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没有一丝的反抗,反而是如同得到久违的猎物一般,在高松扑进她丰满的胸脯之时,竟然比高松表现的还要急切,立刻将高松浑身上下弄的是一干二净。

  就这样,两个赤条条的一对男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开始了最为原始的活塞运动。

  一次,两次。

  两个人兴奋的声音,此起彼伏,幸好这里是在森林之中,不然的话,若是给人听到,恐怕听到的人都能难为情到吐血身亡。

  这个时候,最为接受考验,最为难熬的自然是小胖子。

  此时他的一张大圆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恨不得现在跳下去将那个风骚入骨的小妮子狠狠的来上一发。

  可是~可是接下来,赵鹏惊愕的发现,一开始站在主导位置的高松,在爽了四五次之后,已经有些力不从心。

  而这个时候,如花反而是越战越勇,竟然一个翻身,一只修长白皙的腿,搭在高松的脖子上,微微一用力,将高松按到在地。

  如花此时,占据了主导地位。

  不过,即便如此,高松还是发出高亢尖锐的声音来表达自己内心已经肉体的兴奋,一下下不知疲倦的进行着机械般的运动。

  从高松声音之中透露出来的疯狂,任何人都知道,这个风骚入骨的如花,那活计做的究竟有多么给力。

  赵鹏坐在树杈子上,心中躁动难耐,好多次想要下去伸手来上这么一两次,三四次也行,不过看到高松如此兴奋,也不好扫了高松的兴,于是只是定定的看着。

  不知不觉,天色竟然已经到了晚上。

  若不是天色变暗,恐怕胖子还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毕竟这么激烈的场面之下,赵鹏所有的心神都用来研究这两个人用过的种种体位,哪有时间顾忌其他的什么。

  而当赵鹏反应过来的时候,高松的声音已经不见,剩下的只有如花高亢的声音,远远看去如花正骑在高松身上,如同骑乘一直高头大马,她用力的索取着。

  赵鹏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咯噔一下,二话不说,上去就将高松从如花的胯下拉起来,一探鼻息的时候,发现高松早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死去。

  索取无度的如花,猛然觉得身体失去了发泄点,自然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好在她离开扫到了赵鹏,于是声音软绵绵的说道:“来来来,要想我得劲,还的有一会。”说着,一双大腿,向赵鹏的下盘夹了过来。

  现在高松出了这档子事情,赵鹏的心顿时都凉了半截儿,哪有空搭理如花,于是上去就在如花身上来了一脚,一脚下去,如花竟然承受不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次日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陈封幽幽向外面看了一眼,天高云淡。

  朵朵的白云,如同一朵朵的花儿一样,绽放在无比美丽的天空。

  陈封耸耸肩,明天就是上古遗迹开启的时候,陈封举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在准备一下,就这,陈封一个人径直的去了黑市。

  这一次进入黑市之后,陈封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这个现象十分的明显,就连他这个很少来到这里的人都能够发现。

  那就是,这里出现了好多张陌生的面孔。

  之所以这样说陌生的面孔,是因为这些人装束各异,风格差距不一一而论,总之可以明细哪的看出来,这些人来到这里一定是有预谋的。

  这一次逛黑市的而你,比上一次几乎高出了两倍不止。

  高等丹药和装备销售火爆,各种保命法宝更是价格一翻再翻,这种火热的程度,已经将黑市弄的是熙熙攘攘,有些人满为患的感觉。

  不过,对于此,陈封并没有反感的意思,毕竟这里还有他的一个摊位,人越多岂不是就证明他挣得钱就会越多么。

  找打了陶谭所赠的摊位,陈封一眼就看到浑身肉肉的赵鹏,正在忙碌着生意。

  看他的样子,应该卖出去不好的东西脸上挂着无比兴奋的神色。

  忙完手中的事情,赵鹏伸了一个懒腰。

  这一伸顿时赵鹏有些发愣。

  待他看清楚眼前来人的时候,连忙是躬身问好,“老大你可来了,今天的生意可是真的不错,你瞧,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你昨天给我的你亲自炼制的东西,已经卖掉了七七八八。”

  陈封淡定的点头,似乎一切都是尽在掌握之中,淡定的问道:“赚了多少钱。”

  “三万金币。”赵鹏无比兴奋的说道,这种靠自己勤奋挣来的钱,果然比那次赌博挣的钱更加的值得兴奋,赵鹏说出这个数字,并没有看到陈封脸色有什么变化,便是拍马道:“诶呀呀,你可不知道,你给我的那把剑,可是卖了一万八的高价,你去看看,整个黑市,哪有这么贵的剑。”

  赵鹏兴奋的难以自已,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有多牛逼。

  陈封自然知道那把剑,可是掺杂着众多的高等材料,若是连一万多都卖不了,陈封岂不是白费力气。

  “恩,我知道了。”陈封依旧淡定的说道。

  赵鹏点头,正要去忙活,可是转身的瞬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又转过身来道:“对了老大,那个买剑的人,想要见你一面,说是有事帮忙,但是具体什么事情他没有告诉我,对于此我也留了一个心眼,并未说明这个剑到底是谁做的,以免给您惹麻烦。

  陈封听了微微皱眉。

  紧接着,赵鹏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来。

  酷…匠网。k首"O发)

  这个东西陈封很是熟悉,昨日他还受到一个来着,那是一张传讯符文,是平日交好的修炼者用来通信用的。

  不过,能够随手拿出传讯符文的人,应该不是简单的人物,最起码也是林仙儿的水平。

  “他说只在云水城待两天,你要是想要见他,则是通过这个传讯符文就可以了。”小胖子在一旁孜孜不倦喋喋不休的介绍道。

  陈封没有接那个传讯灵符道:“原来如此,那么就见见吧。”

  赵鹏听了陈封的话,立刻启动了传讯符文。

  在一阵元气波动之下,赵鹏将体内一丝元气浸入其中,在激活的一刹那,这个传讯符文就会自动损毁,因为传讯一类的符箓,都是一次性消耗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