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马烈风两人坐了一会,付过钱后,两人双双去了马家,马家下人知道马家叶家共穿一条裤子,见上叶辰,立刻哈腰点头讨好,姑爷前,姑爷后的称呼。

叶辰心情好,对一路上称呼他姑爷的下人打招呼,本来那下人很多就是叶辰的粉丝,得道也别想的打招呼,好好中了几百万般开心。

带上叶辰来到了马小玲一家的住处,马烈风要回去看儿子,告辞了叶辰。

然而马烈风离开后,叶辰迫不及待看马小玲,直奔二楼,而马小玲看到叶辰上来的一刻,脸上仍然平淡不已,没有半点喜怒哀乐,自顾自的读书。

被关在房里这段时间,不可以上网,不可以打电话,除去一天三餐有人送上门,不是看电视就是看书睡觉。

平时马小玲没事做,专门拿马烈风书房的书阅读,消耗时间。

“我来了,你不应该给我倒杯茶么?”叶辰坐下后,沉着一张脸,他们好歹明天结婚,马小玲仍对他不加以言辞,是不是太过分了?

马小玲指向桌上的茶壶,清冷的道:“茶在那边,自己倒。”

自从马小玲被父母安全威胁回来后,从没给马家大部分人好脸色,神色冰冷,一脸冷漠,仿佛不可亵渎的天山雪莲般高高在上,让人难以接近。

不论是马家,还是叶辰,没有人值得马小玲微笑对待,更不要说给叶辰倒杯茶,不弄死叶辰就算不错了。

叶辰有种肺都要炸的感觉,马小玲这女人实在太不识时务,面对未婚夫到来,倒杯茶怎么了,哪怕面对到来的朋友,也得倒杯茶,更何况未婚夫?

现在马小玲完全拿叶辰当回事,叶辰快要憋死了。

如果不是希望叶尘看到他叶辰和马小玲洞房花烛,他现在就办了马小玲,要马小玲好像条狗般听话。

“马小玲,我好歹是你未婚夫,你未来老公,你什么态度?”叶辰怒火中烧,重重的拍打桌子,“作为未婚妻,给未婚夫倒杯茶怎么了,很难为你?”

“还是说,你他么的贱女人,因为我不是叶尘那杂种,你不给我倒茶?”叶辰震怒,恨不得给马小玲两巴掌。

叶辰以为这次过来,马小玲会看在父母被抓的份上虚与蛇委,然而没有这么做不说,相反马小玲完全不给面子,一直盯着书看,拿叶辰当透明。

马小玲对叶辰的震怒置之不理,悠哉悠哉的翻动论语书的下一页,津津有味的看起来,仿佛本书比叶辰更有吸引力。

“看看看,看个屁!”爆粗后,叶辰实在忍不住,抢夺论语,撕拉撕拉的撕碎本书,将书本碎片用力扔向马小玲,“你个给脸不要脸的贱女人,不要指望叶尘那杂种有办法救你,他明天敢来,我有一百种办法,要他生不如死!”

“至于你,嫁给我后,看我怎么折磨你,要你成为我叶辰的女奴,成为我的狗...”

“好好珍惜你最后的一天安乐日子。”

叶辰冷笑连连,拂袖而去。

以前,叶辰的确对马小玲很好,哪怕当舔狗都愿意,可惜叶辰知道,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马小玲从不对他假以言辞,叶辰以后每晚上,要好好羞辱马小玲。

叶辰离开后,马小玲蹲下默默地收拾被撕碎的论语,一片一片的收拾起来,这本书她还没看完呢,不过书本已经七零八落,可能是看不完了。

加上明天就是出嫁的日子,马小玲想看书都没有机会,到了叶家那边,叶辰指不定用难以想象的办法折磨马小玲。

马小玲收拾残页,突然发现一双腿出现眼前,她没有看对方是谁,冰冷的道:“马烈风,我说了,就算死,绝不给你人工智能,你死心吧!”

话音落下,马小玲被人拽着手臂,整个人提起来,马小玲已经做好被抽的准备,反正这些天,没少被马家人抽她巴掌,她已经习惯了。

被人搂住了?

