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一想这事儿我确实不知道就说:“你二叔家张子锏在村东出了事儿,这都昏迷两天了。”

  更/“新U;最快上酷x☆匠4u网=

  我立刻回到屋里坐下来,就让我妈把张子锏这件事儿,仔细讲了一遍。

  原来两天前,刚吃过晚饭张子锏就出门了。

  这一出去,就是一晚上。

  起初我二叔他们还以为他又去跟那帮狐朋狗友打牌了去了,就没在意。

  第二天一早,村里有人就说村东坟地里趴着一个人,好像是咱村的。我二叔一听说这事儿,饭都没吃,就跑去看热闹。

  结果去了一看,是他儿子张子锏满脸是血地在那坟地草窝里趴着呢!

  至于大半夜的他为啥去坟地,谁也不知道。

  把张子锏送到医院,医生急救了一阵子,总算是把他的命给保住了。但是,医生说,这孩子好像是受了刺激,啥时候清醒过来,能不能清醒过来,一切都还不好说。

  这不,到现在还是迷糊糊的,整天说胡话呢。

  我一听张子锏在东边坟地出事了,就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随后,我立刻就赶到了县医院。

  我二叔和二婶都在那里,鼻涕一把泪一把地陪着呢。

  看完之后,我就把我二叔叫出来问道:“二叔,报警没有?”

  二叔摇摇头:“报警了,能有啥用啊?派出所的人说去看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调查一阵子。”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二叔,我问你件事儿。这阵子,子锏跟谁走的比较近,或者来往比较多啊?”

  我二叔瞅了我半天道:“派出所的人也这么问的,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我哪认识啊?”

  看来,从我二叔嘴里,也问不出个啥子丑寅卯。正欲离开,忽然,张子锏又在屋里开始说胡话了。

  我赶紧走进去,趴到他耳朵边听。

  张子锏的情绪很不稳定,他断断续道:“西门三棵柳,柳锁官鬼无限愁。木桥不得过,妻财水里烂骨头……砖墙咬一口,豁口望父母……白虎猛抬头,看着子孙往西走……红墙黑瓦挂灯笼……兄弟走路丢了手……”

  说完一遍,这小子又重复了一遍,我赶忙打开手机上的录音机,把他说的这些话给录了下来。

  随后,我边听,边把他说的整理在了一张纸上。

  我二叔和婶子一瞧:“这驴唇不对马嘴的,咋说胡话还作诗啊?”

  我把纸折起来,装进口袋,起身就离开了张子锏的病房。

  说实在的,听张子锏说出前两句的时候,我就隐隐觉得这事儿不对头了。

  这小子说的,完全不是胡话,那竟然是鬼梦暗语!

  鬼梦暗语,是一些懂得解梦,造梦,破梦的人常用的暗语。这些鬼梦暗语组合起来,其实就是一个梦局,一个能困住人的梦魂的梦局!

  前面提到过,鬼梦暗语,其实不是说给人听的,是说给梦局中的一些东西听的。这些东西,我们一般人也接触过,比如:梦魇。

  一般人即便是被困在这种梦局中,其实也是说不出这种鬼梦暗语的。

  张子锏能说出,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懂得这种鬼梦暗语!

  我爷爷活着的时候,知道这小子心术不正,不会把一些真东西教给他的,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鬼梦暗语,从张子锏那小子嘴里说出来了!

  我越想,越气!恨不得回去踹张子锏这小子两脚。

  张子锏能说出这些,说明他知道的东西,并不比我少!这小子肯定是瞒了我很多的事情。而且,爷爷的墓被盗这件事,他一定还知道更多的隐情。只是,我实在是猜不透,他到底想干啥!

  不管怎么说,我先试着去破了这个梦局,把这小子梦魂带回来再说。

  刚出医院大门,我却看到玄子正在不远的地方背对着我。

  玄子来这里干什么?

  他不可能是来看张子锏的,小时候,他没少和张子锏打架,张子锏吃了不少亏,所以我二叔一家都不喜欢玄子。

  我慢慢地走到玄子身后,玄子似乎感觉到了我,没回头就道:“你看过他了。”

  “看过了。”我瞅着玄子的背影。

  玄子点点头,边走边问我:“想好救他的办法没有?”

  我顿时吃了一惊:“你也去看过他了?你知道其中的原因?”

  “没有,但是我去过出事的现场,在那里我发现了一些东西。走,咱们回去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新书发布,求追书,求撸撸!

这是小酷子们对逃尘的最大支持,有了支持,逃尘才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