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想要离开这里,回到天界去。于是也就没有人愿意开口去推荐他人来担负送信这个美差。他们都知道,我既然连安然都扣了,那么这件事轻易就不会了结。安得胜的为人他们清楚,但是同样他们也清楚我的为人。我不会去欺负任何人,但是也不会去受别人的欺负。哪怕今天不是别人的对手,一旦被我找准了机会,我是绝对会一脚踩死对方不留半点余地的。

  “男的留下,让她回去送信!”到最后,还是无戒开口做了定夺。他让俘虏里那个唯一的女人来担负这次的任务。无戒在众人心里的威信还是挺高的,他开了口,也没有人敢反对。

  “让我爹早点来赎我!”被捆成粽子的安然少爷躺在地上冲那女子喊道。

  “你绑了他的儿子,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等女人拿着信走后,无戒伸手从我兜里掏出烟来说道。在这里许久,别的一切正常,他独独染上了烟瘾。

  “我知道,但是我又上不去。他能下来把事情彻底了结了也好,省得隔三差五的会有人来找我的麻烦。我这个人不喜欢给人家添麻烦,但是同样也不喜欢别人给我添麻烦,那会让我觉得很焦躁!”我拿出打火机,给无戒把烟点上说。他深吸了一口烟,眼神朝着安然那边瞥了瞥。

  “安得胜的实力,不是你们能够抗衡的。他能创立聚贤庄,并且在天界立足,就证明他不是一个酒囊饭袋。我在聚贤庄当了一百七十多年的供奉,从来都没有见他出过手。但是跟聚贤庄做对的人,一个都没活下来。这一次,算是聚贤庄栽得最厉害的一次。我想安得胜接下来,一定会有更大的动作。”无戒对于安得胜实在是太了解了。

  “偌大的天界,就没有人能制得住他?”闻言我觉得有些奇怪。看起来,聚贤庄的整体实力并没有多高。就算安得胜的实力强劲,可是别忘了,在全民修仙的天界,总有人的实力比他更高的。他这么狂妄,天界的人难道就听之任之?还有庄主,庄主出手的话,十个安得胜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吧。

  “这个人非常会做人,实力比他高的,他就想办法巴结着。对于实力不如他的,当然是用雷霆手段将对方给灭了再说。对于实力高强的修士,不管对方有什么事情,他都会去混个脸熟。久而久之,旁人自然就认为他交游广阔。没有血海深仇,人家自然不会去打聚贤庄的主意。”无戒吸了口烟轻声对我说道。

  “无戒,你敢跟外人勾结?”无戒的声音虽然轻,但是这个地方面积就这么大,一旁被捆成了粽子的安然闻言张嘴对他喝道。

  “少爷,你想活命,我们也想活命。姜庄主如今和颜悦色跟我交谈,难道你还让我去触犯他不成?”无戒看了看安然,冷笑一声对他说道。

  “我们出去谈!”我沉思片刻,起身对无戒说道。无戒的实力其实相当不错,他其实不是败在我的手里,他是败在了小草的阵法上。如果这种人可以留下,那么我就多了一个强劲的助力。这个时候我让他跟我出去说,也是有自己的用意的。他刚跟安然辩驳过,此时我再带他离开,那么安然心里会怎么想呢?他一定会坚信无戒已经投靠了我。这样无形之中,就把无戒回聚贤庄的路给断了。别说我阴险,依眼下的情况来看,我急需无戒这样的人来帮我。有些事不用点手段,是成不了的。

  “姜庄主这一下,可是把我的退路给彻底断光了啊!”从关押俘虏的地方出来,我带着无戒在我庄园里漫步着。走了没多远,他吸了口烟对我说道。

  “爱才之切,不得已只有出此下策。无戒先生如果愿意留下,将来的成就必定会比在聚贤庄要强得多!”我对无戒抱拳说道。

  “姜庄主何出此言?”无戒闻言笑了笑问道。我没有画饼,而是从怀里摸出了一枚丹药递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菩提?莫非这是姜庄主所炼制的?”无戒接过丹药一看,随即微微色变问道。

  “你们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拿我去聚贤庄炼丹对吧?那么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同时也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急着将丹药取回来,而是背手走在无戒的身边对他说。

  “姜庄主有话请讲!”无戒停下脚步,看着我问道。

  “实话对你说,我接触炼丹还不足四个月。而菩提是什么品级的丹药,你也应该很清楚。如果我炼制丹药的时间再长一些,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可以想象一下,四年,四十年后,我又会炼制出什么品级的丹药出来?到那个时候,你觉得你的实力还会像现在这样吗?水涨船高,我越是可以安全的,专心的去炼制丹药,将来你获取的好处也就越大。对于跟着我的人,我素来都不会吝啬的。”我走到一条长椅上坐下,然后对无戒说道。

  “至于那个问题呢,其实很简单。我是想问你,我会炼丹的事情,是谁在天界上传扬出去的?”对于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埋在我心里。我会炼丹,只有朱刚烈知道。但是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在天界四处宣扬,更不会把话传到聚贤庄的耳朵里去。

  “想要活得久一点,就需要知道什么人想要动自己,什么人对自己抱有好感。无论是聚贤庄,还是别的什么地方,细作这种人是少不了的。姜庄主炼制丹药的事情,就是从亥猪城里传出来的。但是那个细作是谁,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安得胜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夫人!”无戒将自己知道的全都对我说了。

  “这么说来,我会炼丹的事情,现在在天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闻言我的心里一紧。这一次聚贤庄来犯,在小草的帮助下我还能勉强应付。可是下一次,若是来一个比聚贤庄实力更强的对手,我又该如何去应对呢?

  “应该是这样!所以姜庄主,如今你可是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无戒将烟蒂扔到脚下踩灭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