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情难却,何况是恩人的委托,陈封只能收下白佬的恩赐,默记在心,有朝一日,一定让白佬如愿以偿。

  以陈封现在的天赋,这个千军刀法的光芒,一定会在白佬之上,陈封十分的有信心做到这一点。

  重重的点头,陈封目光沉静如水。

  白佬这才舒了一口气,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好,我这就将刀法传授于你。”

  白佬说罢,没有丝毫的耽搁。

  伸出食指,在白佬口中呢喃出一阵稀奇古怪的法决,随即食指之上,黄色的微光一闪,一点星芒,在这黑夜之中,无比的耀眼,只是片刻的功夫,白佬便是引着这一缕星芒,直接的拍进了陈封的头顶上方。

  一时间,大量的信息迅速涌入陈封的脑海之中。

  这些信息,极为的清晰,有白佬这些年参悟千军刀法的心得,以及千军刀法的修炼要领口诀法决等等不一而论。

  总之,现在的陈封,已经将千军刀法的理论知识全面的了解,若想完全的掌握,熟练到能够运用到对敌之中,就要看日后的磨练。

  “谢谢前辈厚爱,陈封定然不会辜负前辈所托!”陈封义正言辞的说道。

  白佬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而随着他的起身,放在他身边的赤红战刀,也是随着他的身体开始移动,直到漂浮到一定的高度之时,只见白佬轻轻一挥,赤红战刀便是重新的回到了陈封的手中。

  大战之后,白佬已经是虚弱无比,但还是坚持将功法传授与陈封,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急切,急切的想要陈封能够让千军刀法大放异彩。

  而此时,白佬不顾身体的虚弱,坚持将二人一路护送回学校。

  游荡者向来是心狠手辣之辈,说不定还会有第二次伏击,白佬并不放心,依旧是执拗的带二人回到学校。

  幸好,游荡者并没有穷凶极恶到三人想象的地步,一路走来,白佬和陈封说了很多的话,从岳珊珊口中得知,陈封不但对于炼器有着不错的天赋,在炼丹方面,表现也是极其的出众,如此一来,白佬更加对陈封赞不绝口。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虽然白佬很不舍得与陈封岳珊珊二人分开,可是却身不由己。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有很强的的实力,但是,每个人拥有的越多,就会被束缚的越多,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太多的因素导致了很多人,只能是行尸走肉一般的过活。

  就像那些游荡者一样,其中不乏实力出众之辈,可是他们也有不得不听命于人的理由,也有身不由己的苦衷。

  “就此别过,希望再看到你时,你能给我再次带来震惊!”白佬相信陈封一定不会让他失望,抱拳对陈封道别。

  而陈封岳珊珊此时都是无比感激白佬,也是向他重重的施了一礼。

  白佬走出数十米远,便是施展了身法,迅速的消失在夜色之下。

  而此时,万籁俱静,能听到的,只有二人的心跳声。

  …酷匠/网e唯,一b正版,H其…他8q都@O是sa盗版

  “今日之事,真是千钧一发,若不是白佬出手相救,恐怕你我二人都是难以幸免于难。”岳珊珊有些后怕的说道。

  “你知道就好,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单独出去,你不知道,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满大街都有人打你主意。”陈封故意缓和气氛道,说完,调皮的在岳珊珊琼鼻之上挂了一下。

  “讨厌!”岳珊珊撒娇道,本想再骂陈封几句的,可是陈封一溜烟的向前跑了,于是只能是提着长裙,紧紧的跟了上去。

  而岳珊珊的脑海中,却在不停的品味陈封说出来的话,心里此时莫名的感觉有一种甜甜的味道。

  他说我漂亮,他第一次说我漂亮,第一次,真的吗,我很漂亮吗,虽然很多人说,但是为什么同样的话,他说出来我会觉得与众不同呢?

  没一会的功夫,紧跟在陈封身后的岳珊珊,一直奋力直追,可是天色太黑,而她的身法又是太快,眼见陈封突然鬼魅一般的停下,岳珊珊也是收功不急,嘭的一声便是撞了上去。

  “诶哟,你个小妮子,大半夜的,竟敢调戏我等纯情小男生。”未等岳珊珊开口,陈封便是恶人先告状。

  岳珊珊的个头并没陈封那么高,只在陈封的肩膀高度,这么一来,她的头重重的撞在了陈封的肩膀之上,砰地一声听来,应该不会很轻松。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岳珊珊瞬间便是飘出晶莹的泪花儿来。

  陈封看到,心里顿时心疼无比,顿时摸上岳珊珊的额头,轻轻的揉了起来。

  “好些了吗。”陈封关切的问道,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岳珊珊是十分的关心。

  “哼,你还好意思说,大半夜的,你跑什么,跑也就算了,为什么要突然停下来呀,本来我就笨笨的,这下好了,撞脑袋上了,哼,要是我考试不通过,就全怪你!”岳珊珊粉嫩的拳头,不断的敲打着陈封那结实的有些过分的胸膛。

  心里却是疑惑万分,为什么这个看起来身板弱弱的家伙,为什么胸肌这么发达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女生呢,哼哼,岳珊珊竟然打心底嫉妒一个男生,这事儿传出去,一定会吓坏不少人。

  陈封并没有急着回答岳珊珊的问题,而是先行凑到岳珊珊的耳边,一股女子身上天然的香味,幽幽的传进了陈封的鼻孔之中,大约呆滞了两三秒,陈封这才说道:“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黑影,在远处监视我们,故而才会如此这般,我只是想看看那人是什么来路而已。”

  “真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岳珊珊听到,顿时往陈封的怀里一钻,小心翼翼的问道,目光不断的在周围扫视,一副怕怕的样子。

  “不怕不怕,现在那人气息逃远了,我们暂时安全。”陈封急忙宽慰道,随即那只咸猪手,恰到好处的得到了他想得到的好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