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了一会儿,我就问张是:“咱们赶紧走吧。”

  张是冷笑了一声“大哥,这个蛋它没裂缝!”

  “什么?没有出口?我们怎么进来的?”

  “现在的问题面部是鸡和鸡蛋的问题了,而是鸡和鸭蛋的问题了。”

  我想了想道:“不对,不对……也许,咱们根本就没离开过那个大洞。”

  “你啥意思?”

  我站起身,在这个球洞里走了一圈,我发现,这个洞里的四周,也有一些青灯。这些青灯的样子,跟那个大洞中的青灯,几乎一模一样。

  随后,我又走到了口小石棺前。

  张是也走过来,仔细瞅着那石头棺材。那石棺简直就是那口大石棺的缩小版,而且它的表面也被腐蚀过。

  张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我们对视了一下。

  张是皱着眉头道:“我们这是不是遇上鬼吞墓了?”

  张是说的鬼吞墓,跟鬼吞棺是一个意思,就是墓中套着墓,棺中套着棺,墓和棺是实一虚。当触发墓中的某个东西之后,这种现象就会出现。

  但说白了,这其实是一种鬼盗梦的现象。

  鬼盗梦,其实很简单,就是墓主人在墓中设下一道道暗示,引出人的梦魂,让人的思维在梦魂的带领下,进入另一个空间,或者在一个又一个虚幻的空间里穿梭的现象。

  有的墓主人,为了防止墓被盗,干脆,就把棺材、墓室、明器分开。棺材和墓室内,明器和墓室之间,设下一条鬼道。

  这样一来,这棺材中主人的灵体虽然住在棺中,但是可以通过鬼道,来到墓室和地宫中享受。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即便是有盗墓贼进入大墓中,也无法破坏尸体,更不能带走明器。

  盗墓贼进入墓室之后,一旦遇上这种东西,着了道,其实是很难出去的,强行硬闯,十有八九要丢命!

  我说:“那我们进来之后,也没动什么东西啊,怎么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张是说:“你还记得我们两个争论,是谁跟着谁进那条通道的吗?”

  我说:“你是说,进那条通道的时候就已经着了道了?”

  “对,如果我猜的没错,那条通道的入口就是个鬼门。

   通过鬼门,进入的是一条鬼道。那鬼道,一定也是个环形的,没隔一断距离,就会出现一个提着青灯的人。

  这每一个提着青灯的人,其实都是一个陷阱,或者说是一个入口。进入不同的入口,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假如说那条洞中,有十个提着青灯的人,其中就有十个入口,这十个入口,也许只有一个是真的藏棺室。也许,全是陷阱。”

  我说:“如果全是陷阱,那真正的墓室在哪里?”

  张是皱了皱眉,恍然道:“另会不会是那口石棺呢!你没看见,石棺表面的文符,都被腐蚀干净了吗?”

  “就算我们走错了,难道这东西,真就没出口吗?”我反问道。

  张是说:“这种鬼墓,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梦局,这方面的问题,就看你的了。”

  我仔细观察了下这个空间,最可疑的,就是那些青灯了。

  我指了指,那些青灯:“你看这石壁上青灯,我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几盏。点燃不同数量的青灯,应该会出现不同的结果,也许,只有一种结果是正确的。

  这要一种一种的试,可能有些麻烦。但我所担心的是,如果我们点错了这些青灯,会不会出现什么样不可收拾的后果?”

  冥思苦想了一阵子,张是就破釜沉舟道:“实在没办法,咱就先点这些青灯试一试,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规律来。”

  我说:“这样也好,总比憋闷死在这里强。不过,还是那句话,试也不能瞎试,总得有点依据才行。”

  张是一愣:“你还别说,依据还真有……”

  “快说!”

  “我是这么想的,既然这座诡异的蟒蛇缠棺地宫是修建在秦家庄之下,那么这必然和秦家庄的过去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酷r匠网正ZW版首1发

  所以,要找根据,只能从秦家庄的过去找。到了这里之后,我仔细查看过这个村子。

  秦家庄是个古村,最为怪异的,当属村子里的七座五门鬼塔。

  五门鬼塔其实是分别建在村子周围的七座砖塔,因为这七座塔楼都呈五面形,每一层都有五个小门,小门的两侧各由一个提着青灯的小鬼来镇守,所以,村里人就给那些古塔起了这么个名字。那七座砖塔,现在只剩下残缺不全的三座。最完好的一座,也就剩下三米多高。

  我听秦非说过,几年前,曾经有专家来考察过。他们说这些塔至少有两千的历史了,在历朝历代都被修葺过。但是专家们研究来研究去,也没弄清楚这是何人所造,为何而造的。

  秦家庄的人,都认为那是震慑恶鬼,守护秦家庄安宁的宝塔。所以,每当过年过节,村里的人都会到那些宝塔的遗址边上烧纸烧香。”

  合计了一番之后,我们根据这些宝塔在秦家庄的方位,点燃了其中的七盏青灯。

  点完之后,我们瞅着周围的动静。

  等了一会儿,张是突然道:“看石壁上!”

  这时候,我发现这石壁之上,有些地方的颜色变得越来越暗淡了。就如同是有一些黑色的东西,在慢慢地往外渗透一般!

  几十秒后,墙壁上的那些黑影儿,逐渐清晰来,那竟然是一些人的影子!慢慢地,那些影子就自动地站成了一条长队,然后缓缓地开始走动起来。

  我和张是站在一旁,跟看电影似的,无比惊骇地注视着墙面上的那些东西。

  这支队伍差不多有二十几个人,他们走动的时候,似还台着一样东西。慢慢地,那个东西逐渐清晰起来,那竟然是一口棺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