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庄主不见外客,二位有什么事就对我说吧!”无戒压根没有通禀的意思,而是对那两人挑了挑下巴说道。

“我家谷主有要事相请,若是耽误了...”两人见无戒如此,随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耽误了又如何,我家庄主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真有要事,让你家谷主过来相见。”无戒闻言面色一冷,一拂袖对门外裘氏兄弟说道。随着他这一拂袖,一道罡劲破门而出,嘭地一声击打在二人脚下打出一片泥土来。

“万花谷是个什么地方?”站在暗处看着无戒他们,我侧身低声问小草道。

“万花谷谷主裘香君,原本是一株牡丹花。得道之后,便将原本栖身之地命名为万花谷。谷内修士多以花草树木成精,多年来跟外界也没有太多来往。却是不知,这次为何找到了你的头上来。”小草对于天界的大小势力倒是掌握得一清二楚。如果说她是一个天界通,似乎也不为过。

“裘香君,这名字倒是不错。”我盘膝坐在草坪上,点了一支烟说道。

“名字不错,人更不错。但凡见过她的人,没有一个不心怀激荡的。怎么?你别是想上去见识见识她的魅力吧?”小草瞥了我一眼,然后坐到我身边问道。

“上去?我要上去,之前燕落霞邀请我的时候就上去了,何必等到现在!天儿不早了,这事就交给你跟无戒去处理,我先回屋睡一觉,明天还得炼丹呢!”闻言我笑了笑,起身叼着烟就朝屋里走去。

“都要睡了还抽烟,去刷个牙去!”回到屋里,晓筠已经铺好了被褥准备休息了。见我叼着烟进来,一皱眉对我说道。

“庄主!”第二天天不亮我就起床了,心里一直挂念着万花谷的事情,让我没怎么睡好。才出门,就见无戒迎了上来。

“怎么样了?”我伸了个懒腰问他。

“人还在门口,说是万花谷谷主想要求丹。庄主,要不要属下将他们...”无戒说话间抬手做了个下切的手势。

“赶走就行了,不用下死手。对了,过半小时我要送儿子去学校。抓紧时间把这事给处理了,我不想让儿子看到有外人来咱们家!”我递了一支烟给无戒对他说道。无戒点点头,对我一抱拳转身就走。

洗漱过一番,我来到了儿子的房门口。房内的灯已经亮了,儿子正在屋里整理着书包。我隔着窗户朝里看了看,然后轻轻叩响了窗玻璃。儿子抬头看了看,然后急忙将门给打开了。

“待会我送你们去学校!”进屋之后,我看了看儿子和王均对他们说道。

“爸,今天你怎么有时间送我去学校?”儿子将书包的拉链拉上,然后背在背后问我。

“有时间就送送,正好出去活动活动,就当是散心了。”我伸手掂量了一下他的书包,约莫有十来斤重的样子。

“爸,你别是有啥事瞒着我吧?按照你的习惯,一般都是有事情发生你才会亲自送我的!”儿子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我问道。自己养的崽,是个什么揍性做家长的最清楚。同理,自己的父母是个什么样的人,做孩子的心里也同样有数。

“整天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你瞎捉摸啥呢?”我伸手在儿子头上揉了揉说道。

“庄主!”等我带着儿子和王均出门,就看见无戒带着人走了过来。走到我面前,他们齐齐抱拳行了一礼,然后不露声色的对我点了点头。

“都辛苦了,待会给你们带早餐回来!”我知道无戒已经把那两个来自于万花谷的人给赶走了,对他们招呼了一声,我带着儿子他们就朝庄园正门走去。启动了化灵阵的庄园,此时灵气显得十分充足。行走在草坪上,让人不由生出一种慵懒的感觉来。

“放学的时候我让无戒过来接你们!”开车将儿子和王均送到了学校门口,我对两人叮嘱着道。

“哦,知道了爸,要不一起吃个早餐?”儿子将我朝路边的早点摊领去道。

“你请啊?”我跟儿子开了句玩笑。

“我请就我请,爸你要吃啥?”儿子很大气的拿出钱包问我。我不赞成他用手机进行支付,因为消费习惯一旦养成,今后就很难改变了。我经常对儿子说,一沓万元钞票放在面前,消费起来就会掂量一下。但是如果用手机支付,那么就会无所顾忌,一万块也不过就是一串数字而已。手机支付当然给人们带来了方便,但是同时这呗那呗的一出台,也让人习惯了借贷消费。这种消费习惯好或者不好,只有各人心里最清楚。

“给我来一份小笼包再来一碗豆花吧,对老板说豆花加糖。”我坐到凳子上对儿子说道。豆花加糖,是我家乡那边的吃法。当然在帝都这边,人们更习惯是吃咸豆花加香菜什么的。

“江灿,吃早餐呢?”一阵摩托车的发动机声传来,接着就看见一个穿着皮衣皮裤,头戴头盔的女孩跟正在点餐的儿子打着招呼。

“嗯,请我爸吃早餐,你吃了没?”儿子的脸有些微微发红的跟人搭讪着。说话的时候,还刻意提醒了女孩我的存在。

“我去学校食堂吃算了,我把你书包先带进去啊!”女孩对我点头微笑了一下,然后提起儿子放在桌上的书包说道。

“嗯!”儿子偷偷瞥了我一眼,然后答应了一声。

“她追江灿可紧了!”王均偷摸着对我说了句。

“你呢?有同学追你不?”我笑着问了王均一句。

“有倒是有,可人家是帝都的土著,我爸说将来我是要回去继承他的公司的。”王均挠挠头对我说。

“你跟你爸说,将来把公司开到帝都来!”我哈哈一笑,揉了揉王均的脸蛋对他说道。

“你那女同学家里是干嘛的?”等儿子拿着早餐过来,我随口问了他一句。

“我,我哪知道她家是干嘛的!”儿子的脸顿时红了。

“抽空打听打听!”我看了看儿子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