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啊,这位同学,你来找我老大……岳珊珊?!”赵鹏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器院的女神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你好,请问陈封是住在这里吗?”岳珊珊容貌绝丽,出声问道。

  “对的!我叫赵鹏,是药院的……那个,我还有事,你快进去吧。”赵鹏说完,跑开了,嘿嘿直笑,什么时候老大和校花有一腿了?

  陈封回到宿舍,正翻看着武技的内容,窗子还没修缮好,漏着风,淡淡的香味随风飘进来。

  他一抬头便看到,站在院中的岳珊珊。

  “有事吗?”门没关,陈封朝屋外看了一眼问道。

  岳珊珊心里有点恼火,自打她进入学院便是万众瞩目。追求者无数,别人都是争着抢着要接近她,自己主动跑过来,他态度怎么这么冷淡?

  难怪我不够漂亮吗?

  岳珊珊昂着雪白的脖子,走进门四下看了一眼,脸上带着一丝诧异。

  他在课堂上惊人的表现,举手投足间的成熟老练,那些炼器知识更是信手捏来,沈老师都如此看重的人物,怎么会住在这么破旧的宿舍里?

  “看完了吗?难不成你也想搬进来住?”陈封道,“我倒是没什么意见,那肯定得换一张大床。”

  “谁、谁要搬来和你一起住?”岳珊珊气哼哼地叫道,“我先说明哦,不是我自己要来的,而是受了沈老师的委托!”

  “沈老师是谁?”

  “你……装傻充愣,器院基础班里教学水平最高的那位——沈碧瑶老师,三星炼器师!”

  “哦,就是那个讲课无聊的想让人睡觉的大胸女人?”陈封理解道。

  岳珊珊一呆,随即嚷道:“你敢说沈老师的坏话,我会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转告她,你就等着……”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陈封生生打断了,“我没说错啊,她难道还不大?难道你这种的算大?”虽然隔着衣袍,陈封盯着岳珊珊微微隆起的地方,无奈地摇头。

  岳珊珊低头看了自己胸部一眼,“呀”地一声尖叫,“腾”地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你还看!色狼!”

  “我怎么成色狼了?是你自己无故闯进我的住处,我还说你诚心想勾引我呢?”陈封哼笑道,“对了,你是炼器三班的班长是吧,叫什么来着?”

  岳珊珊听到这句话无疑于,脸上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好歹她也是天鹤学院的三大校花之一,在低年级生中更是人尽皆知。她在器院更是女神级的人物,这个傲慢的家伙竟然问自己叫什么?

  有这样羞辱人的吗?太可恨了!

  “沈老师交代我,她的课不可以不去。下堂课如果你没有到教室,我还会过来。”岳珊珊说完,一刻也不想多待,转身就要走。

  “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能不能换课?”陈封忙道。

  “不能!陈同学,你是有点真本事,但做人不要太自大,这个毛病最好改改。也难怪,这几年你都没什么朋友。”岳珊珊走到门口,觉得不解气,便回头反击道。

  她来之前专门打听过此人的经历,陈封刚来学院就被称作天才,武魂接连觉醒失败,从此一蹶不振,成为人人唾弃的废物,这些过往的事儿自然也都听说了。

  他的再次转变,是在觉醒残破武魂之后,仿佛一下子变了个人。

  课上,和老师叫板打斗,和院长呛声,随后又是在课堂上,回答对沈碧瑶的三个难题,仿佛刚刚入院时的那个天才又回来了。

  “我去不去上课,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陈封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笑道:“还有,我有没有朋友,无须你来关心。”

  岳珊珊一听他话里的意思,冷哼道:“你要是敢不来……后果自负!”

  “什么后果?”

  “我就、我就……”岳珊珊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的,“我就——把沈老师请过来!”

  “随便吧。”陈封摆了摆手,嘿嘿笑道,“那个大胸女人要是施展美人计,说不定我会从的。”

  “无耻!”岳珊珊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陈封摇了摇头不再去管这件事,继续翻看着武技内容,看了一会便放下了。

  《灵旋锻体》是练体术的一种,讲究压迫、将体内的灵力凝聚到一处,通过不断地挤压而产生短暂的爆发能量。

  身体首先要吃得消,压迫灵力就好比鲜血逆流,对本身就是一种折磨。

  陈封略一思索,便知道了去处,重力训练室是炼体的理想之地。

  学院一般都会有这种设施,等赵鹏回来跟他打听打听。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赵鹏回来了,“老大,事情办完了!”

  ,F酷匠!网唯P)一p正)版,Y其他都o是5o盗N版

  “嗯,平时没什么事不要来烦我,找人把窗户补上。”陈封随口说道,“炼丹上如果遇到了难题,记下来,一周你有一天过来帮我打扫屋子,我心情好的话,可以看看。”

  赵鹏大喜,不怕他驱使,就怕不搭理。

  “老大,你放心,我手脚麻利的很,我就喜欢帮人打扫!”

  “行了,拍马屁都不会说话,你好歹也是准二品炼药师。”

  赵鹏顿时讪讪。

  “知道重力训练室在哪儿吧,带我过去。”陈封整了整黑袍说道。

  “老大,你去重力训练师干什么?去那里的最低要求也得武徒三重天,不然的话身体肯定受不了一倍重力,更不要说在里面修炼了。”

  “问那么多干什么,带路!”

  “哦。”赵鹏老实地领路,眼珠子转了转,犹豫了一下,“老大,你是不是把药院的校花给得罪了?”

  “药院校花是谁?”

  “不是吧!老大,咱们天鹤学院三大校花啊,基础炼器三班的岳珊珊,她可是我们这些低年级生的女神!”

  陈封挠了挠头,“长得倒是不错,就是胸小了点,我觉得还不如三班的老师,那个叫沈碧瑶的。”

  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