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一弦有些犹豫,他昨天的时候让捡子去买了很多的酒,竹子,还有葡萄等东西回来。

  原本是打算趁着今天休沐,在家里弄些酒出来的。可是也没想到会突然救回一个云儿。

  如今云儿在这里,白一弦对她并不放心,原本是不打算让她知道自己会酿酒。

  可葡萄买回来好多,若是不弄,可能就烂了,于是便有些犹豫。

  最后想了想,他如今,也算搭上了靖康王府,又救了慕容云柏,就算被人知道自己会酿烈酒或者葡萄酒,若是有什么事,也可以求助王府。

  再说,以后自己早晚是要酿酒去卖的,倒时候,大家不也都知道了吗?现在瞒着,也没什么意思。

  于是便安心下来,说道:“我今天有事,先不出去了。你要是觉得无聊,我可以让捡子带着你出去走走。”

  说完之后,便喊捡子:“捡子,你今天跟着……”

  云儿急忙打断道:“算了算了,公子你不出去,那云儿也不出去,就在家陪着公子吧。只要能陪着公子,云儿就算一辈子不出门都行。”

  冬晴直接翻了个大白眼。苏止溪原本还对白一弦的回答很满意,现在听到云儿的话,顿时有些不太高兴,当即决定听冬晴的话,今天也不出去了。

  苏止溪淡淡的说道:“刚好,这几天,我也觉得有些乏累,今天也想休息一天。一弦,今天我也在家陪你吧。”

  白一弦不知道苏止溪的真正心思,以为苏止溪是当真累了,急忙关切道:“止溪,怎么了?是不是不太舒服,要不要给你找个大夫来看看?”

  苏止溪说道:“不必了,我也没有什么不舒服,就是觉得天天去店铺里,有些累了,所以想休息一天。”

  白一弦说道:“没事就好,若是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嗯。”苏止溪笑着点了点头。

  白一弦便搜索了一下葡萄酒的酿制方法,开始指挥众人清洗葡萄。

  白一弦所在的这个时代,历史从秦朝就发生了偏颇,有的朝代有,有的朝代干脆消失,甚至还出现了很多没有出现过的朝代。

  比方说白一弦如今所在的这个燕朝,就直接取代了他所知道的唐朝。

  相应的,一些历史事件也同样如此,有的发生了,有的没有发生。有的更是因为连朝代都没有出现,所以一些历史名人都干脆没有出现过。

  而西汉这个朝代,在这里的历史上也依然存在,当然,同样也有张骞出使西域,葡萄,也是那时候引进的。

  只不过,在原本正常的历史之中,在西汉后期,就有人酿制出了葡萄酒。当时深受上层人士的喜爱。

  但在这里,不知为何,葡萄一直只是作为一种水果存在,并没有人成功酿制出来葡萄酒。

  而且,葡萄种植并不广泛,所以这种水果还挺贵,一般的普通人家都是吃不起的。

  白一弦让捡子买回来这么多的葡萄,花了好几十两银子,算起来,够许多普通人家生活好几年的了。

  苏止溪等人都非常好奇,问道:“一弦,你买这么多葡萄回来干什么?这也太多了,我们也吃不完啊。”

  既然打算开始酿制,白一弦自然也没有隐瞒,便笑着说道:“我打算酿制些葡萄酒。”

  “酿酒?”众人都非常惊讶,看着白一弦,问道:“葡萄只是水果,这……还能酿酒?”

  白一弦笑道:“是啊,不但可以酿酒,而且酿制出来的酒,还非常的好喝。”

  他歪头看着苏止溪,说道:“不但好喝,而且,葡萄酒对身体好,而且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哦。”

  天下怕是没有一个女子不爱美,一听美容养颜,不仅是苏止溪,连冬晴,小暖等人都来了兴趣。

  “真的吗,少爷,喝葡萄酒,可以美容养颜?”

  白一弦说道:“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众人对白一弦,可算是十分信任了,他说的话,自然不会有假,一众女子顿时雀跃了起来。

  此时云儿的面容有些怪异,看了看那些葡萄,伸手取了一个放在口中,酸酸甜甜,十分好吃。

  这些水果虽然贵,但在她眼中,真的不算什么,可以说,所有的时令水果,她家中都是常备的。

  但她也没想到,这些水果,居然可以酿酒。

  云儿自然不是真的失忆,她看着白一弦,问道:“公子,这葡萄,真的可以酿酒吗?”

  白一弦点了点头,云儿看上去有些兴奋,问道:“我以前,竟然不知……”

  白一弦奇怪的说道:“你不失忆了么,你怎么知道你以前知不知?”

  云儿有些不自然,可也顾不得了,又问道:“那,公子,除了葡萄,别的水果可以酿酒吗?”

  白一弦说道:“应该是可以的,什么石榴酒,苹果酒,梨子酒,桃子酒,什么杨桃,凤梨,椰子,奇异果,樱桃的,都可以做成酒。”

  众人有些呆,因为白一弦说的这些水果,很多都没听过,不过这些不妨碍她们崇拜的看着白一弦。

  云儿更加兴奋了,说道:“原来竟然都可以酿制,那公子,你可不可以都酿制一些给我们尝尝?”

  白一弦笑道:“怎么?云儿你喜欢喝酒?”

  云儿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白一弦说道:“有些材料,如今是没有的。想酿制也是无法,若是想喝,得找到材料才行。

  葡萄酒酿制起来比较方便,就是时间略长了一些。而且,葡萄酒的口感和功效是最好的,其它的水果虽然能酿酒,口感上比葡萄酒就差了一些。”

  顿了一下,白一弦说道:“其实,不只是水果,很多花,也是可以制作酒的。比较出名的有玫瑰酒,桂花酒等等。”

  苏止溪惊讶道:“原来,桂花不仅仅可以做桂花糕,还能做桂花酒啊,一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白一弦笑道:“那是,你夫君我可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云儿似乎是想起来什么,突然问道:“公子,你会不会酿制烈酒?”

  白一弦点了点头,指着墙角处的那些酒坛子,说道:“烈酒呢,我是不会酿制,不过,我可以把那些酒,变成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