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誉弘冷峻的目光盯着远方,对于妙慧的话,置之不理。

  “又让陆凌天跑了!”妙无重重跺了下脚,杀伐的意念,如同风暴一样席卷出去。

  陌仁忽地坏坏的一笑:“陆凌天那小子蹦跶不了多久的。”

  妙悟忙道:“怎么回事?”

  陌仁解释道:“早在陆凌天出来的时候,我就在那个小院外面布置了云霞谷一样禁忌手段,等到那个小子出来的时候,禁忌手段的威势渐渐侵入那个小子的神魂里面。

  “此时陆凌天的神魂已经中了禁忌手段,他的神魂会被一点一滴的炼化,直至消失!”

  妙悟脸色一变,急道:“没有办法救回来吗?”

  “办法是有的。”陌仁开怀不已,“不过陆凌天是决计不知道这个法子的。更何况,此时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寻找救命的法子!”

  妙无杀气依旧不减:“陆凌天命大,从他叛出幻仙门被三大门派追杀,都没有死,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听到妙无的话,陌仁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滞了。

  或许,真的被陆凌天找出那个办法,那就糟了!

  不,不会的,陌仁摇摇头,陆凌天是决计找寻不到那个法子的。

  “陆凌天既然中了你的‘炼魂之索’,估计跑不了多远的,我们四处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此人?”妙无提议。

  众人立时同意,当下散开,均是带着一部分人追捕陆凌天。

  ※※※

  云霞谷,一座别致的庭院,山水相环,鸟语花香,仿若人间仙境。

  庭院当中,一处独立的小院,小院外面是粉色的帘帐,遮挡了外面的视线,让小院里面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朦胧。

  小院里面,是一个眉目如画的少女,少女穿着一身华服,纤衣素裹,勾勒出姣好的曲线。

  少女的面色有些欢喜,却又有些痛楚。

  她低着头,看着床.上的一个男子,痛楚的说道:“炼魂之索,为何,陆师兄你为何会中这炼魂之索……”

  少女喃喃,只是床.上的男子昏迷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似乎没有听见少女的话。

  “炼魂之索,炼魂之索……”少女连续惨笑两声,随后抬起紧咬的嘴唇,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少女缓缓站起什么,将四面的帘帐都放了下来,里面的闺阁立时变的暗淡的许多。暗淡的闺阁里,只有少女沉重的喘息。

  来到床边,少女缓缓地褪下陆凌天的衣衫,脸颊上面一片绯红,停了好几次,方全完褪下陆凌天的衣衫。随后坐在床边,看了良久,终于轻咬嘴唇,褪下了自己的衣衫,羞.涩的钻进陆凌天的怀中……

  那是一个温柔缱倦的梦,陆凌天仿佛觉得自己进入一个温柔的所在,原本自己慢慢消散的神魂,在那温柔里面,又开始重新凝聚……

  粉色的帘帐里面,传来男子跟女子的轻语……

  一缕阳光射了进来,陆凌天只觉脸颊有些暖烘烘的。恍惚之中,陆凌天睁开了眼睛,心中有些哑然,自己的神魂,似乎融合了许多,中了‘炼魂之索’后原本神魂消散的迹象,也消失了。

  这是在什么地方?

  陆凌天别过头望了望,乍然一眼,陆凌天便骇的魂飞魄散!

  在自己的身旁,一个雪.白.肌.肤全.裸的少女,少女的身体还蜷缩在自己的怀中,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上面挂着晶莹的泪滴,不停地闪动。

  陆凌天脑海里面一道闪电,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恍然之中,似乎隐隐约约想到了一点事情。一个少女在自己的身边哭泣,当时陆凌天实在太倦了,根本就不知道少女说的什么,后来好像是有人轻轻褪去自己的衣衫……

  想到这儿,陆凌天惊骇不已!

  自己,竟然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

  怀里的少女忽然动了动身子,伸出白玉一般滑.腻的手臂搂住陆凌天的脖子,将头埋入陆凌天的胸膛,又酣睡起来。

  “柔儿,我对不住你!”

  陆凌天心头苦涩不已,想不到自己在无意之间,竟然伤害了怀中的少女。

  陆凌天温柔地拨开蛮柔搂住自己脖子的双腕,可是刚一拨开,蛮柔的手再次伸了过来,又向陆凌天的脖子搂去。

  “陆大哥,不要离开我,好吗?”

  蛮柔轻语一声,眼角挂着伤心的泪滴。

  陆凌天心中一颤,喃喃一声:“柔儿,我不离开你!”

  任由蛮柔搂住自己,陆凌天沉思不已。自己怎么会来到蛮柔的房中,又怎么会做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

  恍惚之际,似乎想起当时常誉弘推了自己一把,自己就云里雾里地落在一个小院里面。蛮柔似乎是听到什么动静,出来一看,发现是自己,才慌慌的将自己拖进她的闺阁。

  只是后来,两人之间为何会发生那种事情,陆凌天疑惑不已。按理来说,自己当时已经没了一点力气,别说没有那个心思,就算有那个心思,也根本动不了蛮柔啊!

  头痛!

  陆凌天烦躁不已,本来自己只是把蛮柔当作妹妹一样看待,可是现在两人有了如此亲密的关系,不可能再将蛮柔当作妹妹一样看待了。

  可是自己的心中,有了沈瑶,哪里还能放下其她的女子?

  等蛮柔醒来的时候,该怎么跟蛮柔说呢?

  陆凌天心情有些烦躁!

  “陆……大哥……”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一声低低的声音在陆凌天的耳旁响起。

  却是蛮柔睡眼惺忪的看着陆凌天。

  陆凌天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说,良久,方憋出一句话:“柔儿,我对你不住!”

  蛮柔却是轻轻地捂住陆凌天的嘴唇,幽幽叹息一声:“我知道陆大哥心里的想法,陆大哥放心,柔儿不是死皮赖脸的缠着陆大哥!”

  说这话的时候,蛮柔双肩不停地颤动,眼眸深处,也是涌出一圈水雾。

  陆凌天心中愈发的愧疚难安!

  “柔儿……”

  方说了两个字,就被蛮柔打断:“陆大哥,你不用多说了,我都明白!”

  说是这样说,可是泪水却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