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躺在床上,用手把眼前的女人的脑袋使劲朝自己胯下按,这女人也会意,脸上十分陶醉的样子。其实李守银和任渣也只是利益关系而已,李守银是警察局的局长,刚好负责任渣那一带的,每个月任渣都会送上一笔蛮可观的金钱,而且任渣一有新货(小姐)都会第一个通知李守银而换来的就是对任渣那一带一只眼开一只眼闭。

  “是这样的,一个小子把我母亲撞了,我想你以交通肇事逃逸的罪名把他抓回来,然后让他赔钱给我。而且这家伙和我有点过节,最好是让他赔完钱还进看守所那种。”任渣见李守银肯帮,心里松了一口气。

  最新章“!节0上酷‘,匠网

  “渣兄,你这不是让我以权谋私吗?我可是国家公务员,秉公执法是我的职责!这样不太好吧!”李守银慢悠悠的说道。

  任渣立刻明白了李守银的意思,刚开始还以为他不用好处呢,没想到,狗改不了吃屎啊。想了想说道:“银哥,我这里刚来一批货哦,个个都是雏哦。要不,我叫她们今晚都去你哪”

  李守银听到还是雏立刻兴奋起来了。但还是慢悠悠的说道:“哎呀,渣兄,你看,我们关系那么好,帮就帮你吧,不过我手下那批兄弟活得也要费用的啊,你看?”

  任渣听到都快气疯了,但又由于不能得罪他问题,除了自己在这一带不用混的,如果连自己的地盘都管不住,估计位置也会被帮派撤下来。忍忍说道:“行。等这小子赔钱了,我给一半你们当辛苦费。”

  李守银听到之后,才会心一笑说道:“行,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任渣和李守银挂完电话之后,任母赶紧问道:“怎样,怎样。”

  “搞定了,不过就是给了一大笔好处他。”任渣想起这个,就把李守银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了。

  “没事,最重要是解决这小子,不然万一这小子找你报仇的话,你就麻烦了。”任母担忧自己的儿子道。如果换成其他人,可能任母也不屑这样做,最多就是耍无赖要他赔点钱而已。但是只要有关于他儿子的,而且对他儿子有坏处的,任母都会不折手段的解决掉他。

  再把镜头转回我这边来“想什么,我在问你话呢”这中年警察见我不回答,再次拍桌子叫道。。现在大家看到这也知道这中年警察是谁了吧。没错,正是你手淫,不好意思,打错字了,是李守银局长才对。

  “没有,我只是救哪位老奶奶而已。相信案发现场应该有监控视频或者证人可以证明我的。”我猜到是任渣陷害我的多多少少语气都有点重。。只是此时此刻,我都还不知道,这面前这警察也跟任渣有一腿。如果知道的话,打死我都保持沉默了,拖到家人来再说。

  “你是警察,还是我警察,我用的你教我办案?”李守银见我语气有点重,就脾气就更加火爆了。

  “我记得,你带我过来的时候,是跟我说是协助调查吧?那么,请问,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真的是逃逸了吗?第一,你可以先检查我的车子,看看有没有划痕。第二,你可以去看看监控视频,事情一清二楚。”我感觉这警察摆明是要我认了这黑锅的样子,我立刻警惕了起来说道。

  李守银见我好像稍微我懂一点法律的样子不由得紧张起来。然后用手狠狠的拍在桌子上,语气暴戾的吼道:“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难道你想屈打成招吗?”看着这警察态度,我已经很清楚他要冤枉我了。百分百与任渣有一腿的,不然随意调查一下就知道不是我了。

  李守银见我说中他心中的小心思直接对旁边的女警说道:“你先给我出去。”

  “局长,这有点不妥吧。”女警看着李守银的样子都纳闷,都没调查清楚既然如此保障。

  “我叫你出去就出去。”李守银怒气冲冲指着门口说道。

  女警听到了哪敢不听,只好快速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把门关上了。这下房间就剩下我们两个了。刚听到这中年警察是局长的时候我不禁一怕。如果是局长,估计要我进看守所分分钟的事情吧。

  李守银怒气冲冲的从身上拿出手铐就想上前拷我,我怎么会让他得逞呢,李守银都快四十多岁了,无论是体力还是身体的灵活性都比不上我被X改造的身体吧。无论李守银怎样想抓住我,我都轻易躲开了。而李守银就开始气喘吁吁的了。这下李守银可不干了,见怎样抓我都抓不到,而自己却累死了。直接掏出枪对着我。

  “局长,你这样还有王法吗?”我见局长都掏出枪来了,我哪里还敢跑,偷偷把手伸进口袋里按了录音说道。

  “王法?你觉得,在这派出所谁还比我最大吗?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李守银嚣张的说道“既然你在这是最大,那你也不用抢指着我吧。小心枪走火”我冷静了一下心态说道。我不敢肯定他是否敢开枪,万一开枪了说是枪走火我岂不是白死?我可不相信我的眼睛已经提高了,但能躲过子弹“你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李守银见我怕了之后得意的说道。

  “我不跑,你都最大咯。”我直接拉开椅子坐下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刚刚老老实实不就好咯,无需受那么多罪咯”李守银一拳打在我心口说道。

  “局长,老实说吧,那任渣给你多少好处,让你这样对我。”我直接问道重点。也在桌子敲了两声。也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和任渣有一腿的,如果真有一腿,钱是最容易解决办法了。

  李守银见我直接说出来了,不由心中害怕了一下。

  “老实承认了吧,我已经全都知道了。”我再次敲了敲桌子说道李守银想了想还是装傻的说道:“我不懂你说什么。”

  “我救的老奶奶就是任渣的母亲,而你一个堂堂的局长既然亲自来审我的案子,你还真当我是傻子”我满不在乎的说道,然后再敲了敲桌子说道。

  “小子,我建议你不要乱说话,你可知道你现在是污蔑征服官员?”李守银装正义的说道。

  “让我猜猜,任渣到底给你多少好处?10,20万?”我再次瞧了瞧桌子说道。

  “够了”李守银恼羞成怒的说道。

  “你就老实说把,到底需要多少钱吧”我反正不理会李守银的态度说道。我所要的就是激怒李守银,让他愤怒冲昏了头脑,不懂得思考就行。

  我刚刚就是利用了心理术的痛苦之锚,也就是用他内心和任渣猫腻让他害怕,然后让他不知不觉的说出来。所以每次问一次他就向桌子瞧了瞧,这个动作就等于抛了一个锚。其实跟训练狗的原理一样,如果你想训练狗跟你握手的时候,你就必须每天喂狗狗吃东西的时候要它和你握手。久而久之,狗狗见你那东西给它吃,它自然和你握手了。也幸好,以前对心理就有些研究,没想到这下在这派上用场了。

  “你这小子,我告诉你又如何,没错,任渣确实给了我好处。我看你也是聪明人,乖乖的把钱赔出来,这样,你就少受点罪”李守银此时确实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已经不经过大脑思考了。

  我见李守银上钩了,我心中一喜,但是面上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哦,我又没撞人,干嘛赔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kingH说:

  晚上还有一更,若是没有账号的,麻烦大家用QQ或者贴吧号登陆酷匠网,帮忙点下封面下的「撸撸」和右上角的「追书」,king感激涕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