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俊阴森森咧开嘴巴,那张原本道貌岸然的面孔变得狰狞可怖。

“我是疮疖?呵呵,我就算是疮疖,那也要溃烂掉整个世界。从阳间的东海三礁到西巅昆仑,从冥间的南赡部洲到北境极寒,从天界的三途村界到不周山下,我要让我的流毒遍布全世界。哈哈,我要让所有人记得我,哪怕就是一场噩梦也好,让这些个不配享受三界繁华的人每每想起我都不寒而栗!”

“疯子!”花木木辛辣地讽刺道:“想一想,这数千年之间,竟然是这样一个疯言癫语的人在掌握着九雷生杀,掌握着所谓的‘正义’天庭,可想而知,有多少人无辜死于非命,有多少族群无故遭受了灭顶之灾,有多少真理埋葬在了强权之下!”

“对,我就是疯子!”帝俊阴森森笑道:“正因为我是疯子,所以我才是天才。如果我不是天才,我如何能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捏住了罗卜的命脉?呵呵,要不是钟馗这废物自以为是,你们,全都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鬼医哥哥,这变态什么意思?”小姝翻身走了回来,皱着眉头问道:“他说他掌握着你的命脉……”

木头和刘大进等人也觉有的有些蹊跷。

“老贼,别装神弄鬼了,你不是一手遮天吗?有本事你就和我们战啊,看见呲铁的下场了吗?你将步他的后尘!”刘大进怒斥道。

“是吗?那好啊,你问问罗卜,他肯死吗?他要是肯死,我就先送走他!”帝俊不慌不忙朝我微微一笑道:“罗卜,我们不妨谈个条件。你,退回阳间去,在阳间,你称王称霸,我绝不干涉,当然,你若是非要带走这群虾兵蟹将,我也成全你。可是,你必须把冥界腾出来,这以后就是天界的奴城!”

“想什么呢?我说你这个不要脸的大骚包。你以为你是全球选美小姐呢?是男人都得给你面子?你现在就是个人老珠黄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老鸨子,老子们愿意看你一眼都是抬举你,你还想着和我们睡?我啐!”牛奋一口黄腔,骂骂咧咧道:“你呢,要是现在跪地投降,说不定多吃几粒蓝药片的情况下,老子还能把你当个人,否则你连当卷卫生纸的资格都没有。”

人群中的大老爷们传来一阵窃笑,几个女士则面面相觑,不知道牛奋在说什么。

“罗卜,你这个兄弟的话让我很厌恶,厌恶至极!”帝俊越发愤怒,周身冒出朵朵黑霞,朝我大叫道:“你说话啊,应还是不应?”

“帝俊,你以为让我走到今天的动力会是什么?权力和欲望吗?不,我告诉你,是对你不公的愤怒,和对仇恨的欲念。这幽幽冥道,岂能留给你蓄奴纵恣?”

“也就是说,你下了决心了?”帝俊冷凝道:“你要想好了!这江山可是你打下来的,若是和我一同归去,你将什么都没有了!三个随便拿出来一个都可惊世骇俗的娇妻,阴阳两界的大好江山,还有你从一张符纸积累起来的所有修为和毕生所学,都将付诸东流!”

“有什么没想好的?”我淡然道:“阳间百年,所有的故事都那么精彩,冥间两载,我享受了所以的欢呼和拥簇。我没有任何遗憾!这江山,兽妖有昆仑狐、獳天,草药族有多花蓼家族,灵族又桃都山和琉球岛,阴阳两界有我这么多兄弟,与他们和与我自己有什么不同?从北俱芦洲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想好了会有今天!”

“好,好,好!你决绝,你英武,那我成全你,在你们所有人攻杀我一个人之前,我先瓦解了你的经脉,先杀了你!”帝俊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突然两手朝后虚空一划,从一个小小的结界里拎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这是谁啊?”

“好像是个孩子!还活着!”

“还是个阳间的孩子……”

……

高台之下,一阵窃窃之声。

台上的众人也都错愕地看着被拎在帝俊手中的孩子。

“难道……这就是那两个孩子中的一个?”木头不由得紧张起来!

没错,这孩子的面相上,结合了我和苍颜的所有特点。尽管已经隔了四代,但是明眼人轻而易举就能看见他身上有我的血脉。特别是那左手,也生着小小的六指……

低修为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高修为者此刻不禁都将气血提上了心头。

“相公……”碧瑶瞬间眼眶湿润。

昆仑狐不禁狠狠攥了攥拳头,低声道:“怎么搞的,这孩子还在他的手中!”

吴杨超无比自责地垂下头,低声道:“罗先生,是我无能,没能悄无声息将这孩子找到。”

我一笑,朝众人道:“无妨,大家都不用紧张。战打到这份上,已经够了,剩下就是收拾河山了,就交给你们了,让我带着恶魔离开,倒也是个最好的归宿!”

“还有我!”苍颜拉了拉我的手臂,满眼慷慨道:“我陪你走,不就是血炁子吗?我的血也在这孩子身上,咱们正好相携为伴!”

血炁子,道家失传的阴损之招,单以一滴血,就可以灭人五代辈族。

人间关于血炁子之法最早的记载也是《山海经》中,有神界神兽唤作“炁冲”,此兽善于辨识人血,以一滴血祭它,便会从这滴血的主人延伸五代,所有宗亲,不管妖灵神鬼都会经脉尽失。不过,也有记载说,世上根本就没有炁冲,那炁冲其实就是昊天帝俊的一个化身!

“嘿嘿,算你识相!”帝俊手中拎着那个可怜巴巴的孩子,朝我道:“怎么样?刚才豪言壮语还作数吗?若是你后悔了,请你跪下,咱们还可以商量!”

“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动手吧!这不过就是你的一张底牌,用了也就用了,我罗卜就算不在了,今天你也逃不脱!”我根本不为所动。

“帝俊,你想好了啊!”花木木还是忍不住喝道:“你杀了罗卜,你也死无葬身之地。不如……不如我们在商量……”

“商量个屁!”帝俊咆哮一声道:“现在你们要商量了?早干嘛呢?你们不是狂妄吗?”

“我们可以放你走,放你回天界,你把孩子留下!”昆仑狐道。

“想的美,你这个狡猾的狐狸精!”帝俊笑道:“这可是我的王牌,我放下他我还能走吗?若是想商量,好啊,听我命令,你们在场的乌合之众,先把魔族杀干净,或许我还能放罗卜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