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山庄前,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在这轿车背后还跟着数十辆轿车,显然都是保镖,足以见得来人的尊贵之处。

  只见沈伟奇恭敬的站在那辆黑色轿车门前,随后一名须发尽白的老者从车内走出,这老者虽说年龄不小,但身体很是不错,双眼炯炯有神,手持一卷线装古书,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

  “周老,您终于来了。”就在这时,一旁早已等待在门口的各界名流纷纷迎了上去,便是何伟也没心思再去搭理林毅,连忙跑过去迎接这位周老,一时间,彻底将林毅他们晾在了一边。

  看到这情况,楼东方心里愈发阴沉,他用余光扫了身前林大师一眼,忍不住低声说:“林大师,我也没想到,他们还请了别人。”

  “无妨。”林毅笑了笑,没在意。

  倒是一旁的孙老,忽然眉头一皱,他目光在那周老身上停留片刻,忽然惊声道:“周老,莫非是名动华国中医界的周云仙?”

  林毅眼神也落在那周老身上,对方身上有一股特殊气韵,听到孙老这话,他顿时有些好奇:“怎么,你认识?”

  “认识,当然认识,咱们南方七省,还没几个不认识周老的。”

  “周老乃是咱们南方七省有名的中医圣手,名声早已在外,据说已然具有仙人手段,化腐朽为神奇,一手的云仙神针更是炉火纯青,便是将死之人,也能医活了。”

  “据说这周老曾经还给高层领导治过病,在南方七省中医界排行仅次于医道前辈张琦张老先生,便是在整个华国,也能排行前五。”

  提到这周云仙,孙老眼神中闪烁着激动,他对这周云仙钦佩备至,早有拜会之意,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如今竟然能在这里见到,于是也连忙探着脑袋往过看。

  不过很快他心中一冷,连忙用余光扫过林毅,生怕惹得这位林大师不高兴,他干咳一声:“当然,林大师您能炼制仙丹,怕是跟周老不相上下。”

  林毅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目光却始终注视着那周老。

  周老待人亲和,毫无大师架子,一下车,便与众人谈笑风生,不过骨子里的那股傲气,也丝毫没有掩饰。

  当然也没有在意,周老是什么人,国医圣手,拥有神仙般的本事,在他们这些人面前,便是在骄傲十倍也是应该的,他本就有这资本。

  “好了,还是去看看病人吧。”周云仙淡淡一笑。

  接着在众人簇拥之下,周云仙和沈伟奇前后山庄内部走去。

  这时一直被晾在一边楼东方,连忙冲上去叫住沈伟奇,总不能让林大师白来一趟吧,那他回头如何交待。

  沈伟奇自然也明白楼东方的意思,他回头看了一眼林毅,不由皱起眉头:“林大师,你也一起来吧。”

  说完,他也懒得搭理林毅他们,便直接跟在周云仙背后,往山庄内部走去。

  山庄内装修的很是大气,有点类似北方园林,不过也不失南方园林的清雅,应该是刻意布置,一行人沿着小路直接走进最深处的一间卧室内。

  此时卧室内已经坐满了人,他们一部分来自吴江市各大医院的名医,还有一部分则来中医世家子弟,此时诸人面对昏迷的李老先生,一个个手足无措的,正在商量对策。

  周老的到来,立刻引起一场轰动,所有人都站起身来,目光集中在这位名动南方七省的神医身上,更有人窃窃私语起来。

  “这就是周云仙周老先生吧,没想到沈市长竟然连他老人家也请来了,看来这次李老先生的病没问题了。”

  “据说周老先生一手的云仙神针能起死回生,不知道这次能否亲眼得见。”

  说话的是吴江市医院的青年医生陈雯,她是中医世家,虽说学的是现代医学,但深受传统中医洗礼,周老的名声她早已听说过,俨然已经是神仙一般的存在,如今见到,自然是无比崇拜,一双眼睛都发直了,不亚于见到明星偶像。

  倒是一旁另外一名青年医生黄彬很是不屑:“什么神仙,我看八成就是个神棍,什么中医,都是巫医,骗人的把戏罢了。”

  黄彬是国外名牌大学毕业,向来对这些传统医学很是不屑,至于这所谓的周大师,他更是当成神棍看待。

  说完,他目光落在一旁的一名中年人身上,此人乃是他的老师,吴江市有名的内科专家卢海生。

  卢海生却摇摇头,严肃道:“中医虽说问题很多,骗子横行,但这周老先生的确有真本事,十五年前,他游方四处给人治病,中州某县发生重大疫情,若非周老先生出手,控制疫情,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十年前,金陵某位富豪的女儿身患怪病,金陵几十位名医,动用最先进的仪器,也没能查出病源,而最终也是周老先生治好的,另外,他曾给高层领导治过病,医术声名远播,又岂能是你我能议论的。”

  “华国医术神秘莫测,虽说有一些骗子之流,但不影响根本,真正有大本事的人也存在,这周老先生便是其中之一,你等切莫自大,且在一旁看着便是。”

  被卢海生一番训斥,黄彬立刻严肃起来,连忙恭敬的注视着那位周老先生,别人他不相信,可自己的恩师,他岂能不信?

  卢海生在吴江市,乃至东吴省都是极负盛名的人物,在内科一行更是前辈人物,他都如此恭敬,一旁其他几名医学生也纷纷附和,更有年龄稍长一些的老中医,也是十分认同,纷纷注视着那位周老先生。

  而一些不通医术的名流们,则更是一脸崇敬的望着周老先生,仿佛他便是神仙临世。

  就在众人纷纷吹捧这位周老先生之际,林毅的目光却始终注视着卧室窗外,仿佛这周老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反而窗外的风光,更加吸引他的目光。

  就在这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忽然轻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