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如今摆在陈封面前的,就是一个没有随着主人的死亡死去的尸傀。

  在第三个尸傀之中,陈封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在尸傀的身体之中,尚且有着一丝气魂存活。

  这个发现,让陈封十分的惊讶,毕竟时隔多年,尸傀早就应该随着主人的死亡而死亡,尸体也应该早就腐烂不堪才对。

  陈封看着这个尚有一丝气魂的尸傀,嘴角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阴险笑意。

  在陈封还是武帝的时候,得到一种法门,法门就是针对唤醒尸傀的。

  眼前这个尸傀,看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在其主人死后,尸傀感应不到主人的气息,虽然没有死,但是也受到了极大的反嗤,如此一来的话,若是抹去之前主人留在尸傀之中的神念,将自己的神念加入其中,认主之后,尸傀的气息则会慢慢的恢复。

  想到就做,心血来潮的陈封,忙不迭的身手打出层层法决,在尸傀的眉心一点。

  顿时,从陈封的手指尖飞出一点淡淡的绿色光芒。

  光芒一闪即使,瞬间消失在了尸傀的眉心之间。

  这是陈封的一丝神念。

  神念没入尸傀的眉心之后,陈封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微弱的阻力。

  这个阻力就是云纵天留下的神念,两股截然不同的神念,瞬间便是碰撞在一起。

  好在时隔多年,云纵天的神念已经虚弱无比。

  没多长时间,陈封的神念便是将云纵天的神念吞嗤,然后慢慢的融合在了尸傀的身体之中。

  紧接着陈封双手不停结印,一道道光芒包裹着尸傀的身体,不多时,在尸傀的身体表面,便是蔓延出一层薄薄的黑雾。

  黑雾缭绕的尸傀,似乎是复活了一般。

  看到自己的方法奏效,陈封心中大喜。

  最后一步便是祭祀,让尸傀彻底的接受自己,鲜血祭祀,便是这最后一步,等同于法宝的滴血认主。

  咬破指尖,顿时一滴滴鲜血从陈封的指尖流出,滴在尸傀的眉心之后,瞬间便是没入其中,陈封单手结印,在鲜血消失的地方轻轻一点,顿时从尸傀的身体之中,传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嗡鸣之声。

  做完这些,陈封呆呆的看着尸傀。

  虽然掌握了这个方法无数个年头,但是陈封可是大姑娘上架头一次,他还从没有过试验这个方法的真假,如此一来,只能是忐忑的等待。

  突然,陈封惊愕的发现,眼前的尸傀,在陈封眼睁睁之下,竟然沉入了地下。

  陈封呆愣在原地,看着平整如初的地面,以及地上剩下的两个尸傀,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要伸手将地面抛开一个大洞,陈封顿时面色一沉。

  只见在尸傀消失的地方,有着丝丝的黑气,不断的涌入地底之中。

  酷匠}网*(首发l"

  陈封向后退了几步,坐在地上,盘膝坐下,目光却是牢牢的锁住尸傀消失的地方,口中低低的说道:“我就不信你不出来!”

  三个时辰之后,向地底沉入的黑色雾气,终于停止了灌入的趋势。

  紧接着,一只枯瘦的大手,从地面之中伸了出来。

  随即,一个浑身皮包骨头的尸傀,在地面之中,伸出半个身子,他半坐在地上,显露疲惫之色。

  “呼,终于重见天日了!”尸傀的声音十分的虚弱,但是虚弱之中暗含的沧桑霸道却毋庸置疑。

  陈封皱眉道:“嗯?竟然会说话。”

  “哼,那是当然,老夫可是云纵天城主留下的尸傀,岂能是泛泛之辈。”尸傀的口气十分的狂妄,狂妄到丝毫不将陈封放在眼里。

  陈封撇嘴,心说不就是复活嘛,老子还是武帝复活呢,你见我吹牛摆谱了么。

  尸傀似乎发现了陈封不屑的神色,略微有些不满的挪动了一下身子,从他的身体之中,立刻发出几声咯吱咯吱的怪响,这个刺耳的声音听在陈封的耳朵之中,让陈封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你信不信我一巴掌再次把你拍地缝儿里。”陈封不以为意的抠鼻道。

  尸傀脖子转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空洞的骷髅头看向陈封,从他的喉咙发出咯吱咯吱一声怪响之后,尸傀说道:“额……罢了罢了,不跟你这个小辈计较,想不到我还能等到你,呼呼……”

  “等我?”陈封指着自己的鼻子,向四周看了一下,空荡荡的,,除却自己之外,只有两个死了不能再死的尸傀。

  “嗯,我奉城主之命,等待有缘人的到来,可是等了许多i个年头,我的魂力不断消弱,依旧没有等到,不知不觉的便是沉睡了过去,想不到,你个小娃娃,竟然懂得唤醒尸傀之法,老夫佩服佩服,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尸傀话说的很慢,慢到陈封听了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终于尸傀说完了,陈封不耐烦的说道:“云纵天让你魂念不消存留至今,就是让我听这些废话的么?”

  尸傀的脖子再次发出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他这是在摇头否定陈封的话,然后幽幽的说道:“城主毕生参悟无上法决——长生诀,此法决共十二层,修炼至二层便可叱咤天下,出关城主名下!”

  尸傀说完这些的时候,浑身的黑雾已经消散于无形,陈封目光顿时一凝。

  只见尸傀的身体,在这一瞬间,便是发出清脆的一声脆响,瞬间化为了一地的黑色残渣,而在黑色残渣之中,清晰可见一枚青色的令牌,在黑色残渣之中闪闪发光。

  “不是吧,我废了这么大的力气,你竟然死了。”陈封眼睛一瞪,不可置信的说道,但是事实告诉陈封,眼前发生的都是真的。

  “我的两滴精血啊,就这么没了,妈的,若是你所说长生诀是假,就算你变成渣滓,我也要让你被一群小蚂蚁奸尸!”陈封恶毒的骂道。

  陈封气呼呼的大手一招,那枚青色的令牌,便是瞬间到了陈封的手中。

  再次心疼加肉疼的滴出一滴鲜血,青色令牌之上的光芒暗淡下来,触手温润,安静的躺在陈封的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