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上传来了老挂钟的钝响。

  已经凌晨两点了。

  米雅起身:“我们该走了。”

  书鬼陈长出了一口气:“你这是第四次来找我,你知道之前的三次,我为什么让你空手而归吗?”

  米雅说:“不清楚。”

  书鬼陈抬起形如枯槁的手臂,指了指我:“他会告诉你的!”

  米雅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对书鬼陈说:“那我就等着他告诉我,还有别的事吗?”

  书鬼陈眯了眯眼:“方才我提到了一位罗布泊老人,他已经去世了,但他有个叫库尔班纳的儿子。”

  我说:“他有没有儿子关我屁事!”

  书鬼陈干笑了两声,然后他幽幽的望了一眼窗户:“天不早了,你们走吧。下面的人,要等不及了!啊哈哈哈哈!”

  下面的人?下面有什么人?

  我望着米雅,米雅抿着嘴神情有些复杂,拉着我转身就出去了。

  刚到楼下我就问米雅:“这疯子是谁啊?你怎么认识他?他怎么对你那么了解?”

  米雅说:“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这些,慢慢你就明白了!”

  一下楼,我就把书鬼陈给我的那本破书丢进了垃圾箱里。

  米雅一见顿时就急了:“你怎么把它扔了?快捡回来!”

  我说:“一本破书啥用啊?”

  米雅把手搁在我脑门上:“哥哥,你长点心眼好不好?书鬼陈放着那么多书不给你,为什么偏偏给你那一本?那本破书,是我来了四次后,才得到到的一点成果,你却一甩手把它给扔了!”

  我一听,恍然警悟,赶紧把那书从垃圾箱里拣出来。

  拍了拍上面粘着的菜叶子,就想翻看一下。

  这个时候,一声车喇叭响了起来。

  一抬头一辆路虎就飙到我们跟前,米雅伸手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这就是书鬼陈说的下面的人?这老头神了啊!

  米雅见我不动一把将我拽进了车里,你别说手劲还挺大,我一下就全压她身上去了。

  米雅又急又气,一脚给我踹边上去了,前面有人干咳了两声,我这才看见开车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我仔细一瞅,那不是秦非吗?

  说来,秦家和我们张家还算是世交呢。特别是我爷爷那一辈,跟秦家来往是非常密切的。那时候,每到过年之后,我们张家和秦家都会提着节礼相互来往。

  秦非小的时候,就跟着他的父亲,去过我们家。这些年,虽然不经常见面,但每年,还是要打几次电话的,所以并未生疏。

  我不解道:“秦大哥,你和米雅是怎么认识的?”

  秦非说:“几年前,因为秦家的一件事,我跟着秦爷跑了一趟青城山,在那里结识了米雅的姑姑姑顾凤青。当时就和米雅见过面,后来就认识了。”

  原来是这样。

  “那今天我们这是要去干啥?”

  米雅说:“书鬼陈不是说过我们要去的地方有鬼吗?我们就去有鬼的那个地方看看。”

  我还是不解。

  秦非说:“鬼一般都在墓地里,我们这是要去墓地里转转。”

  我一听去什么墓地,心道我这最近遇上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疯啊。

  “大半夜的跑墓地,你去摇妹子啊?”我戏谑道。

  秦非说:“米雅的意思是,去楚家的墓地看看。去挖挖楚家的老底子。”

  我惊道:“你这是去挖楚家的祖坟啊?”

  米雅说:“楚家人搬到这里之后,把祖坟一并迁了过来。据说,楚家一族对于先祖的尸骨保存的非常完好。楚家迁过来的尸骨中,包括祖上几次灭门案尸骨……”

  F酷#.匠|&网N唯k一正ig版,其,他7都q.是@盗~Z版

  “包括祖上灭门案的……?”

  米雅点点头:“这次,我们是去验证一个猜想。”

  “猜想?”我瞅了瞅秦非,就问他:“秦大哥,你怎么也搅合进这件事了?”

  秦非笑道:“我就是来帮个忙,另外,我们秦家过去也曾发生过一件怪事,我们一直也在寻找这方面的线索,这不查来查去,就查到楚家人头上了。这件事,以后,我会慢慢跟你讲。”

  关于秦家的事情,我只知道个大概,据说,五十年代的时候,一夜之间,秦家失踪了不少女人。秦家查找了几十年,都没弄清是怎么回事。

  我说:“看来,这根绳子上的蚂蚱还真不少!”

  米雅捅了我一下:“你才是蚂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小酷子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