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是神秘莫测,踪迹难寻的无形力量,一面是阴深恐怖,诡谲多变的霸道魔气。

  两方极招,不过呼吸之间,悍然碰撞!

  天地之间,顿起风云变化,空间寸寸破碎,足可见对抗之下,四散余威是何等的变态强横!

  处于肆虐威压中心地带的两人,面色狰狞恐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对方给生吞活剥。

  “小兔崽子,倒是有几分实力,但是,就凭这些小伎俩想对抗吾族,你就是找死!”

  话落,本就强横到与魔气分庭抗衡的恐怖力量,此刻更是散发出无匹气息。

  比之从前,完全是产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剧烈变化。

  哪怕是强如毁天灭地一般的肆虐魔气,此刻面对这般气息暴涨的无形力量,也没了半分优势可言。

  两方之间的僵持状况,仅仅是在呼吸之间就被无情打碎,继而荡然无存。

  无形力量汹涌爆发,席卷天地之间,硬生生将魔气威压给逼退,寸寸破碎。

  “要你死,小兔崽子!”

  胜负已分,老家伙恶狠狠开口,催动无上力量,势如奔雷,所向披靡,欲毁灭一切。

  顽强抵抗的无上魔气,终是达到临界点,似银幕镜璧般,裂纹四散蔓延,继而破碎飞溅。

  同一时刻,摧枯拉朽而来的恐怖力量,将林玄给无情吞噬。

  就连周遭空间都无法幸免于难,化作一片黑暗虚空。

  就在老家伙以为此事了结时,身形却在突然间爆退,周身妖气腾涌缭绕,继而极速挥掌,无情轰出!

  面前虚空,涟漪弥漫,刹那间四分五裂,妖气腾涌,亦是一掌,悍然坠落。

  两人对掌,妖气纠缠吞噬,片刻之后,皆是爆退。

  看着面前冷笑着的林玄,老家伙脸色再添一分谨慎。

  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小兔崽子,出手狠辣,丝毫不拖泥带水。

  哪怕比之半神境千年之久的老怪物,也丝毫不让。

  心智之妖,更是世间少有,可以说是他此生遇见过的最强敌手!

  潜行虚空之中,虽说苍澜玉坠不在身上,无法进行完美隐匿。

  但交手呼吸之间的事情,老家伙居然都能够察觉到,甚至于进行反击,果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一时间,各怀鬼胎的两人,默契的选择停手,没有将死斗给继续进行下去。

  老家伙浑身紧绷,不敢有丝毫懈怠,林玄的强横程度,已经是达到能够斩杀他的层次。

  若是将之小觑,轻则战败负伤,重则灰飞烟灭,就如同之前那两名长老一样,死状凄惨。

  林玄双手付于身后,在隐晦之际,黑芒,白芒,妖气,三方力量爆发,没入空间之中,踪迹难寻分毫。

  “林小子,动手!”

  怒吼充斥无尽杀气,就如同天雷炸裂一般,传荡整片天际,久久不曾退去。

  闻言,林小子嘴角一挑,轻蔑笑容漠然浮现。

  掌风横扫之间,天炎火芒破空而出,瞬间化作滔天火海,欲要焚灭一切存在。

  另一面,天玄周遭,无尽火海席卷汹涌,下一刻,同江流倾泻一般,无匹坠落。

  腹背受敌,危险无比之际,老家伙虽然面带些许惊讶,但并没有过多的畏惧之意。

  比之于林玄的轻蔑,他反而是面容似笑非笑,不知道想要干些什么。

  就在两方火海交织漫天灵力,肆虐腾涌,夹击而来时,一抹火光突然自老家伙掌心之上爆发。

  “轰!”惊天巨响之下,老家伙也好,那抹神秘火光也罢,全部都在一瞬间消失。

  这般诡异场景,林玄反而是变的异常谨慎,不放过任何一个古怪之处。

  但废尽千辛万苦,他似乎并没有发现丝毫端倪。

  突然间,他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双眸骤缩,卷动漫天魔气,向天玄极速冲出。

  同时大喊起来,让他什么都不要,速速离开!

  两人虽然联手对敌异常默契,但老家伙如此这般便灰飞烟灭,显然是太不正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加上整片宗门被困天囚笼所困,无法逃出生天。

  老家伙若是不死,他们两人将会是首要目标。

  只有灵魂状态的天玄,将会是首当其冲。

  林玄虽然出言提醒,但显然是为时晚矣。

  不过踏出数步而已,天玄周遭空间就被无情撕裂,妖气洪流汹涌而出!

  仅仅在瞬息之间,他就被无情击溃。

  霸道力量弥漫周身,妄图将他给吞噬,之后狠狠砸落在地,溅起漫天烟尘。

  最后关头天玄有所抵抗,虽然周身灵光暗淡,随时都有可能烟消云散,但并没有灭亡!

  见此一幕,老家伙涌动无上妖气,踏空而来,就欲先行动手,将他给无情灭杀!

  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得一切,林玄尽收眼底,手中噬魂爆鸣,噬血妖纹汹涌而出。

  唯见天际之上,腥红血光铺天盖地,化作阵阵红芒,皆是破空而出。

  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气息涣散萎靡的天玄!

  噬血妖纹已出,林玄并没有打算停手的意思,掌中金光悍然爆发,梵引天灭无情爆射!

  金色光柱交织噬灵妖纹,两方恐怖攻击,无情轰出!

  察觉到身后霸道力量狂暴四溢,老家伙唯有收手,转身,一掌气势惊天。

  梵引天灭瞬间就被这般霸道力量给死死阻拦,与之凶狠交锋!

  噬灵妖纹却是诡异莫测,居然完全将之无视,穿身而过,继而在老家伙满脸惊骇之际,没入他神识之中。

  见此一幕,林玄鬼魅一笑,尽显妖邪之色。

  噬灵妖纹疯涌爆发,在老家伙神识之中四散飞溅。

  但凡所见之物,能够吞噬的就吞噬,不能吞噬的就全部都毁灭!

  半神强者,灵魂强度显然不会是一般货色,纵使噬灵妖纹将他神识搅和的天翻地覆,脸上也没有半分惧色。

  “小兔嵬子,没想到妖器噬魂居然会落在你手里!”

  突然之间,他话风一转,杀意凌冽!

  “不过,区区灵魂攻击而已,真以为小爷没有办法吗!”

  见他这般自大狂妄的模样,林玄却是一脸不屑。

  “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