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挂断几分钟,苏采薇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对。”

  苏采薇突然想到什么,赶紧打开手机。

  接着,入目的便是,许飞于万寿山顶,以一人之力,力压华夏古武界的消息。

  “竟然赢了?”

  苏采薇心里虽然一直对许飞有期待,更是始终觉得,许飞会赢。

  可是,当她得知,此次登临万寿山的乃是八大家族、九大宗门等十六位先天以后。

  即便是对许飞再有信心的她,也不敢再有半点奢望。

  差距太大了。

  没想到,许飞竟然赢了,而且是以一己之力,力压整个华夏古武界,所有的先天宗师。

  接下来,十几个先前撤资的合作伙伴,都是再度把电话打来。

  然而,这一次苏采薇却是全都没有接,一个接一个的将其挂断。

  今时不同往日,从今往后,南江省苏家,将彻底跻身南国数省上流社会的巅峰。以后,想要与苏家合作的人,恐怕都要把苏家的门槛踏破。

  昔日你对我爱答不理,今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终于,一种长出一口气的感觉,在苏采薇心里流露而出。

  ……

  南江省苏家如此。

  东海省,北湖省、东江省,乃至于丹仙谷,这些与许飞在一条船上的势力,也都是彻底的扬眉吐气。

  之前,一直笼罩在他们头顶,如山般的压力,终于泄去。

  随后,无数先前墙头草般中立的世家势力,也都是尽皆派出最高层,前往燕京万寿山,打算向许家低头。

  东江省林家。

  林家之前曾与许飞在南江省有过瓜葛,甚至,还在许飞身上吃了很大的亏。

  随后在许飞的强权之下,俯首称臣。

  然而,在许飞与万寿山许家,陷入到绝境危机的时候。

  东江省林家,置身事外,竟是选择中立。

  随后,万寿山大战爆发,许飞一人一剑,斩的华夏古武界再无先天。

  林家老爷子,当即便是慌了神。

  林家大别墅前,十几辆豪车,整整齐齐的停靠在这里。

  往来不少林家的子嗣,都是忙里忙外的搬运着东西。

  林家长女林天美,愕然的被老爷子从闺房里拉了出来。

  “爷爷,您叫我做什么?”

  林天美,错愕的望着,这个最疼爱自己的爷爷,一头雾水的问道。一旁几个林家的长辈,此刻却都是说不出话来,一个个摇头叹息。

  这其中,甚至还有林天美的父亲,当今林家掌握最大实权的男人。

  他虽说不是林家家主,但也是家主以下第一人。手底下十几个林家的产业,林家商业帝国一半的资产,都在他的名下。

  然而,此刻即便是他,都是叹了口气,背过身来,不敢看自己的女儿一眼。

  林天美,乃是公认的东江省第一美人。

  人长得漂亮不说,现在更是就读于华夏电影学院,在那里读大一。她在那里,靠着自己的实力,以及林家的人脉,竟是在半学期里,就出演了几部大热的电影,早已被誉为演艺圈新一代的四小花之一。

  与秦映雪,几乎齐名。

  林家对她的培养,也是尽心尽力。

  但出生于这样的大家族,林天美也是悲哀的。她从一出生,便是注定,要成为林家商业帝国的筹码。

  林天美,似乎想到了这些,她叹了口气,终于是抬起了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来,望向了林老爷子:“爷爷,您说吧!对方是咱们东江省的哪个家族大少?”

  “不是。”

  “额?那是南国数省的哪个大少?徐家?韩家?王家?还是苏家?”、“也不是。”

  这次轮到林天美茫然了。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那到底是谁啊?

  “天美,这次我们也是没有办法了。之前,我们曾与他有过摩擦,如今他化龙而起,君临华夏,成为当今华夏古武界第一人。若是我们不讨好他,咱们林家,就不复存在了。天美,你不要怪爷爷我。”

  林老爷子叹了口气。

  周围所有人,也都是如丧考妣。

  这件事情太丢人,但不得不做。

  “你们到底说的是谁?我要嫁给别人,我总得知道他是谁吧?”林天美有些无奈了,美目之中,满是尴尬。

  “许飞。”

  终于,林天美的父亲开口了。

  “谁?”

  “许飞。”

  第二次说出这个名字后,林家别墅前的人,全都是沉默了。

  “天美,我知道你……”

  林天美的父亲,还想开口宽慰。不料话都没说出口,林天美便是尖叫了一声,而后一蹦三尺高,把眼前这些林家长辈都给吓了一跳。

  “真的是他?哇,这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林天美高兴坏了,一双美眸里,满是小星星。

  “额?”

  林老爷子和在场这些林家长辈,一个个都傻眼了。

  ……

  类似于林家这种事,南国数省,绝不是独一份。诸多之前与许飞,曾经有过摩擦,更是曾经敌对许飞的势力,此刻都是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许飞如今足踏华夏古武界,君临华夏。

  俨然便是仙宗以下第一人的架势。

  而且,他才二十岁。

  再给他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他又能走到哪种地步?

  谁也想不到。

  谁也不敢想。

  因此,这些家族势力的掌权者,一个个都是把自己的女儿,或者是侄女,全都挑了出来,一个个都是送入了豪车。

  让各自家族的长辈,开着带着,前往燕京万寿山。

  一时间,通往燕京的高速公路,都是车水马龙,拥堵不堪。

  六百年万寿山许家,哪怕是昔日最巅峰时,也从不曾有过如此的境遇。

  许飞可谓是仅凭一人之力,便是让得万寿山许家,走到了最顶峰。

  是夜。

  燕山王家别墅的高堂之上,王老爷子,仿佛一夜间老了几十岁,坐在太师椅上,半晌都是没有抬起头来。

  攥着两个核桃的手掌,也是悬停在那里,半天都没有动弹一下。

  “老爷子,南国数省的各大家族,都已经前去万寿山了。之前与我们王家合作的一些合作商,也都是纷纷撤资,向万寿山靠拢。老爷子,我们怎么办?您拿个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