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暴跳如雷的蓝青,陈封似乎是见惯了一般,并不和他争执什么,只是指着身边一颗树说道:“这里有嚼骨狼留下的痕迹,嚼骨狼本就是一种高智商动物,他们白天回去搜寻动物生存的痕迹,然后做上记号,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慢慢的给敌人致命的偷袭,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记号就是嚼骨狼标记下来的,到时候他们来这里发现我们,又是少不了一场恶战。”

  “胆小如鼠,你以为你是谁啊,掐指一算就知道他们回来偷袭,你这么牛X,你算算明天是什么天气啊倒是。”蓝青显然是没有将陈封的话当回事儿,指挥着高个子和矮胖子扎营。

  而一直跟在陈封身后的吕良确实一脸的沉重,因为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个痕迹明显是今天留下的,如果真的是嚼骨狼所留,今晚我们恐怕是要被偷袭了。”吕良一脸郑重的对陈封说道。

  “恩,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以我们现在的团结程度,即便没有遭到嚼骨狼的偷袭,等到找到魔兽刺蛇王的时候,依然会遭到重创,不如今天就给他们一点教训好了,我负责东南两个方向的警戒,你负责西北两个方向。”说完,未等吕梁答应下来,陈封便是一跃而上,爬到一颗高高的大树上,进入了警戒状态。

  吕良耸了耸肩,不知者无畏,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会顾虑重重,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怨言,乖乖的上了一颗大树,担任起了警戒的职责。

  蓝青三个人,刚刚明明说很累,这会儿一停下脚步,仿佛又从新焕发活力。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搭起一个大大的帐篷,从树林的各个角落,将一些鸟巢的软草统统收集了起来,然后将帐篷的各个角落铺上。

  1酷)匠76网永x久Sa免Kc费8a看A小说

  看到这里,即便是陈封也有点咂舌了,这几个人到底是来享福的,还是来打猎的。

  而且做完这些,那三个大男人还没有消停。

  三个人分工明确,蓝青负责打猎,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弓箭,有模有样的学着猎人的样子,对着空中一箭接着一箭的玩的很是有趣。

  高个子的家伙,负责收集干柴。

  矮胖子似乎行动不便则负责生火。

  蹲在树上的陈封,看到这几个人的架势,心里微微有一丝不妙的感觉,“难不成这几个人还要野炊?他们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不值得这里是魔兽活动区吗,熟肉的味道对魔兽来说,可是诱惑力十分大的呀,到时候恐怕来这里的不只是嚼骨狼这么简单了吧,恐怕还要有更多更高级的魔兽,到时候……”

  陈封不敢想象下去了,按照这个进度下去,早晚会被这几个人给弄死在这儿。

  同样无奈的还有吕良,看到蓝青三个人肆无忌惮,无规矩不成方圆的混蛋摸样,吕良只能是对陈封歉意的耸了耸肩,然后默不作声。

  果然不出陈封所料,蓝青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狩猎到了一头野猪,几只山鸽,山鸡也有几只,还有几只野兔。

  最牛X的还要数高个子,收集干柴的同时,还不忘记收集一些野果,作为解渴之物。

  陈封蹲在树上,眼巴巴的看着脚下的三个人忙活着,虽然明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他应该下去制止这群白痴,可是人家不听话啊,不听话的孩子只能是给他们一点教训。

  躺在大树上,陈封随手从身边的大树上,摘下几片叶子,放在嘴巴里轻轻咀嚼出来。

  较为神奇的是,陈封从口中的这几片叶子中,推断出来很多用眼睛看不到的东西。

  叶子味微苦,有淡淡的涩味,以及少许难以言说的味道。

  从中可以看出,这里常年空气流通性很好,雨水丰富,是魔兽生存的极佳地点。

  在陈封和吕良站岗的时候,下面的三个人,已经准备完毕野营所需的所有东西。

  更有甚者是蓝青,竟然还自备了半斤烧酒。

  “来来来,今天有幸再次共事,一定要吃好喝好开开心心啊哥几个!”从蓝青说的话可以听出来,这三个人平时关系不远不近,共同的交集无非就是酒肉,以及任务。

  高个子闻言,翻了翻架在火堆上的烤肉,端起酒杯,与蓝青走了一杯,酒入喉,一股辛辣刺激的味道,从口中,如同一团火一样,直接到了丹田,那滋味,爽!

  “诶我说蓝青,为什么不叫那个哥们也下来呢?”高个子指的人是吕良,至于陈封,他早就看出来,蓝青对陈封有很大的意见,而高个子也是十分的反感陈封这种不学无术,还特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人,不过高个子跟吕良虽然处事不多,但也是常见,见到蓝青排挤起吕良,不免问道。

  “他,且,叫不叫都一样,你没看出来,人家在大树上也挺开心的吗。”蓝青此时已经将吕良作为背叛者处理了。

  这件事十分的让他寒心,毕竟他和吕良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子,为什么这么相信陈封这个废物的话,也不相信自己的话呢。

  这片树林,常年有猎人游荡,若是有什么野兽,早就被猎人收拾光了,哪儿有什么危险啊,而吕良那个家伙,竟然还跟着陈封这个白痴一样,大惊小怪,没见过大世面。

  大丈夫立于世,就要毫不畏惧,顶天立地,像这种故弄玄虚大惊小怪的人,爱咋咋地,蓝青算是看明白了,吕良和陈封是一类人,大白痴。

  放着好酒好肉的不享受,偏偏装作很专业的样子去树上放哨,你不是喜欢放哨吗,那就放呗,饿死你活该。

  当然,这些都是蓝青心里想的,嘴里断然不敢说出一个字儿,毕竟修者的耳朵可是贼灵的,若是被吕良听了去,日后岂不是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么。

  三个人推杯换盏的高谈阔论,在没有元气抵御酒精倾袭的情况下,很快,三个人就是不胜酒力,说起话来也是没边没捞。

  “在猎手堂,我可以说,关系嘴硬的,只有我们三个人,我这个人,对朋友,对兄弟,没的说,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如此云云。

  人们都说酒后吐真言,又有人常说,喝醉了的话,哪儿可以当真。

  出现这样的情况,唯一的解释方法就是,这是一个矛盾的世界,所以会存在诸多矛盾的方面,见怪不怪就好。

  酒足饭饱之后,几个人便如同天黑的野猪一样,钻进猪洞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