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床很软乎,有电也有热水。这让我愈发的想要占了这个地方,让我们的人过得舒服一些。

  “小姐,你这整天住酒店,让老板知道了会训你的!”楼道里传来了一阵低声细语。

  “想让我去陪那个死人头,好为自己谋利益?没门儿!我算是知道我妈为啥当年离开他了。这种渣男留在身边简直就是把自己不当人!”一个有些气愤的声音接着传来。闻言,我跟晓筠对视了一眼,双双起身来到门后偷听了起来。

  “嘘,小姐你小点声!要是让人听见,回头给传出去,咱俩都落不了好儿!”

  “怕什么,我田好好身正不怕影子斜。谁愿意陪那死人头谁就去,反正我是不会去的。明天跟我回家,他说想我了,要我回家吃顿饭。多大年纪了,还养了一群狐狸精在家里。老东西迟早死在女人肚皮上头!”人家越劝,那个田好好的声音就越大。我将眼睛凑向门上的猫眼,朝外头窥视着。

  “田好好?好好?她是不是那个胖子的闺女?”晓筠凑到我的耳边低声问。这么一问,我也觉得像。

  “哎呀我的小姐,你要是不从,老板的电厂肯定保不住。到时候这一大家子该怎么办?老板生起气来,没准会把你给捆了,送到那人的家里去!”田好好身边的丫头急忙压着声对她说道。

  “他家里不是有那么多姨太太么?随便挑一个送去不就是了?谷粒儿,要不咱们明天跑吧?”田好好身边的丫头叫谷粒,她说话间拉着丫头对她说。

  “跑?能跑去哪儿啊小姐?老板可说,出了这座城,外头可是啥人都有!”谷粒明显有些害怕。

  “别听他的,他吓唬你呢!真是啥人都有,你以为这堵围墙就能护住我们的安全?我可是听说,前儿有好几百人去了一座城市定居了。不是随行跟去了几个探子么?被人家给查出来,扔在了荒郊野外。然后还是那个死人头,派人去把他们给接回来的。你看,他们被扔在外头一夜都没事。咱们明天一大早就走,出了城一直朝东。没准后儿,咱们就能过上不受人摆布的生活了!”田好好把房门打开,摸了摸丫头的头对她说。

  “可是小姐,咱们就这么走了,这里的房子和粮食都不要了?”小丫头进门的时候低声问着田好好。对于她来说,有个地方住,能吃饱肚子,就已经很好了。

  “可是自由,自由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么?我甚至有点期待,去新地方生活了。你说,他们的食物都是从哪弄来的?”田好好将丫头拉近房间,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田好好居然想去投奔咱们?这倒是值得争取的一件事。她在这边的地位跟普通人不一样,到时候她说一个好,肯定会带动一大批人!咱们得护送她们去城里,这件事不能出了岔子。”房门关上,我们便听不到田好好她们的谈话了。不过可想而知,她们说也就是说怎么逃离这座城的事情。

  “你不打算去电厂了?”晓筠闻言问我。

  “去,你护送她俩回去。我把消息散播出去就回家。”我对晓筠说。

  “田好好是吧?”唯恐自己睡着了,田好好她们自己出了城。我跟晓筠轮换着守在门口,一直等到天亮的时候她们俩从屋里出来。我急忙迎了上去问道。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田好好双手遮挡在胸前警惕的看着我。我瞥了一眼她那一马平川,嘴角往上挑了挑。

  “你看什么?没见过女人啊?我问你是谁呢!再挡着我可要喊人了啊!”似乎我的笑容刺痛了田好好的自尊,她的嗓门当时高了许多。

  “别喊,你要是想离开这里就千万别喊。不然待会把人引来,你哪儿也去不了,非得去陪那个死人头不可!”我伸出一根手指连连对她摇摆着说道。

  “你居然偷听我们说话?你这个痴汉,偷窥狂!”田好好一听这话,当时压着声就对我咬牙切齿道。听她说道痴汉什么的,我不由想起了窦根来。想起了窦根,我就想起了王赞助。然后,我就想起了一系列的朋友和长辈。

  {)酷匠;网永久g/免_费?f看¤L小#说`F0◇

  “别喊...再喊我把你扒光了扔街上去!”想起这些事情,我的心情顿时糟糕了起来。一把捂住她的嘴,我在她耳边恶狠狠的说道。听我如此说,田好好倒是没什么,反倒是一旁的丫头谷粒仅仅拉住了自己的衣襟。那小眼神还怯怯的看着我。

  “要想安全离开,就听我的话。待会我会安排人护送你们出去,然后带你们两个去东边的那座城市里。进城之后,会有人安排你们的食宿。放心,这一路都安全得很。进城之后也没人会把你们怎么样!如果你同意,就眨眨眼。如果你不想离开,就把眼睛闭起来!”我捂着田好好的嘴接着对她说道。等我说完,她毫不犹豫的接连眨起了眼睛。

  “你怎么能够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我把捂在她嘴上的手拿开,田好好深呼吸了两口问我道。

  “来!”我示意她跟我进房。看看门内的晓筠,田好好这才迈动脚步跟我走进了屋里!

  “嘭!”我摘下墙上的壁画,一拳将墙壁打出一个洞来。

  “你觉得我要是想做点什么,有必要去费力骗你,我直接用强是不是更好?”将壁画挂回原处遮挡住那个洞,我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田好好问她。

  “你们待会就跟她走!”我擦抹掉拳头上的粉尘,指了指提刀的晓筠对两人说道。

  “那你呢?”田好好看看我的拳头问道。

  “我办完事再走!”我对她笑了笑说。

  “那个死人头,身边跟着两个人,死人头本身没什么本事,他身边的那两个人才是最厉害的!我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可是既然你从东边来,总不会是来串门的!”田好好出门之前,将她知道的情况对我说了一遍。

  “别走城门,待会你带她们翻墙出去!”等晓筠示意两人跟她走,我又叮嘱了晓筠一遍。

  “八两?老板你也太黑了吧?我一家老小都等米下锅呢!少二两,一家子连稀粥都喝不饱了!”晓筠带着田好好两人走后,我七拐八绕的到了电厂。电厂在城西,原本是一处钢铁厂内部发电用的单位。现如今被圣教的人给把持住了。我到的时候,里边的工人正跟那个胖子在理论。

  “少吃一点健康,我这是为你们好。你们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胖子在随从的护卫下,站到高出对人们说道。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