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一个傻瓜,同一个坑你难道要栽倒两次?”宋文哈哈大笑道,无比的狂妄,那神色,就好像看到一头笨猪,撞在一棵大树上那么好笑。

  陈封看着宋文得意忘形的样子,没有说话,而是将握住赤红战刀的手,更加的用力握了几分,自赤红战刀之上,瞬间迸发出红色的微光。

  那红色的微光甚是诡异,是元气催发赤红战刀,迸发出来的浓烈火属性。

  可是众人并没有机会看清楚陈封手中的战刀。

  因为场面太激烈,而且元气波动十分的强烈,根本看不到里面具体的情况。

  此时,只有一个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盯着陈封,神色无比的专注,紧紧的盯着陈封的一举一动,脸上的表情,嘴角翘起的弧度,眼睛散发出来炽热的光芒,每一个细节都那么的迷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岳珊珊。

  那如痴如醉的眼神,不像是在看一场战斗,因为陈封的每一个动作,在岳珊珊看来,都是那么的完美,每一个动作,都撼动着岳珊珊的幼小心灵。

  “珊珊,你没事儿吧。”可能是感受到岳珊珊的情绪波动,沈碧瑶一副哑然的盯着岳珊珊说道。

  “啊?”似乎是被人踩到了尾巴,岳珊珊慌张的叫道,脸色绯红咬着嘴唇低着头,眼睛飘来飘去,“哪有啦,昨天没睡好嘛人家。”

  轰~轰的一声,战斗中的两个人,终于第一次强烈的碰撞到了一起。

  寒冰之怒一共有三段式攻击。

  在第一次与宋文的战斗之中,陈封就是在这样的招式下吃了一个大亏。

  现在一切都在重演,仿佛时光正在倒流。

  宋文一脸狞笑的看着陈封,睚眦欲裂道:“你一次败在我手上,这一辈子就不会在翻身,你个傻瓜,竟然觉得可以在我寒冰之怒下逃脱,真他妈异想天开!”

  随着宋文的爆喝之声,他手上的力道再次加剧。

  空中的两个人,气场不断的向一起挤压。

  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声音极其的刺耳,以一个极其低的频率向四周传播,影响听到之人的心神。

  轰。

  第一次撞击终于告了一个段落,让宋文感到震惊的是,距离七天之前的那一战,这一次同样的招式,自己极冰利刃在手,本以为第一段就可以将陈封斩杀,可是没想到的是,服用了气爆丹的陈封,此时浑身力大无比,而且周身的气场,竟然在他之上,这让宋文打心底有些战栗。

  说实话,此时的宋文,已经瞬间失去了刚才叫嚣的勇气,变得有些懦弱。

  可是战斗已经进行到如此白热化的状态,想要停下也是不可能。

  而且,此时宋家来的无数家丁还有表哥表弟什么的,都在下面助威,若是自己现在认输的话,自己的家族天才,学院天才的名号,恐怕也难以保留下去,所以,今日一战,他必须坚持下去。

  想到此处,宋文的眼中再次暴露出一丝凶光,开始拼死一搏。

  第二段的攻击,在宋文强有力的元气催动之下,瞬间爆发而出。

  咯吱之声再次加剧,二人在空中交织的气场,再次发出巨响,几乎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冲动。

  而此时的陈封,双眼也是爆发出炽热的光芒,一片血红,仿佛是杀红了眼。

  只听陈封大叫着喊道:“用力啊,你的力气呢,怎么变得如此弱小,你是在乞求我的原谅吗,告诉你,一切都晚了!”

  随着陈封的爆喝,一切都在这一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陈封的气势不断的升华,竟然远远在宋文之上。

  那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强有力的压迫着宋文,让宋文切实的感受到在如此磅礴的天地之威下的渺小。

  “不!这不可能。”宋文不甘心的喊道。

  台下也是乱作一团,纷纷不可思议的看到陈封的逆袭,似乎是觉得自己看错了,但是确实如此。

  下一刻。

  所有人的嘴巴都长的大大的。

  就连一直目光躲躲闪闪的岳珊珊嘴巴也是老大,樱桃小口能长那么老大,也真是令人奇怪的事情。

  只见。

  随着一声脆响。

  交织到一起的赤红战刀与极冰利刃,突然的发出嗤的一声。

  陈封的赤红战刀,竟然如同切豆腐一眼个,从极冰利刃的剑尖之处,势如破竹的将极冰利刃一分为二。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吓坏了。

  极冰利刃那是什么东西。

  这把剑,可以说在云水城都是极品的存在了,而陈封那孩子,竟然用一把锈迹般般的破刀,将人家宋文的极品神兵一分为二,而且还是如此的轻松,就像切豆腐一样,那到底是什么高级的存在才能做到如此这般。

  林仙儿此时,神色极为的严肃,因为她在全场之中,可以说是一个武器狂,对武器品阶属性的研究,可以说是如痴如醉,但是她的阅历,竟然看不透陈封手中的破刀,到底是什么来头,什么品阶。

  青铜级别的极冰利刃,与林仙儿的奔雷扇算是同一个等级,都是青铜中级,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云水城能拥有青铜级别武器的,非富即贵。

  而陈封的破刀,竟然在青铜中阶之上!

  林仙儿眯着眼睛,百思不得其解。

  h1酷Y匠E)网b9永?,久免e费看|小说◇O

  而此时,宋文真的是全场人之中,感受最为真切的,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至宝被人切豆腐一样切开,然后,他竭力的躲闪,但是躲闪不及,一条手臂,带着新鲜的血液,离开了他的身体。

  他还没有来的及惊呼出声。

  而陈封那把如同雨点一般纷纷坠落的赤红战刀,已经向他当头劈下!

  “不!”宋文只来得及喊出如此一生,所有的不甘和恐惧都只是这一声而已。

  紧接着,几乎是潜意识的动作,宋文还是将自己寒冰之怒的最后一式发了出去。

  “同样的痛苦,我再让你享受一次。”陈封也是杀红了眼,赤红战刀的威力,远远超乎了宋文的想象。

  在赤红战刀的威力之下,宋文的寒冰之怒,简直如同儿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