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我没怎么睡好,脸上表现得没事,可是心里我却被这一连串的事情给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一直到凌晨三点,我才恍恍惚惚的睡了那么两三个小时。就是这三个小时的睡眠,中途我都被惊醒过两次。我在担心两件事,一是父亲留给我扇子,二是刘晓筠的安全。

  “咋?昨儿通宵达旦了?要有节制,俗话说一滴精十滴血......”一晚上没怎么睡好,第二天在望江楼请客的时候,无名和尚看着我的黑眼圈问道。

  “我是为了之前的事情发愁才没睡好,你的眼圈又是为什么黑了?”我打了个哈欠,眼了看无名和尚问道、“要不说我不爱住酒店呢,艾玛那家伙,一宿电话就没停......还好贫僧道行不俗,把持得住!”无名和尚抬手摸了摸眼眶,随后合十说道。

  “嘴里说不要,心里其实挺想叫一个吧?”黄小夭拿起茶盅喝了一口茶水笑道。

  “胡说,我是那样的人?”无名面露矜持的说道。

  “是!”老桥用笔在菜单上勾画着,打嘴里蹦出一个是字!

  “你女朋友怎么没来?”点好了菜,又要了两瓶酒,老桥将菜单递给身后的服务员问我。

  “她整天惦记着学校里的那些个事情,今天就由我全权代表了!老几位不远千里过来相助,这份情谊,我记在心里。”我对在座的几人抱拳说道。

  “你要感谢的不是我们,是你父亲!不是他跟贫僧的师尊有着不俗的交情,贫僧这一回也不会拉着老桥等人来管这档子闲事。”无名和尚手里抱着小幽,轻轻抚摸着它的毛发说道。

  “令尊一直没有告诉你关于这一行的事情,我想他原本就没想你步入这一行。只不过后来的突发事件,导致他不得不将扇子交给你,这才让你陷入了这个看不见的旋涡。既然已经陷进来了,你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老桥点燃了雪茄,眯着眼抽了一口说道。

  “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哪怕今后身陷险境,也要有自保之力!”我开口接着说道。

  “这不是开玩笑的,强如令尊和我们的师父辈,三年前不也一起遭了难?我总觉得有一张网,自打三年前就开始撒了。网里不仅有你,也有我们!”老桥点点头,将雪茄摁灭了说道。屋子里有一股子淡淡的奶香味,这是雪茄的味道。

  o酷●k匠网!正“z版首发0

  老桥很能喝酒,两瓶酒他一个人就干掉了一瓶。剩下那一瓶,被我跟无名和小夭分了。我记得小夭曾经说过,老桥这个人,不是到了让他非常安心的地方,是绝对不会开怀畅饮的!一瓶酒喝完,老桥便不再举杯。我也没有多劝,而是让服务员上了一碗醒酒汤。

  “我们订了明天返程的票,下午打算去把租来的车给退掉。还是那句话,咱们几个得抱成团。今后不管谁有事,在群里喊一声!”老桥有了七分醉意,他建了一个群,把我们都拉进去后说道。

  “如果那张网真是冲我们来的,那个幕后主使所图非小。今天的这些话,大家回去后连师门里的人都不能泄露。如今人心向钱,谁都不敢保证师门里就没有被对方收买的人!”我起身给他们一人递了一支烟,老桥将烟点燃之后,手指在桌上轻敲着说道。闻言,黄小夭轻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皇城司,六扇门,算是有些规模的组织。而无名的竹林寺和我,则没有老桥他们这么多的顾虑。竹林寺就无名一个和尚,我,也是独来独往!

  “你们不多留几天?本市虽然地方小,可也还有几个值得一去的地方!好不容易来一次,也让我略尽地主之谊,带你们逛逛!”起身将包厢的窗户打开,让烟雾朝外散去,我对老桥他们进行着挽留。

  “师门还有任务下派,怕是不能多留了。等什么时候得空,我们再来。”老桥面露歉意的对我婉拒道。

  “倒不如今后每年我们都聚一次,今年到了午阳这里,明年你们去我那,以此类推怎么样?”黄小夭面若桃花的在一旁说道。酒后的女子,别有一番韵味。

  “也好,那,就这么散了吧!”老桥将烟蒂摁灭,起身说道。

  “哥,你家拆迁了?”打酒楼出来,我送老桥他们上了一辆的士。无名则是抱着小幽,说是步行回酒店醒醒酒。目送他们离开,我的电话响了。

  “什么拆迁了?”王胖子的声音显得有些喜庆,我闻言摸摸脸颊问他。就是不能喝酒,哪怕只喝了二三两下去,这脑子就有些转不过弯了。

  “家里啊,哥你是不是要发财了?”王胖子接着问我,听他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人说国内最值钱的,莫过于一个拆字。有多少人一夜之间从一贫如洗抵达了人生巅峰,迎娶了白富美?王胖子见我家那破烂的模样,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也成为了拆迁户。

  “昨夜里被人给堵了,你来春华秋实,我跟你细说!”我打了个酒嗝,约他到街上的一家茶馆细说。茶馆里很安静,客人寥寥无几,走进去一股子淡淡的柑橘味道让我的酒当时醒了几分。如今的生意,正经的明显竞争不过不正经的。跟茶馆比起来,你再去看看会所,都是卖茶,人家那里火爆得一匹!

  “给来一个技师...”往里走,选了个靠窗的小雅间,才坐下就听见隔壁传来一声吼。

  “您是要点个包间,然后请茶艺师为您服务么?”一个穿着旗袍,年龄看起来不是很大的妹子急忙过去问道。

  “啊,反正就是她泡茶给我喝的那个。”隔壁的汉子想了想,对人答道。

  “喂,给叫个身材好的来啊!扭扭捏捏的不要,话说技师多钱一个钟?”汉子随人往二楼去了,途中他大着嗓子在那吆喝着。我从屏风后头探头看了看,人家妹子正低头快步朝前走着。妹子身后,跟着一个腋下夹着包,穿了一套灰色休闲西装的大光头。光头脖子上挂一金链子,腕子上还戴着一串玉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