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侍者讥讽的看着林铭,摆阔儿?你还嫩点!

  林铭轻声一笑,对远处一个疑似主事的胖子招手。

  人模狗样的胖子本来还想装没看到,可此时店里客人不少,倒也不好对付林铭,只能走过来赔笑道:“手下人不懂事,还望这位先生见谅。”

  侍者听到胖子竟然对林铭道歉,急忙道:“三叔,这只是一个土包子啊,您干嘛……”

  “闭嘴!”胖子没有让侍者说完,就恶狠狠的瞪他一眼,吓的侍者不敢再说话。

  林铭看到胖子胸前的号牌,不由摇头,有一个大堂经理的亲戚,难怪这个侍者这么嚣张。

  胖子对这个坑叔侄子也有些不满,妈的就算你想显摆威风也要挑时候啊,现在店里这么多人,不是成心给我找事儿吗?

  但显然他对一身破旧衣服打扮的林铭也是看不上眼的,要不是这里闹的大了些,鬼才过来调和呢。

  “先生好眼力,这块原石可是我店从一处老坑种挖出来的绝世好石,虽然没有开,但看外表就知道,里面一定有玉,而且产量还不低的……只不过,刘某在此确认一句,先生真的要买?”

  身为大堂经理,刘胖子的城府自然比侍者更深,他微笑的看着林铭只是这句话虽然客气的很,可送客意味也是很明显的。

  你有钱吗?没钱就滚,真当老子缺你那几百块是吧?

  林铭若有深意的看了刘胖子一眼,道:“先去看看余额吧,你们应该跟银行有合作。”

  刘胖子心头一惊,这个年轻人,那一眼,竟让他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刘胖子深呼吸一口气,他可不是他那个不成器的侄子,从林铭的神色间隐约嗅到了什么,他深深的看林铭一眼,难道这小子真的有实力不成?

  不敢迟疑,也不敢再试探林铭,快步朝前台走去。

  年轻侍者被他三叔的举动搞的一愣一愣的,不就是个土包子,至于这么重视吗?

  “哼,等查到卡里没那么多钱,我让你哭都来不及!”年轻侍者阴沉的盯着林铭。

  林铭摇了摇头,懒得看他。

  不久后,刘胖子快步走来,年轻侍者心头一喜,一个土包子而已,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等他三叔知道了这个土包子的真面目,就肯定会支持他的。

  “三叔,怎么样了,哈哈,我就说他是个土……”年轻侍者急忙迎上去,哈哈大笑道。

  啪!

  但两人还没接头呢,大厅中就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刘胖子体型庞大,自然力量也不错,竟一巴掌就把年轻侍者拍飞了半米之远。

  年轻侍者被拍飞在地上,好似一滩烂泥,呆呆的看着他的三叔,彻底懵了。

  刘胖子却是丝毫都不理他的侄子,快步朝林铭小跑过去,恭敬的递上银行卡,额头冷汗直流,不住道歉:“少爷海涵,少爷恕罪,小的之前招待不周,万望请少爷原谅。”

  年轻侍者连爬起来都忘了,下意识的摸着火辣辣的脸庞,他叔叔,竟然打了他?

  这为什么?

  还有,他叔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恭敬了?

  另外……少爷?

  就那个穿着破旧不堪的土包子?

  怎么可能?

  年轻侍者呆愣,林铭同样有些小呆,三百万而已,至于反应那么大嘛?连称呼都改了?

  林铭不知道的是,刘胖子对他恭敬的原因不是卡上余额,而是……这张卡的来历!

  酷*匠网RN首=I发0

  云清市商道有三大家,这张卡,正是从其中最强大的家族,林家,流传出来的!

  烂尾楼中的梅姐地位底下,查不到这张卡的来历,情有可原,但刘胖子是谁?没几把叉子怎么可能在鱼龙混杂的玉石街坐上大堂经理的职位?

  这张卡一入银行,就被他在银行的好友警告了,在云清市商道混,惹谁都行,可绝对绝对不能惹这三大家族的人!

  否则,就准备卷铺盖滚蛋吧!

  刘胖子心头暗骂,林家少爷竟然穿的这么破旧?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吗?

  只是,刘胖子不知道的是,林铭的卡,虽然是在林家时办的,但林铭,却已经被逐出林家,整整四年了!

  “少爷是现场切割还是?”知道林铭身份后,刘胖子顿时再度恭敬了一分。

  林铭虽然有些惊异刘胖子的态度转变,但也没多想,他看了人高原石一眼,道:“待会儿我给你个地址,替我送过去吧。”

  通过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林铭知道,玉石店,通常有两种卖品,一种是成形的玉石,经过无数道工业程序大炼制,美轮美奂。

  还有一种,则是从地下挖出来,最初始的原石!

  原石没有切割,也没有进行太大的工业研究,更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玉石。

  所以,这种原石,虽珍贵,但也可能一文不值,甚至还因此产生了一种另类的赌法。

  赌石!

  赌中了,一夜暴富!

  赌输了,家破人亡!

  “是。”刘胖子谦卑的差点下半身与上半身成九十度了。

  但心头却有些不屑,一个原石?两百四十万?

  只是个噱头罢了,所谓的少爷,也仅仅只是投了个好胎罢了。

  眼力,可不是一般的差!

  …………

  待林铭走后,年轻侍者越想越不忿,左边脸庞至今还火辣辣呢,那个土包子,凭什么让他三叔那么恭敬?

  “就算你是什么林家的少爷,可用那么多钱买一块原石?也是脑子有病!”

  “如果真的有玉石,我叔叔早就派人切割了,怎么可能会轮到你?”

  年轻侍者讥笑,觉得林铭真是傻帽透顶,既然不能在地位上压倒林铭,他也只能在精神上狠狠蹂躏林铭了。

  嘭!

  忽然,年轻侍者好似撞到钢铁般,脑袋一阵眩晕,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比他高了一头的中年人,正冷漠的扫视玉石店。

  “大师兄,就是这里,我就是在那里发现了疑似一元重水的宝物,您看看到底是不是……”

  “什么,怎么不在了?”

  高达一米九的铁汉身旁,还有一个白衣白裤的年轻人,此刻那个年轻人正看着先前,林铭初始选择的那块,并不算多么珍贵的圆环玉佩之处。

  年轻人眼睛瞪的滚圆,甚至连带着身周都好似产生了一阵莫名波动,让年轻侍者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抖若筛糠,脸色一片雪白。

  “啊,原来是李少爷啊,李少爷大驾光临我店,实属我店三生有幸啊……”刘胖子察觉到异常,快步赶过来,讨好说道,竟比面对林铭时还恭敬百倍。

  在云清市这一亩三分地上,有点能耐的都知道,所谓商业三大家,只是表面强大而已,云清市最恐怖也是最神秘的,是云清市西城郊,刘家!

  此刻,来人,正是刘家小少爷!

  钢铁般的大汉扫了刘家小少爷所看之地一眼,眼眸有些深沉。

  可最后,他却是忽然死死的盯着这家玉石店的最中央地带,那里的地面,有些寻常人察觉不到的细微开裂。

  好似,曾有什么重物,压在其上?

  正是林铭所选,那块价值两百四十万的原石所在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