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伸手一挠,却抓住了一绺子头发,心中一惊,赶忙提灯朝头顶上照,却发现房顶之上正弥漫这一团团黑雾,那些黑雾中,正垂下来一簇簇的头发!

  那些头发似乎是活的一般,下垂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瞬间,已经垂满了大半间屋子。

  我猫着身子试图冲出这间小屋,可脚下的木板突然咔嚓一声断裂,几声震响过后,原先的裂缝越变越多,越变越大!

  突然从地面的缝隙中伸出一只只干枯的手,手指蜷曲如铁钩,指甲长利如刀刃,随着一阵阵刺耳的“刺啦”声,在木板上抓出一道道深深的抓痕!

  那些手臂抓住垂下的头发,拼命向下拉,整间屋子瞬间被头发硬拉出了一张黑色幕帘!

  我被逼迫着到了木墙的一边,深吸一口气,仔细回想前面究竟哪一步走错了?难道有被我漏掉的鬼梦暗语?

  酷匠$网4永q久g免7》费看u*小}&说

  一拍大腿终于意识到自己太他妈蠢!第一盏青灯就提示过要注意和木头有关的东西!进了这木屋子我竟然能给忘了!

  情急之下,我转而看向那张硕大的猫皮,既然后退无路,那就干脆破釜沉舟赌一把吧!

  我将青灯迅速举起,逐一来查看着骨头上的那些梦符,按照金、木、水、火、土相生的方位顺序把上面的鬼梦暗语逐一念起。

  不多时,我就感觉有一股股刺骨的阴冷气息从四面八方传来,而青灯的烛火也开始飘忽不定。

  随着青灯光亮的越来越暗,我眼前竟然浮现了米雅忙着给我做饭的样子,鼻头一酸,青灯也彻底灭了……

  凝滞的黑暗中隐约现出一点微光,直到走近,我又看见了一盏青灯。

  这是梦门之后的世界?

  梦门之后的这座木屋,与梦门之外的那一座居然一模一样!

  如果不出所料,这间屋子里,肯定也会有一张猫皮,而那张猫皮上,就是回去的梦门!

  我摘下那盏青灯,迫不及待地冲进屋子证明我的猜测,却发现这间屋子里根本没有什么猫皮!

  屋子的中央,摆着一张低矮的方桌,方桌上,有一盏已经熄灭的青铜油灯。这间屋子的西北角,有一个雕工精美的黑色木柜,咋一看,就跟个冰箱似的。

  我走到那个柜子前,抬手拉开柜门,发现里面装着的竟然是一摞摞的古书。

  我抽出一本,发现黄褐色的书面上,只写了三个古体字:“青灯夜”

  《青灯夜》?难道这就是楚家族谱上提到的那本鬼书?

  随后,我又抽出来第二本,结果,上面的名字依然是青灯夜。

  紧接着,我又唏哩哗啦抽出来十几本,结果,这些书的名字都是《青灯夜》!

  我狐疑地把那些书排放在地上,翻到相同的页码,一一对比。结果,我发现这些书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箱子里怎么会保存这么多一模一样的书?难道这里原来是个印刷厂?

  这书里写的都是我没见过的鬼梦暗语,自然也不知作何解释。

  除此之外,倒是有些配图让我觉得很是熟悉,房子前的古怪男人,站在他身后的长发女人,还有那个引我过来的梦童!

  更让我惊讶的是这图画里竟然还出现了地妖!

  地妖是生活在葬魂之地的一种梦魇,这玩意没有头颅,喜欢吞噬掠走人的梦魂。

  地妖这种梦魇与其他一般的梦魇有所不同。据说,它们能将人的梦魂吞下,直接拖进葬魂之域!

  人的梦魂一旦进入那个地方,这个人多半再也醒不过来了!

  但是,话说回来了,地妖这种梦魇并不常见,因为这些东西活动的区域,与人的梦境并没有交集,人一般是梦不到这种东西的。

  我琢磨不透造这个梦局的人为什么要把那么多本青灯夜设进同一个梦局中呢?

  我合上书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在地上发现了一些凌乱的纸张,像是从书上故意撕下来的。

  我将这些零碎的张页逐一捡起,发现这些张页都是从同一本青灯夜上撕扯下来的,并且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带图的!

  这是楚家人干的吗?他要这些图做什么?

  我拿出一本完整的青灯夜,将其中带图画的部分,一页一页地撕了下来。

  我仔细看着这些画,突然发现这些画面之间,其实是有连接点的,应该是从同一张大画上切割下来,分散在书中的图画里。

  我试着将捡起的张页拼了拼,竟然发现那的确是一幅完整的画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