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试着动了动脖子,惊奇的发现竟然能动了!

  我闭上眼睛,动作尽可能轻的将脑袋转向墙壁那面,但眼睛就死死的闭着不敢睁开,生怕一睁眼就看见个满脸是血的鬼脸啥的,那还不得给我吓成个不举,那米雅的下半身幸福可不就全完了!

  我伸手摸出了枕头下的匕首护在胸前,眼睛猫须成一条缝,并没有作弄人的鬼脸,房间里很暗,我就着月光隐约可以看见墙那头有个纤细的黑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

  我第一反应就是楚!小!静!

  很多鬼魂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它们还会照样做那些没有完成的事情。这里是楚小静的卧室,难道楚小静又回来继续画那些画了?

  想到这里,我心跳开始剧烈加速,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一跃而起三步并两步冲到桌前拿起手机,立刻按亮屏幕照向“楚小静”。

  手机光亮的尽头,有个女人背对着我站着,她穿着一件照片里楚小静一模一样的长裙!她一只胳膊抬着,像在画画,另一只胳膊无力的垂在身侧,殷红色的血沿着她的手腕滑到指尖,像一串串细密的水珠子一般落在地板上,发出滴答声。

  我吞咽一口口水,目光瞟了一眼她刚画好的那盏青灯,“你是……楚小静?”

  她没动也没说话,只是机械的拖着步子走到了房门那儿把门关上,再锁上。

  我说:“你想干嘛?我是来帮你们楚家的你看不出来吗?”

  她背对着我,声音冷淡且轻,“那些东西是我的,你不能带走!”

  我挪着步子不动声色的走向她:“为什么不能带走?你留这些线索不就是希望有人看见能帮你一把么?”

  对方没有回答我,只是抬高了语调阴狠狠的吼道:“那些东西是我的,你不能带走!”

  “你根本不是楚小静!你到底是谁!说!”

  我拿着匕首冲向她,却不想她突然把门打开,从背后狠狠给了我一脚,我起步太猛一下没刹住,整个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Vc酷"匠4S网、唯一正Bp版,l8其他-都是盗$版1

  我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正好好地躺在床上,不过脑袋,还是一阵阵地发蒙。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的是在做梦,可是,对面的墙上,确实出现了一个红色的青灯图案,地面上也有不少鲜红的血迹样的东西!

  我走过去,蘸了蘸,凑到鼻子上一闻,这他娘的哪里是血,分明是红颜料!

  再看桌子上的青灯,早就不见了。

  我赶忙摸装在内衣口袋里的照片,结果,也不见了!

  此时,我猛然醒悟到,昨天晚上,肯定是被人算计了。

  穿着楚小静的裙子装神弄鬼,老子不把你揪出来打出屎老子就不叫张子灵!

  正气急败坏地想跳楼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

  我一看是米雅的。

  米雅问我什么时候过去,去的时候,捎份早餐给她。

  我说:“你等着,我这就过去。”

  说完,我赶紧出了这别墅,打车到了米雅的楼下,买了份早餐,上了楼。

  米雅见我提着早餐进门,就问:“昨天在你朋友那里睡的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啊。”

  “挺好的?怎么脸都睡青了。”

  我摸了一下,感觉有点儿疼,就说:“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没事!”

  昨天晚上的事儿,我还不打算跟这丫头讲。所有的事情表明,我们张家的事情都不是小事,而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我不想让米雅陪我趟这趟浑水,遭这份罪。

  米雅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知道我不想说,也不逼我,但看得出她不太高兴,我也不言语,一个人在那儿蒙头吃饭。

  吃饭的功夫,我突然想起凌晨那个未接电话还没看,掏出手机划开一看,孙少林!

  深更半夜果然是他娘的二货!

  我这心里正骂着,孙少林的电话就又过来了,米雅抬头看了我一眼,放下碗就回房里了,我看她进去赶紧把电话接起来。

  “晚上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咋不接呢?”刚接起来孙少林就在那头不满意的嚷嚷起来。

  我沉声到:“三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我接个屁啊?老子没接过来骂你就不错了。说,什么事?”

  孙少林嘿嘿笑了两声就对我说:“你让我盯着苏红胭,我真就盯着了。我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藏男人。你别说还真给我逮着了,她竟然去了一栋别墅……”

  我一听苏红胭去了一座别墅,心中就是一颤:“哪儿的别墅?”

  “富煌大街那片死贵死贵的天音花园!”孙少林说的咬牙切齿,估计又在愤恨金钱让人堕落这件事儿上了。

  “你说清楚点,具体哪一栋?”

  孙少林顿了顿说:“你等等啊,我看一下我的小本子……20—6号!”

  听到这个地址,我心中又是一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不吓人,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