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灰色的大剑,但是却锋利无比,直接撞向了庞天明。如果不是庞天明修炼了九转战决,体质已经非普通修士可以相比。就这一下,就能让他受伤。

  这时候庞天明的脸色突然一变,大喊道:“留住它们!“天山居士也注意到了庞天明这边的事情,顿时心领神会,狠狠向前一抓,直接抓住了一个护腿,一道灵元网抓向其它的部件。

  庞天明看到了自己眼前的这把重剑在不住的颤抖,似乎在召唤它的同伴。

  不用想也知道它的同伴是谁,肯定就是其它的铠甲部件,分开已经如此难对付了?更何况是它们合成一个完整的,到时候估计才更加的麻烦。

  九转战决第一转。

  庞天明一拳重重的在了剑上,然后重剑被他砸飞,同样撞在了飞来的头盔上面,两者同时飞远,其它部件也猛地停止了攻击。

  但是就在这时候,庞天明发现被自己砸飞的头盔和重剑,已经发生了变化。

  头盔下面好像出现了一个虚影,虚影手持着重剑。

  然后虚影竟然打了个法诀,四五道灰色光芒锋利无比,庞天明一挥手,无数道灵元剑气攻击,然后竟然直接被这些灰色光芒切碎。

  这时候部件的整合已经无法避免。

  不过庞天明发现自己眼前的虚影只有一半,头盔和一只护臂,护腿。

  另一半包括铠甲,自然就是在天山居士的另一边。

  庞天明这时候也不在犹豫,直接催动着自己所有的灵元,朝着这一半铠甲发动攻击。

  铠甲举起了重剑,好像真的有人在穿着一样,同样是对着庞天明发动了攻击。灰色的光芒和金色的光芒闪烁,时不时的爆发出一阵波。

  庞天明发现这套铠甲果然是十分厉害,因为刚才他和它的对战当中,两者都没有打到对方,都是采取的疯狂攻击,但是一场战斗下来,两方都没有受伤。

  不愧是天人境界的守护法宝。庞天明也不禁叹了口气,刚才他几乎已经出了全力,但根本无法击溃这个铠甲。再下去的话,只能用九转战决第二转了。

  当然这也是赶时间,这么施展,盔甲也需要消耗力量,如果能一直打下去的,这半套铠甲是必然要被庞天明打败的。

  可这仅仅是半套,这半套的力量绝对不是简单的部件的相加。庞天明想到这里也不禁叹了口气,如果是这一整套合成一块,那么就算是他想要取胜也很难。

  这时候庞天明忍不住看向了天山居士,发现天山居士那边的战斗同样很简单。

  天山居士手里拿着一根类似爪子的东西,这看起来似乎是他的法宝。但是他面对的铠甲虽然看起来速度不快,但是防御却十分高,一道光波笼罩了整体,天山居士一直在强攻,但是却始终打不破这套光波。

  而这套铠甲却不停的砸向天山居士,天山居士倒是受了一些伤。看到这里庞天明更坚定了不能让这套铠甲完整的合在一块,那时候估计就是真正的防御高,攻击也高,自己想要打赢,估计就要麻烦了。

  庞天明只是扫了一眼旁边的天山居士的战斗,就发现对面自己的对手再次发起了攻击。

  事不宜迟,庞天明正准备第二转。

  “冰瀑。”天空上一道蓝色的冰突然的坠下,直接砸向了庞天明的对手。

  就在这一刻,庞天明发现这套盔甲竟然一动不动,不仅攻击被破了,甚至连动作都变的迟缓了起来,这个机会他自然不能错过。

  庞天明一拳砸了过去,紧接着另一拳便跟着砸了过去。

  这套铠甲的弱点原来在这里。

  连续被庞天明轰击数拳,铠甲头盔顿时出现了一道裂痕,但是它的速度也已经恢复了。重剑旋舞,一道道黑色的旋风劈向了庞天明。

  这时候却突然传来了天山居士的怒吼,他的手臂上一个个奇怪的纹路出现。

  那爪子似乎和他的手长在了一起。

  对于庞天明来说这只是一场时间紧急的任务和合作,但是对于天山居士来说,这是一场巨大的关系着修炼的事情。

  他已经发狂。

  任由一直铁臂撞向了他的身体,天山居士却一动不动,一爪子掏在了铠甲上面。铠甲出现了一丝细细的裂纹,那道光波终于开始颤抖。

  果然愤怒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这是庞天明的感慨。

  而这个时候战斗也向他开始倾斜,被庞天明打出了裂缝之后,它的攻击也不再像原来那样顺畅。

  庞天明低喝一声,拳拳相叠,轰在铠甲上面,铠甲驱动着铁臂想要阻拦,却直接被庞天明打破,出现了好几个裂缝。

  这会所有的铠甲部件都开始颤抖,似乎想要强行的合在一起。

  天山居士也发现了这一幕,怒吼一声,身后浮现出无数的凶兽之影,但是无一例外,都有着极为尖锐的爪子。

  然后他重重的一爪抓下。

  铠甲的铁腿直接被他抓碎!

  庞天明一伸手,无数的灵元剑气弥漫,直接在周围形成了一个灵元风暴一样的存在,半套铠甲全部被笼罩在里面,不时地传来一阵阵碰撞的声音。

  这个时候两位顶尖的高手基本就拿出了全力,而这只是一个天人境界的守护法宝,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更厉害的这样的存在,当然也有可能就什么都没有,这是这个人天人境最后的依仗。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维系着阵法,只出手了一次的林雅,突然喊道:“有人飞了过来。“没一会儿的功夫,十几个修士就飞了过来,带头的人大喊道:“道友还请住手,这里是玄阴宗的地界。“其实这一幕三人都已经料到了,毕竟刚才动手的动静太大了,玄阴宗距离这里也不算远,被发现迟早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对方会什么时候来。

  这个时候虽然庞天明和天山居士都在压制着自己面对的铠甲部件,但是想要取胜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

  看到没人理睬。

  玄阴宗的人顿时有些发怒,说话的声音也变的冷漠了起来,道:“几位是不是太过分了,太不把我们玄阴宗放在眼里了。““给老夫滚开。“天山居士怒吼一声宛若一声雷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