的那一刹那,猩红的舌头瞬间撞在了金钟之上。

  嗡~金钟顿时大震,紧接着从金钟之上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金色光芒如同万道利箭一样刺向癞蛤蟆。

  而一直控制着癞蛤蟆的欧阳鸣,在金芒的照耀之下,顿时脸色一暗,手指轻颤之下,癞蛤蟆消失在空中。

  而与此同时,在剧烈的撞击之中,柳玉若再也支撑不了金钟所需要的庞大灵力,双手一抖,金钟消失,而与此同时那个一次性的保命玉符,瞬间出现了几道裂痕,紧接着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化为了碎片。

  欧阳鸣收回法决,目光阴沉的看向柳玉若,口中讥讽道:“柳天雄的女儿也不过如此。”

  柳玉若狠狠的瞪着欧阳鸣,没有说话,一招之下,境界的差距高下立判,虽然柳玉若十分的不甘心,但是这也是无奈的事情,毕竟修为的差距,是一道无法断时间弥补的鸿沟。

  欧阳鸣本想一招杀了你,可是看在你长的如此祸国殃民的份上,那就让我收了你好了,若是你心甘情愿当我的小妾,我倒是考虑放过你们柳家一码。

  欧阳鸣淫笑着看着柳玉若。

  此时的柳玉若,胸口处的衣衫微微有些凌乱,露出一片雪白,一眼看去深深的沟壑无比的诱人,欧阳鸣一扫刚才的恶毒,转而变成了一个好色之徒,紧紧的盯着柳玉若胸前的雪白,目光炯炯一动不动。

  “放肆!”柳玉若大喝一声,双手迅速结印,两个青色的法印从手掌中心凝结而出,被柳玉若拍在双臂之上,紧接着柳玉若身形一闪,快速的来到了欧阳鸣的身前,而与此同时,柳玉若两掌齐齐拍出,气势凶猛,大有一副一破千军之势。

  欧阳鸣看罢只是淡淡一笑,丝毫不以为意的一动,身子巧妙无比的闪过柳玉若的攻击,随即向前一探,一把搂住了柳玉若的小蛮腰,紧接着一只手在柳玉若的肩膀处一点,柳玉若的半个身子顿时失去了知觉,一动不能动。

  “哈哈哈,好烈的性子,不过,我喜欢!”欧阳鸣哈哈大笑道。

  “放开我!”柳玉若受控于欧阳鸣,身子一动不动,嘴上与欧阳鸣纠缠着,暗地里元气不断的冲击欧阳鸣留在自己身上的禁制。

  “放开你?好啊,除非你亲我一下,不然的话,我就不放。”欧阳鸣嘟起嘴巴在柳玉若脸前不远处。

  “滚!”面对欧阳鸣的无理取闹,柳玉若没有妥协,而是不畏生死的厉声喝道。

  虽然她也想活下去,但是如此这般丧失尊严的苟且活下去,她宁愿去死。

  “你找死!”欧阳鸣气急败坏的骂道,随即面露狠辣之色,伸出咸猪手,就要向柳玉若的酥胸按去。

  而正在这时,在柳玉若身后倒地不起的两名护卫,眼看主子就要被人凌辱,飞一般的化作两道长虹向欧阳鸣撞了过来。

  欧阳鸣一直牢牢的锁定二人的气息,在他们动手的那一刻,欧阳鸣便是手腕一翻,一股磅礴的大力从他的手心汹涌而出。

  而那汹涌之力,如同海河决堤一般,爆发出怒浪一般的磅礴气势,向二人当头砸去。

  在强大气势的压迫之下,二人的身形稍稍一顿,但随即便是紧咬牙关,面露决然之色,挥动手中的狂刀,向欧阳鸣的头上砍去。

  欧阳鸣冷哼一声,手掌顿时化作两道残影,分别拍在二人的刀背之上,只是瞬间,刀身应声而断,而紧接着欧阳鸣飞出一脚,二人如同装了稻草的麻袋一样,顿时倒飞了出去。

  更Fe新r最Dg快☆¤上酷N匠《"网z

  欧阳鸣冷冷一笑,厉声对门内吼道:“还有没有人敢来,老子都接下了,如果没人,就不要打扰我xx——oo。”

  等了片刻,门内在没有人出来。

  欧阳鸣转身,伸手在柳玉若的衣襟用力一扯,顿时柳玉若胸前的雪白再次露出一大片。

  而台下一直看着的众人,顿时大声惊呼,纷纷起哄。

  欧阳鸣看着台下打趣的众人,阴险一笑道:“今个我给你们表演一个现场喝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4444444444444给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