马小玲一阵茫然,来人不是问要人工智能的马烈风吗,难道是去而复返的叶辰,要霸王硬上弓?

不对,这味道很熟悉,绝不是叶辰!

难道...

“傻女人,让你受苦了...”

熟悉到震撼灵魂的声音落下,马小玲这些天以来的坚强不屈,瞬间崩塌,眼眸泛红,泪水就像缺堤的洪水倾泻而下,滑过脸庞时,宛如断线的珍珠,不断落下。

马小玲顾不得手上的书本碎片,撒手后,紧紧搂着对方,非常用力,生怕对方下一秒会跑了去一般。

不过马小玲反应过来,很快就松开搂着的人,泪眼婆娑的看着对方,“傻瓜,你进来干什么,不知道很危险吗?要是有人发现,恐怕你...”

“这天地,没有地方是我叶尘去不了的,除了回去母亲肚里回炉重做。”叶尘满脸柔情的为马小玲抹去泪水,但马小玲却忍不住噗嗤的笑了起来。

如今充满女人味,诱人到了极点的马小玲,一个迷人的笑容,令整个房间都要失色。

“你这无耻之徒说话还是没变,煞风景!”马小玲好像恋爱中的小女生一般,粉嫩的拳头,轻轻捶打叶尘胸膛。

叶尘的话煞风景不假,但她没有生气。

她知道叶尘故意逗她笑,放轻松。

“情趣,这是情趣懂不?”叶尘强调了两遍。

“哪里叫情趣了?明明是恶趣味。”

“好好好!我老婆说是恶趣味,就是恶趣味。”

“这还差不多...”马小玲摆出一副小女生姿态,对叶尘撒娇。

两人一段时间没见,说不想念对方,绝对是假的。

两人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有了夫妻之实,感情更进一步,谁都没想到,马小玲被软禁,被威胁嫁给叶辰,如今再次见面,两人的感情又上一层楼!

马小玲怔怔的盯着叶尘,满脸深情的道:“这些天,我一直想你,想知道你的情况,我担心你出事,我担心得要疯了。现在看到你没事,我心里踏实。”

“老公...”

“爸妈那边,我安排了人行动。”叶尘仿佛知道马小玲说什么一般,打断马小玲的话,残忍一笑,“不管叶辰,马烈风两个废物用什么计谋算计,到了明天,你老公会将其一拳打爆!”

“至于那个景岳恒,即便他突破了新境界,我都会叫他知道,我叶尘的女人,不是这么好欺负...”

叶尘身上散发可怕的气势,这话不是安慰马小玲,是叶尘有绝对的信心,打爆突破新境界的景岳恒,摧毁叶辰马烈风两人的后台,要两人绝望。

“我相信你!”马小玲不再做无谓的想法,踮起脚尖亲吻叶尘。

叶尘既然有底气救她,那叶尘肯定有办法,她越来越期待明天的婚礼。

“你刚才一脸的不相信,让我不开心。”叶尘拦腰抱起马小玲,走进房间,“为夫要给你小小的惩戒,你这傻女人可有意见?”

“什么惩戒?”马小玲装疯卖傻。

“夫妻之间,生孩子那档事情。”

“这里...这里是马家,你疯啦?”

“你老公好好的,怎能诅咒你老公疯了呢!”

被叶尘放床上,马小玲脸色羞红,几乎可以滴出水,“不是啊,稍后有人来怎么办?被人看到你,你会出事的。”

给马小玲盖上被子,叶尘坐床边轻度马小玲俏脸,“别说话,听我的,乖乖睡一个好觉,养足精神,明天看你老公大杀四方,灭杀一切魑魅魍魉!”

叶尘好歹是一个中医,通过望闻问切的望自然看出马小玲这些天没休息好,如今有他在身边,马小玲可以好好的休息一番。

马小玲点点头,闭上双眼一脸微笑的睡觉。

有叶尘在身边,是她睡得最安稳的时候。

片刻之后,马小玲熟睡后,叶尘轻轻撩拨马小玲凌乱的秀发,傻女人,小爷发誓,你受到的屈辱,明天帮你百倍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