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荣心中自然清楚,以他对于徐进的了解,怎么可能不狠狠的宰自己一笔就帮自己报这个仇?

  “徐老板,请往这里看!”

  赵荣笑吟吟的说着,一弯身,拿起了身旁那血淋淋的密码箱,他拿起密码箱,输入了密码,缓缓的打开箱子。

  只见得从箱子的开缝中炸射出耀眼的光泽来,那光泽如同太阳的光线一般,令人难以直视。

  待到赵荣将密码箱全部打开之后,一颗晶莹剔透,散射着刺眼的光泽的珠子正放在密码箱之中。

  这颗珠子正是赵家世代相传的夜明珠,相传是赵家的先祖从古代王侯的墓里给盗取出来的,具体也无从可考,可只看这可夜明珠的质地,明眼人一眼便知这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赵宝剑乃是赵家三代单传下来的一颗独苗苗,赵荣还期盼着赵宝剑为赵家开枝散叶,重振赵家往日的雄风,可这一根血脉被罗修给折断,这一口恶气堪比杀夫辱妻之仇,比之更甚,只是以赵家如今的实力,要想除掉与方平有关,又有鲲鹏科技公司做后盾的罗修,无计可施,只好求助于徐进。

  一般的钱财,赵荣只怕徐进不会心动,这才想着拿出这一传家宝,相当于半熟赵家财产的夜明珠来,赵荣确信任何一个人看到这颗夜明珠后,都会动心。

  徐进的双眼睁圆,视线一动不动的盯视着密码箱中的夜明珠,双眸中的光彩有些发直,不知不觉间,他竟然被那夜明珠所散射而出的光芒所吸引,不禁站起了身来,走近到了赵荣的面前,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欲要去碰触那颗夜明珠。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伸进密码箱内,“啪”的一声,赵荣便将密码箱合上,使得徐进从痴迷之中抽离出来,眉头一皱,面容上闪过一丝不悦,怒声问道:“赵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进当然看出了这颗夜明珠并非凡品,价值不菲,只这一颗珠子要在天云市买上数栋写字楼也是轻而易举,只是赵荣有求于自己,还弄出这一副架势来,让他心感不解。

  赵荣笑声说道:“徐老板,你不要着急!我既然拿出了这颗夜明珠来就不会反悔!”他的眼角闪过了一丝精明,“不过有些事……徐老板还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徐进心下了然赵荣所指的就是对付罗修的事,这件事哪怕是赵荣不来求于他,他也会想方设法把罗修给除掉,而赵荣又拿出了这么优厚的酬劳来,他当然不会拒绝。

  “赵家主,看你的诚意这么足,这件事,我可以应下来!”

  赵荣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稍作思忖了片刻,而后徐徐说道:“不知徐老板有什么方法?”

  徐进闻得此话,心中暗骂道,赵荣不愧是天云市五大家族之一的赵家家主,真特娘的是一只老狐狸,想要试探自己。

  徐进能够混到今时今日,拥有如今的地位,心机和城府也不简单,应对赵荣,他自然有方法。

  “你这是不相信我嘛?”徐进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双眸所发出的目光犹如两道冰棱一般,仿佛在一瞬之间就穿透了面前的赵荣,他的话声更是冰冷,仿若在一瞬间,空气的温度骤然降低,套房内好像是寒冬腊月时节,令人不寒而栗。

  赵荣一下心慌了起来,思索着他要是因此而开罪了徐进,他可不知还有什么人有这样的本事能对付的了罗修。他连连赔着笑脸,说道:“没有……没有这个意思,徐老板的手腕,我当然是相信的,否则我也不会到这儿来了!”说过话后,他又再次把密码箱打开,取出了夜明珠递给了徐进。

  徐进这时才收敛起脸上的冷容,他抓住了赵荣的弱点,有恃无恐。他接过了赵荣手中的夜明珠,在手中把玩了起来,啧啧称奇道:“这可真是件好东西!”

  j最新R章'节#|上酷$匠网:0*

  他平日里就有收藏古玩和玉珍的喜好,赵荣所送来的这一颗夜明珠哪怕是放在他的众多的收藏之中都可以名列前三甲。

  赵荣见得徐进盘玩了夜明珠许久之后,生怕开罪了徐进,见得徐进把珠子放下,才怯怯的开口道:“徐老板,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知道了!要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我就不留你了,赵家主!”徐进的面色仍然威严肃穆,可是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不费吹灰之力,就白白的落得到了手里一个宝贝,完全就是天顶上吊下了一张馅饼,还正好落在了他的嘴里。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赵荣的脸上虽挂着笑容,但眼角处的目光中透着一股如同虎豹一般的狠戾。

  赵家今时不比往日的名盛,可还算得上是一个大家族,身为赵家家主的赵荣若不是实在没了法子报仇,又怎会忍气吞声的受着一份委屈。

  他的话说罢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徐进又把玩起了夜明珠来,根本就没有去理睬赵荣。

  ————

  ————

  鲲鹏科技公司安保部办公室。

  罗修正坐在椅子上,两脚高高的搭在身前的桌面上,头枕着双手,闭目养神,怡然自得。

  坐在他身旁的张岩则皱起了眉头来,打量着站在面前的六个人。

  就在数分钟之前,罗修把这六个候天罡留下的人带到了安保部的办公室来,吩咐张岩给这六个人找些事做,要不然就让张岩卸任副部长的职务,命令完这些后,罗修就摆出了现在这副姿势,不再多言,这一下子让张岩犯了难。

  张岩倒不是多看重安保部的副部长的职位,只是他为鲲鹏科技工作多年,效尽犬马之劳,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他应该得到的。

  他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六个人,从这六个人的站姿就能看得出都是军人出身,只是他想不通罗修从哪里弄来的六个这样的人,还要安排到安保部来?

  他的目光看向了鬼虎,问道:“你会干什么?”

  鬼虎双脚一并,立即敬了一个军礼,可军礼敬完后,他才意识到现在他的身份不再是候天罡的保镖,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一脸蒙蔽的张岩,“我会远距离狙击和近距离搏斗!”

  狙击和搏斗?

  张岩对部队多少有些了结,鲲鹏科技安保部的人有三分之二是来自部队,他也是从这些人口中了解到的。能在部队中担任狙击手的人,多半都是神枪手,对枪械格外精通,而狙击手又会近距离搏斗,这倒是让张岩认为鬼虎是在吹牛。

  “你真会近距离搏斗?”

  张岩确认道。狙击手只需在隐蔽的地点执行狙击任务即可,近身搏斗基本用不到,因此在部队中,近身搏斗对狙击手的考核并不严格,这点张岩有所听闻。

  鬼虎只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而鬼虎身旁的其余五人都以不解的目光看着张岩,不明白张岩为何会重复的问这个问题。

  众人的眼光让张岩直觉得不舒服,暗忖着得在这些罗修带来的人面前给自己立一个威严才行!

  鲲鹏科技的安保部如同一个古罗马的竞技场一样,只有厉害的人才能站在最顶层的位置,就像罗修打败张岩坐在了安保部的部长位置上一样。

  张岩心中思忖着,他输给罗修,不是因为自己弱,是因为罗修的实力太过变态,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之后,他认定罗修就是一个恐怖的妖孽,深信不疑!不过他思索着对付像鬼虎这样的人,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