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这什么情况?沐天脑子有问题吧?”

  “绝逼是脑子有问题,天大的好事摆在面前,谁会拒绝?”

  “是啊,在这个节骨眼上,沐天不应该拒绝才对啊,且不说欧阳长老法力无边,实力强大,就凭欧阳长老为他解围,也不应该这样当面拒绝吧?掉面子的事啊。”

  “可不是吗,要是换成我,抱大腿还来不及,岂会傻乎乎的拒绝呢?”

  听到旁边弟子们的交谈,陈辉三人也是一脸凝重,实在想不通沐天为什么要这么做?

  即便是与欧阳寻有过节,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应该扫欧阳寻的面子吧?

  这样势必惹怒欧阳寻,要是他一怒,与穆云天一起对付沐天,那沐天可就真的死翘翘了。

  就算是华云宗宗主出面,恐怕也不一定救得了沐天。

  一想到这些,陈辉三人顿时紧张的不得了,拳头紧握着,手心都捏出了不少冷汗。

  “沐天,闭嘴,快给欧阳长老认错!”

  沐天话音刚落,刑罚殿主事巫傲立马从生死台下飞了上来,一脸气愤的瞪着沐天,训斥道。

  “弟子没错!弟子无错可认!”

  “混账,顶撞辱骂欧阳长老,还没错吗?还不速速给欧阳长老认错!”

  训斥完沐天,巫傲主事立马卑躬屈膝的对着欧阳寻抱了抱拳,“属下替沐天给欧阳长老赔个不是,还望欧阳长老息怒,不要与沐天一般见识……”

  “巫傲主事,不必这样,这老东西不配做我沐天的师傅,他就是一个卑鄙小人!”

  巫傲话还没说完,沐天便挥手指着欧阳长老,怒吼起来,出言不逊。

  “沐天,你给老夫闭嘴,不要命了吗?”

  巫傲主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沐天咆哮起来。

  一咆哮激动,顿时引发伤势,气血上升,鲜血如泉涌般喷射而出。

  见状。

  墨歌长老也带着伤势飞了上来,扶着巫傲主事瞪着沐天,气急败坏的吼道,“混账沐天,看你把巫傲主事气成什么样了?还不快快闭嘴,给欧阳长老认罪!”

  话罢。

  墨歌长老还不断的给沐天使眼色,眼神中充满了祈求之色。

  “完了完了……沐天肯定玩完了……”

  在所有人的眼中,沐天肯定是自寻死路,完蛋了。

  别说像欧阳长老这种地位至高的强者,就算是一般的弟子,三番两次被沐天辱骂,也会发火。

  可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欧阳长老竟然不生气,反而心平气和的对着沐天说道,“小子,年轻人别那么气盛,要不是老夫,你哪有今天的修为?”

  “滚!天爷我早说过,我不会感激你,我们只会是敌人!”沐天吼道。

  “呵呵!别把话说那么绝,我们不会是敌人,哈哈哈……”

  欧阳长老依然不生气,反而自信的大笑道。

  “你别太自信,就凭你陷害天爷,等到天爷有了击杀你的实力,就是你的死期!”

  沐天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

  然,欧阳长老似乎并不在意,不管沐天怎么辱骂他,他依然不生气。

  这让众人遐想连篇,猜测欧阳长老或许早就认识沐天,而且似乎还做了什么让沐天不可原谅的事情。

  不过众人也只是在心里暗暗猜测,不敢说出口。

  “沐兄啊沐兄,好汉不吃眼前亏啊,别再骂了!”

  沐天每辱骂一次欧阳长老,陈辉三人都暗暗为他捏一把冷汗,恨不得上去拿布条塞住沐天的嘴巴。

  而穆云天,见沐天辱骂欧阳寻,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仿佛看到了欧阳寻跳起来暴打沐天的情形。

  可当看到欧阳寻无动于衷,一点都不生气之时,穆云天脸都黑了下来。

  琢磨了片刻,穆云天上前一步,说道,“欧阳长老,这小子可说了,你们是敌人,他并不是你徒儿,所以还请欧阳长老不要阻拦,老夫要为徒报仇!”

