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君从沈沉鱼的房间里出来后,刚才挺平淡的一张脸瞬间就阴了下来,片刻后,沈沉鱼的经纪人被叫到了书房里。

  “小鱼那里怎么样了?”经纪人问道。

  “一点小问题,已经没事了,她需要休养几天”沈君转着椅子,交代道:“她的事你暂时不要往外面传,剧组那边我会和投资方还有导演打个招呼,就说她生了病可能需要耽误几天拍摄,但具体的问题你和助理说下,让他们不要传出去,先瞒着吧”

  “好,知道了沈先生”

  沈君又接着问道:“说说那个刘珺瑶,她平时跟小鱼儿是什么关系,还有她背后是有什么资本,你了解多少?”

  “刘珺瑶和小鱼儿的感情还行,平时相处的很好,她们之前有一部戏合作过,可能两个人的脾气和性子都比较相近就成了朋友,平时如果在一个城市里的话会出来见面吃饭做做SPA,没见面也会聊聊微信,外界都说她俩是姐妹花,至于她背后有什么资本我到不太了解,刘珺瑶有过几段绯闻,但也是炒作出来的,不见得是真的”

  沈君冷笑道:“你们圈里的人全是利益至上,谈什么姐妹感情啊?为了上位,自己都能卖的出去,卖个闺蜜算什么?”

  经纪人尴尬的点了点头,沈君的话确实没啥可反驳的,要论这世上哪个行业最黑暗的话,肯定非他们贵圈莫属了。

  “我一会要出去一趟,你去帮我打听一下这个刘珺瑶的底子,还有人在哪住着呢……”

  沈君跟经纪人吩咐完之后,就又开车去了一趟大凉山,先是去杨添花的坟前祭拜,烧纸,磕头,完事之后又来到村里见了杨添花的家人。

  这个大凉山脚下最普通的农家,可能都没有想到一个馅饼从天而降砸在了三口人的脑袋上,命运就此发生了改变。

  沈君去了之后就跟许贵友讲了,他们要是想在村子里生活,他可以帮他他们多买一些田地,如果不想生活在村子里想要进城的话,从川中到大凉山,看重哪个地方都行,他负责为他们买房,然后在帮着做点小生意,总之一句话就是,以后他们的生活沈君全都给包了。

  能用钱解决的事,永远都不是大问题,用钱解决不了的,就难了。

  另外一头,王惊蛰是昨天后半夜回来的,回到家里后就静悄悄的回到了丁武的房间里,因为他那间卧室被茅小草给霸占了。

  如今他们这间屋子,可算是人烟鼎盛了,三室的房子除了小草自己独住一间以外,王惊蛰跟丁武,林汶骐和菜刀文都睡在了一床上,五个人艰苦的蜗居着。

  用菜刀文的话来讲就是,两个爷们睡在一起,转身的时候都得注意点,因为完全都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把旁边的兄弟给捅了,这生活简直是太糟心了。

  日上三竿,王惊蛰还没起床迷糊的睡着觉呢,就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耳朵上吹着气,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素面朝天的脸蛋子,差点跟自己贴在了一起。

  “唰,唰”王惊蛰眨了眨眼睛,突然伸手就搂了过去,一把搂上了小草的脖子就往下压了过来,然后撅着大嘴唇子就印在了对方的脸上。

  “波”动静清脆,很有力道。

  茅小草挣扎了两下,但也没挣脱得开,就“嘤咛”的叫了一声。

  王惊蛰正贪婪的啃着小草脸蛋的时候,就听见旁边有人弱弱的说了一声:“要不你们先停会,我正想上厕所去蹲一下呢,走的时候我会把门关好的”

  王惊蛰顿时一脸懵逼,松嘴,转头,就看见丁武穿着裤衩子光着膀子正尴尬的看着他俩。

  “哎呀,忘了还有人和我同床共枕呢……”王惊蛰羞涩的转过了脑袋,茅小草恨恨的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转身就走了:“快点起床,出来”

  王惊蛰连忙起床,洗了把脸后,叼着牙刷来到客厅,沙发上小草正盘着腿按着遥控器,她斜了着眼睛说道:“说好的陪我起骊山顶上观始皇陵呢……”

  “这两天不是有点事耽搁了么,不然可不就陪你去了”

  “呵呵,你和女明星的纯情虐恋呗?”小草冷笑着说道。

  王惊蛰顿时一愣,来到菜刀文那个房间,推开门就骂道:“就你那张破嘴,我迟早用橡皮筋给你缝上,真欠”

  菜刀文理直气壮的说道:“她问我,我能不说么?啊,我就问你,我敢不敢?”

  “有点道理……”王惊蛰无语的点了点头,刷完牙后漱完嘴,进了客厅说道:“身为一个女人,你得要习惯,你有个优秀的男人,那就注定会拥有个不平凡的生活,这也会成为你的生命历程中,最为波澜壮阔的回忆”

  “呵呵,你接着往下说”小草点了点头,平淡的说道:“面对一个会下蛊的女人,我希望你能整理好自己的思路”

  王惊蛰瞬间呆愣,两三秒过后,他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然了,这个男人不管掀起多大的浪花,始终也只会在你的那片港湾里遨游”

  小草磨着牙说道:“我看你真是海边盖房子……浪到家了!”

  王惊蛰呲着牙,傻傻的一笑。

  茅小草看着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是真的希望王惊蛰能够永远都是这副心态,而不是沉浸在自己的那一场命运的安排中,也许他真能永远保持着一副失忆的状态就好了,至少不会平添那么多的烦恼。

  “你什么时候去买票啊,没事了就走呗”

  “也就这几天吧,快了,快了”茅小草含糊着回了一句,她也在等,等着王仙芝告诉她具体的时间,估计差不多也就是这段日子了。

  晚间的时候,沈沉鱼的经纪人告诉沈君,刘珺瑶人就住在剧组租的酒店里。

  当天晚上,沈君叫了一个手下的马仔过来:“去一趟丽景湾酒店,这里有张照片你认得清楚点,找到她之后把人带走就行了,然后我过去见她”

  马仔低头看了眼照片上刘珺瑶,说道:“知道了,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