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福乾很无奈,但是又没办法。只能让夏广云那脚丫子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

  这是他的父亲啊!

  他能说啥啊?!

  尽管那味道十分的酸爽,但是他也说不出个不字啊!

  弑父,那是要遭天诛地灭的啊!

  那是要被雷劈的啊!

  尽管这个时候,如果他夏福乾的双手没被吊着,他肯定要反击……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夏广云等人因为知道夏福坤有一个化圣之境的女朋友,所以心里也不是特别的担心。

  他们觉得,这夏福坤肯定会在关键时刻赶回来的。

  但是伴随着夕阳的起落。

  一行人的内心还是纠结了起来。

  “烛前辈,你说坤儿去找寻那阿离姑娘了,那是去哪里找寻了呢?要多久才回来啊?距离那影主说的时间,可是只有一天不到了啊。”

  夏广云有点着急了。

  夏福坤会回来,这一点他坚信。

  但万一夏福坤没赶上,那咋办啊?

  那回来了也白回来了啊!

  到时候,整个雅斯兰帝国都被夷为平地了,那夏福坤还回来干什么?

  在知道影主是化圣之境的强者之后,夏广云已经不怀疑对方有没有将整个雅斯兰帝国夷为平地的实力了。

  “emmm……”

  听到夏广云的话,烛空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

  “那阿离姑娘,乃是一种神秘的妖兽,叫做古凰妖,那夏福坤便是去那古凰妖一族之中寻找阿离姑娘了。但是那古凰妖一族所在之地十分的隐秘,很难寻找到,也不知道,那夏福坤是否能在七日之内赶到。”

  听到烛空的话,夏广云又是眼前一亮。

  紧接着。

  那酸爽的脚丫子一下子插到了夏福乾的鼻孔里面。

  “你这废物玩意儿!看看你弟弟,连凤凰都上了!你看你,还在家里抱着个咸鸭蛋。你能随我一点吗?”

  夏福乾:“……”

  “那是坤弟给我的,不是咸鸭蛋,是神奇的蛋。”

  烛空:“……”

  烛空很纳闷。

  这夏福坤真不愧是夏广云的儿子啊!

  这都啥时候了,这夏广云的关注点还在这夏福坤上了阿离上面?

  卧槽兄弟!你的脑回路能正常一点吗?!

  “看来,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夏福坤的身上了,我们得自救啊!”

  青木端是全场最冷静的人,看着夏广云和夏福乾在那边闹,他皱着眉头深吸了口气说了一句。

  “哦?如何自救?”

  烛空觉得自己总算是遇到一个明白人了。

  这夏家人是靠不住了。还是这个青木端比较靠谱。

  而且虽然他现在一身修为都被影主给封住了。但是想要使用一些小技巧,还是可以的。

  青木端沉吟两秒,对着烛空说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投靠那影主。”

  烛空:“……”

  行吧,他当刚才自己脑子里面划过的话没有划过。

  都说一方土壤养一方人。

  这雅斯兰帝国,尽特么养了一帮奇葩出来!

  又过了几个时辰。

  影主这才慢悠悠的出现在了几个人的面前。

  此刻的影主,嘴巴上面叼着一支烟,耳朵上还夹着一支,那吞云吐雾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老烟枪一样。

  “还剩五个时辰。若是夏福坤五个时辰之内还不赶到的话,那你们只能先告别这个世界了。”

  说到这里,影主淡淡一笑,也是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

  突然的。

  在他身后。

  青木端一下子举起了自己的手。

  “影主大人,我有话要说。”

  “哦?”

  影主没想到青木端这个时候还有话要说,转过头,饶有兴趣的看着青木端。

  “影主大人,您要不死不休的,无非是那夏福坤一人。这与我们雅斯兰帝国的人民是没有关系的啊。不然您看这样,我代表雅斯兰帝国,加入你们鬼影,让雅斯兰帝国成为您鬼影的附属国,您看如何?”

  听到青木端这话,影主笑了。

  那隐藏在面具之后的笑容灿烂无比。

  “你是觉得。”

  “我一个化圣之境的强者,是这么容易颠覆自己说过的话?还是说,你觉得,我能够看得上你们雅斯兰帝国这么一个小国?这九幽大陆,我想要哪个国家成为我鬼影的附属国,哪个国家就得成为我鬼影的附属国,懂么?”

  影主说完这话,冷笑着挥了挥袖子,正准备离去。

  便听见那夏广云在自己身后冷笑道:

  “影主,你要啥我们,我们认了,你要与坤儿不死不休,我这把老骨头也帮不上坤儿什么忙。但至少,你得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杀我们,又为什么要与坤儿不死不休吧?”

  听到夏广云的话,烛空忍不住一愣。

  他没想到,这夏广云竟然还能够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哦?”

  这一番话,显然让影主也对夏广云起了兴趣。

  “人之将死,告诉你们倒也无妨。”

  “那夏福坤继承了千年之前那位九转化圣强者的两处天璇的力量,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我决定,在他未成长起来之前,将他斩杀。”

  一听到这影主的话,一行人除了烛空之外,皆是一愣。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影主竟然是因为这一点,才要杀的夏福坤。

  “可……”

  夏广云犹豫了一下,表情复杂的道:

  “那也是坤儿继承了那两处天璇,和我们没关系啊!”

  烛空:“……”

  他刚刚才觉得夏福坤这父亲还不错,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感情那夏福坤不是你儿子了是吧?!

  影主显然也没想到夏广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愣了半天,最后来了一句:

  “那我不管。”

  一行人再次懵圈。

  咋还遇上无赖了呢?!

  也是在那影主准备离开,准备让那些鬼影的天尊开始倒计时的时候。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夏广云的身旁,漂浮于空中。

  “可若是我已经成长起来了,你又要如何斩杀我呢?”

  这道声音,带着一丝戏虐。

  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身子都没来由的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