  “呵呵!”

  欧阳长老呵呵两声,接着也往前踏了一步,用那沙哑的苍老之声道,“难道你耳朵有问题,听不明白?这小子要不是老夫的徒儿,你觉得凭他如此辱骂老夫,焉能有命在?”

  “呵!这么说来,欧阳长老是非要护着这小子了?”穆云天颇为不悦的问道。

  “怎么?难道你还敢与老夫动手不成?”

  “来来来!对付你,不是老夫吹牛,一只手站在原地不动足够!”

  言罢。

  欧阳长老立马一手置于后背,单手对着穆云天勾了勾手指头,狂妄的说道。

  狂!

  真狂!

  非常狂!

  欧阳寻的几句话,令穆云天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要他真的与欧阳寻拼战,他压根不敢,深知自己不是欧阳寻的对手。

  可如果自己就这么退缩,那简直就是颜面尽失,丢人丢到家。

  心里挣扎了片刻,穆云天抬头恶狠狠的瞪了沐天一眼,而后转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欧阳寻,抱拳道,“欧阳长老,既然这小子真的是你的徒弟,那老夫就卖你一个面子,这事就此作罢。”

  “老夫还有事,就不多留了,告辞!”

  言罢。

  穆云天立马转头离开。

  在性命与面子面前作选择,穆云天最终还是选择了性命,宁愿丢面子也不愿意去丢命。

  “站住!”

  CU酷|,匠●网Hx永(久A_免费.#看}小说》√0VO

  穆云天刚转身,欧阳寻立马喊道。

  穆云天闻声止步转身,问道,“欧阳长老还有什么事吗?”

  “你给老夫听着,沐天乃是我欧阳寻的唯一弟子,不管是在华云宗,还是在华云宗之外,我都不希望看到他有事。”

  “倘若他出了一点事,那么不好意思,老夫唯你是问,懂了吗?”

  欧阳寻说这些话之时,十分严肃,声音也很大,大到整个现场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欧阳寻不仅是警告穆云天一人,同时也在警告其他人,让大家知道,要动沐天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实力。

  穆云天没有回答欧阳寻,只是略点了点头,接着再次转身离开。

  “站住!”

  可穆云天一转身,欧阳寻又大喊起来。

  “耳朵聋了吗?大声回道老夫,明白了吗?”

  穆云天停下脚步,欧阳寻继续喊道。

  穆云天背对着欧阳寻,忍住心里无尽的怒火,咬了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两字,“明白!”

  说完。

  穆云天一跺脚,借力腾空而起,“嗖嗖”两声,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众人早已经傻眼了,震惊的话都说不出来。

  强大无比的客卿长老穆云天,就这么被欧阳长老吓跑,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一刻众人终于知道,欧阳寻是多么的强大,多么都可怕!

  强大到不用出手就足以让一位玄天八重强者屈服,可怕到仅凭气势就让人不敢直视!

  “咻!”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虚空便传开一声破空声,一道玄力凝聚的利剑“咻”的一声射向楚长老。

  “啊……”

  楚长老根本来不及反应,等他反应过来之时,玄力利剑已经从他的丹田一穿而过,楚长老惨叫一声便倒了下去,颤抖了几下后没了动静。

  “你们都给老夫听着,动我徒儿者,杀无赦!”

  击杀了楚长老,欧阳寻拂袖一挥手,荡气回肠的对着所有人大喝一声。

  言罢。

  欧阳寻大手一挥,“嗡”的一声,一个玉瓶和一个乾坤袋凭空悬浮在巫傲的跟前。

  “尔等护老夫徒儿有功,这里面是一瓶疗伤圣药,和一乾坤袋宝物,麻烦巫傲主事分给大家。”

  话罢。

  欧阳寻身形一闪,鬼魅般的出现在沐天跟前,抓起沐天,“嗖”的一声,一脚踏地,借力腾空而起,化作两道残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