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悬挂在陈封头顶上的巨门,纯黑色的底色上,漫步了一条条蟒蛇一样的花纹,只不过此时那花纹是闪电的颜色。

  在混沌无觉的作用下,陈封并不能看到雷电,听到打雷的声音,甚至连雷电劈在身上也不一定有直觉。

  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陈封,肯定有非常非常的危险发生,他下意识的想要做些什么,来抵抗危险的降临。

  就像上次的杀手迟月一样,他的出现之前,陈封同样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而这次的危险气息,比上次显然更加的浓重。

  酷X匠SL网r‘正(e版首发

  “九幽迷魂阵九幽迷魂阵。”陈封脑袋飞转,拼命的想着关于这个大阵的记忆。

  由于前世还是风炎武帝的时候,陈封对这些稀奇古怪的阵法倒颇有兴趣研究,而且这九幽迷魂阵的名字虽然听着不太熟,但是阵中的回数到让陈封觉得眼熟。

  呔!

  陈封几乎快要大叫起来,他终于是想明白了这个大阵的最后一关是什么了。

  但是紧接着他就蔫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天雷劫,这玩意厉害的很,自己现在这个小身板,想要硬扛下来估计是够呛。

  天雷劫,是一种很高深的法决,布阵着将天雷诀布入阵中,可以起到一击必杀的效果,可以断言,只要是实力没有超过布阵着,那就必须死在这阵中,因为这天雷劫的能量,是根据布阵者的能量高低定论的。

  简单一点说,如果布阵者的实力是武徒二重天,那么加入阵中的天雷劫就是武徒四重天,翻两倍。

  陈封心中暗暗叫苦,能布置出这九幽迷魂阵的,岂能是武徒二重天的垃圾么?

  虽然此时已经是万念俱灰的局面,但是陈封并没有显的很忧伤,反而是咧嘴一笑,口中喃喃的呢喃起来。

  随着他吟唱的速度越来越快,天空中飞腾的闪电速度也是不断加快。

  终于,卡拉拉~一道闪电劈了下来。

  陈封口中也是适时的大喝一声:“破!”

  话音刚落,陈封咬破中指,在空中滴出一滴鲜血,经过口诀的威能加成,鲜血在空中迅速的爆炸,分撒的血珠,在空中形成一道几乎是透明的屏障,下落的时候形成一个椭圆形,将陈封稳稳的罩在了其中。

  紧接着,天雷落下,来势凶猛的天雷劫,一路摧枯拉朽一般,在空中划过的时候,发出一阵阵的脆响。

  轰~天雷劫当头落下,恰好劈在了陈封的头顶。

  陈封外围的椭圆形护罩,几乎只在顷刻间便化成了乌有。

  而雷电的威力却没有一丝的减弱,全都落在了陈封的身上。

  雷电之威,凶猛无比的洗礼着陈封的每一条经脉,每一寸皮肤,就好像几百度高温的铁水流淌。

  “啊!!”陈封实在忍受不住这非人的疼痛,痛苦出声。

  强守住最后一点灵光潜藏在丹田之上,陈封右手再次一抬,恢复了神识的他,将手向那块变成金色的水晶一指。

  磅礴无比的雷电,此时仿佛终于找到了去路一般,飞速的向水晶块砸去。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而轰鸣过后,陈封也是眼前一脸,破阵而出。

  正在外面眼巴巴的等着陈封的人,点燃了一根香,两根,三根~~直到一个时辰过后,大阵所在的位置白光一闪,陈封方才飞了出来。

  而被破掉的大阵,此刻情形大变,竟然由进阵前的一段白雾,化作了虚无,露出大阵后面长长的走廊。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脑袋几乎都转不过弯来了,纷纷是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陈封,露出不可思议的面容。

  “这么一个小阵法,竟然浪费了我一个小时的宝贵时间。”陈封抠着鼻屎,毫无形象的说道。

  本来店主是满心想要问问陈封是如何破阵的,但是现在,看到陈封这样的态度,知道为了也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也不再多说。

  举起手中的各种卡片以及金币袋子,对着众人说道:“现在大家都看到了吧,愿赌服输,这位小兄弟,已经破阵!”

  蓝青和岳珊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听到店长都这么说了,想来这个废物陈封真的破了大阵。

  一时间二人都是尴尬的无地自容。

  从店长手里一把拿过卡片,陈封毫不掩饰暴发户一般的开心,嘿嘿傻笑了两声,然后对岳珊珊说道:“赶紧办正事儿吧,别傻站着了。”陈封说道。

  听到陈封的话,岳珊珊这才反应过来,这个要武者二重天才能破的针,被陈封给破了。

  看陈封现在的样子,也不是很惨,相比下来,只是比蓝青稍微邋遢一点儿而已,可是陈封可是破阵了。

  作为一个女孩子,尤其是像岳珊珊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总喜欢将自己身边的男孩拉到一起比较一下。

  陈封呢,长相一般,身材一般,有点小书生气,不过平时脾气很大,而且很狂妄。

  蓝青呢,桀骜不驯,天之骄子,长的帅,是女孩儿喜欢的类型。

  将陈封与蓝青放在一起,陈封着实像个屌丝了。

  岳珊珊用力的摇了一下头,打发掉乱七八糟的想法,微微一笑对陈封点了一下头。

  因为采购物品,也是属于较为机密的事,所以在没有得到岳珊珊首肯下,蓝青并没有随着二人一起进入。

  将早就准保号的单子交给。

  单子上是市场上比较少见的几种药材,是为岳珊珊冲击二星级炼器师准备的,所以不干陈封啥事儿,陈封就左摇右晃的在店里闲逛。

  经历过刚才的一场大战,陈封着实是累坏了,走了几圈,便找了个桌子旁坐下。

  眼睛四处扫荡的时候,在柜台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发现一个好东西。

  “老板,这是,纳戒?”陈封问道,纳戒这东西,风炎武帝不知道要有多少,但是现在自己是陈封了,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戒指呢,你瞅瞅,这身上藏得乱七八糟的东西,鼓鼓囊囊的,成何体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