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为让陈封担心的是,好像林仙儿一行人,并不知道有这两股力量的插入,看来这件事情开始变得相当棘手。

  陈封心里暗暗责骂,都怪这个柳天雄,本来十分简单的事情,搞的如此复杂,现在好了来到这里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人一件宝贝能分的公平么。

  就拿现在出现的这两股力量来说,无论哪一个都不是柳天雄的小分队能够战胜的,每一个势力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先不说这个青云门。

  单单一个问剑宗就已经是出动了七名武师级别的高手,若是给林仙儿一伙人遇到,别说寻宝了,就是打败这群人都已经全军覆没了吧。

  如此这般,不管是谁来到了这个遗迹之中,也只能是自求多福,有命来有命回这才是正道。

  陈封托着下巴,靠在墙上,想到这里的时候,陈封的心中突突直跳,好似这些人都是来找他一般,有一种针芒在背的感觉,陈封不由打了个冷颤。

  3a酷匠2网唯_S一!F正版9,。3其J2他LO都是(盗%版0

  事情开始变得格外复杂,复杂到让陈封有些踹不过气来,不过这样也好,人越多越热闹,自己也好浑水摸鱼,陈封只能是如此的安慰自己。

  而正在此时,安静的洞府之中,传出悉悉索索的走路声音,以及有另外两道低声交谈的声音。

  陈封眉头一皱,心道应该是进洞搜索的人全都回来了。

  一阵脚步声过后,陈封悄悄伸头一看,之前去洞中深处搜寻的人走了回来,与在门口站岗的二人汇合。

  而陈封也是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从洞中蔓延,陈封心里一凛,迅速悄无声息的向后遁去。

  这几个人的实力都不简单,自己一个小小武者,不可能面对武师级别的高手,能做的只有避其锋芒静观其变。

  逃出洞穴老远之后,陈封才寻了一个隐秘而又能观察情况的所在藏好。

  躲在隐秘的地方,陈封注视着洞口的情况。

  不一会儿的功夫,从山洞之中,走出四个人来。

  当看到为首一名黑衣人的时候,陈封心中顿时一突。

  远远的看去,这个人十分的面熟,陈封努力看清对方的时候,心中微微哑然。

  不错,正是那个在黑市之中拜托自己切割黑心莲子的那个武师强者,此时与他一同出来的三个人,竟然都是武师强者。

  看到这样的阵势,陈封心中顿时了然,想必这个青袍人与这三个人是一伙儿的,都是属于青云门的了。

  之前陈封邀请对方组队前来的时候,对方就称已经有队员了,看来他真的有,而且还不止一个,全都是武师高手,怪不得他奉劝自己不要来送死,他们门主志在必得的东西,如果自己强出头,青袍人一定会亲手杀了自己,给他的门主尽忠吧。

  而此时青袍人带着三人走出洞口之后,脚步突然一顿,伸手止住了身后众人的身形。

  众人顿时警戒的打量四周。

  青袍人看着地面上一只脚印,缓缓的蹲下身子,大手在上面轻轻一挥,淡淡的说道:“有人跟踪我们,实力并不高,但是身法极为诡异,只留下一个脚印,其他的没有任何信息。”

  听到青袍人的这句话,事先那两个负责把守洞口的人,脸色顿时大变,但是看到地上真的有一个不属于他们的脚印之时,脸上一红,便不在争辩,而是目光如电一般,仔细的打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陈封看到青袍人如此细心,竟然查探到了自己来过的蛛丝马迹,心中不免一惊,连忙是气息内敛,屏息凝神。

  面临四个武师强者的联合搜寻,陈封一个小小武者,按照道理来说,是不可能逃过他们的搜寻。

  不过,陈封曾练习过一个隐匿自身气息的法决,这个时候恰好用了出来,这个法决,也不知道是谁编撰的,非常适合在丛林之中使用。

  就好像变色龙一样,能够将自身的气息与周围的环境气息,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实力修为以及生命力波动,都完美的与周围的植物融合在一起,即使对方修为高出自己一两个层次,也是难以发现,但是若是高出太多的话,难免会露出蛛丝马迹,只不过武者与武师只是一个大层次而已,所以陈封才敢如此笃定的监视武师的行动。

  “小心了,看样子不会是问剑宗的人,他们做事不会如此鬼鬼祟祟。”青袍人的目光扫过陈封藏身的地方,神色微微一怔,但紧接着迅速移开,对身边人低语一句之后,便是带着众人匆匆离去。

  看着他们的身子消失,陈封皱着眉头,心里大为疑惑,看样子,青袍人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的存在,这怎么可能,陈封十分不解。

  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赶紧逃离这里寻找真正的城主墓入口。

  而对于现在的青云门以及问剑宗,陈封还是知晓一二。

  据他所知,火云国除了城盟各个学院之外,还有三大宗门,为首的就是青云门,其二分别是问剑宗和丹绝府。

  这三股实力向来是不为世人所知,一向很少抛头露面,丹绝府更是隐匿,甚至不会与任何一个宗门发生矛盾。

  这里出现的两个门派,青云门和问剑宗与王室之间,也是很少发生冲突,但是这一次陈封没有想到,为了城主墓的存在,竟然他们全都掺和了进来,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看来这次他们是志在必得了,陈封心中思绪万千。

  虽然能够感觉到危险降临的味道,但是陈封转眼间就搞明白,嘴角勾起一丝浅笑,开怀的低语:“如果没有你们来捣乱,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拿到云纵天留下的东西,既然这样,我就干脆不告诉你们,将这个消息隐藏下来,到时候你们撞在铁板上好了。”

  想起林仙儿,陈封有微微有些可惜,于是心中暗道:“看在你要和我睡觉觉的份上,我就设法告知你,你死了我可是少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啧啧。”陈封的眸中绽放出奇异的光彩,下面也是不经意的昂起头,战意盎然,只是时机尚且不成熟。

  陈封抽身向反方向逃离,若是在次给青袍人一伙遇到,陈封不敢保证对方会再次手下留情饶过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神游方物说:

  感谢Genitals*Ling,碉堡了的黄金肥皂的一千台挖掘机,小二给您鞠躬了,突然觉得写书的也好,挖的也好,都听不容易,黄金肥皂跑老远买的点卡,可怜小学生没有支付宝唉唉唉,真是辛苦了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