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云鹤苦笑一声道:“罗卜,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成长飞速,这是我一百年前始料未及的!”

“谢谢,我姑且把这当做夸奖!”我淡然道:“隋云鹤,我说过,你对我有恩,小巴蛇走蛟也有你的功劳,所以,我一直都在给你机会。直到现在,我仍然希望你回心转意!”

“回不去了!”隋云鹤摇摇头道:“一个野心家,注定是孤独的,我见不惯他们对你前簇后拥的样子!这不是一个称王称霸者该有的做派,所以,罗卜,我一直并不看好你,谁知道……”

“你觉得称霸者应该是什么样?高高在上,视所有人为蝼蚁?还是冷面铁心,将所有人拒之千里?”我摇头道:“你的狭隘,让你变成了孤家寡人,你的自私,让你体味不到情的意义!不妨告诉你,要不是有苍颜、碧瑶、木头老史他们这些人,你觉得我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是啊,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隋云鹤喃喃道:“可是,罗卜,我不服气,我就不信,你远在千里之外,还能掌控北俱芦洲的事!”

“你不信,那是因为你在心里低估我,就像你刚才说的,你觉得我和兄弟们打成一片不像一个称霸者,所以,你从心里就没有把我当成对手!你所期望的是,我和钟馗争得死去活来,然后,你成为掌控天平倾斜的砝码,无论是我和钟馗谁要胜出,都得先满足你的要求!你一直觉得比所有人都聪明,这恰恰是你愚蠢的地方!”我不屑一顾笑了笑道:“对我你都如此轻视,所以,对我的人你更不入法眼!你可能都没意识到,在北俱芦洲回来的时候,我身边少了两个人!”

叶殇和巩雅文在一旁恍然大悟道:“原来史大哥和阿雅被你留在那就是办这件事去了啊!”

“没错,史刚和阿雅才解封不久,他们对于隋先生的人来说,是生面孔!而且,两人都是冥修鬼身,留在那里以那酒保为线索,悄无声息的办这件事应该不难!”我朝隋云鹤淡然道:“如果我没猜错,我兄弟已经得手了,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见他们了。所以,你没有要挟我的底牌了!”

隋云鹤深感众叛亲离,心如死灰,可是一想到自己城外上有数万魔军,北俱芦洲还有自己这么多年来辛苦经营的大本营就要付诸一炬,顿时一种不甘心的念头又冒了出来!

“罗卜,这次算你胜了,可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咱们后会有期!”

隋云鹤善于逃脱,这个从当初在阳间我就领教过。当时下矿擒拿丹魃,郑铘、周仕权、郁和隋云鹤争锋,隋云鹤可以做到说来就来,说隐就隐。还有几次,这家伙也是神出鬼没,就拿我和苍颜大婚的时候来说,那么多高手,他可以悄无声息就潜入院中……

此刻,隋云鹤丢下一句怨言,身形如飞一般朝着城门关疾驰而去!

这家伙的速度确实快,而且,魔修当年之所以能在四界之中异军突起,就是因为瞬间爆发力确实惊人。隋云鹤的脚步要比万里独行和普通魂闪都快的多!

“隋先生,你走不掉的!”

谁也料到,突然在隋云鹤的去路上闪出一个人来,而且,速度同样之快!两人在空中登时对了一掌,相互退了几十步,隋云鹤又被打了回来,而那边落地的,是被我悄无声息派到城门关上守着的木头!

“是你?”隋云鹤咬牙喝道!

木头淡淡地说道:“是我,隋先生,我如今也是入圣后阶,离半神不过咫尺之遥,和你比,应该差吧!”

“还想走,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刘大进、王旭辉、叶殇和马赛克几个人口中咒骂着围了上去!

隋云鹤微微耸了耸眉头,不屑一顾道:“区区几个后辈,想拦我?”

“咳咳!”我嗤笑道:“隋先生,恐怕让你失望了。如今,他们都在十二神煞之列,有大帝旌旗加持,恐怕你和他们中任何一个人比,都未必占优!”

“我就不信了,难道老子一个堂堂魔界新主,还敌不过几个无名小辈!”隋云鹤气急,腰间一抽,甩出一把拂尘,直奔马赛克而去!

在他眼中,围着自己的四个人中,马赛克应该是修为最低者!所以,集中精力,攻其一端,自己还有逃脱希望!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马赛克并非闪躲,而是手操鬼刀迎了上来!

“我不想杀人,你在逼我!”

隋云鹤咆哮一声,拂尘朝外一甩,朝着马赛克脑门抽打了过去!

老马将鬼刀横起,一个跳步闪开,同时灰烬了一记掌心雷!

杀伤虽然不大,但却将隋云鹤纠缠的死死的!

隋云鹤见一时摆脱不掉,顿时大怒,叫道:“你小心了,我可出招了!”

只见其口中念了一个咒诀,那拂尘自动飞掠上天,就看见一道道光芒一般的紫光玄冰雨点一般朝马赛克打了过去!

“啊!”

马赛克皱了皱眉,脱手留下鬼刀,扯开胸膛衣衫,运气大喊一声道:“火怨狄!”

呜哦……

一声诡鸣,一个伏蛰的火兽飞旋了出去,轰隆一声,火焰炸出了道道彩花,将无数飞来的紫光玄冰遮挡了去……

“怎么会这样!”隋云鹤颓然落地,喃喃道:“你们的成长速度太快了……”

隋云鹤的实力,肯定实在马赛克之上,但是,相差并不太多,尤其是高手之间过招,几乎绝少数有秒杀的机会,所以,马赛克拖住隋云鹤那是轻而易举!隋云鹤见两次突击都失败了,也算认识到了这一点……

就在所有人以为隋云鹤束手就擒的时候,突然看见其身形一转,幻化成了一道黑旋风,伏地就走……

“隋先生,我只能保证,我不杀你!”我看了看天际,运气朝天定,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大声道:“风来!”

呼……

大风骤起,将逃走的黑旋风生生又给拖了回来!

隋云鹤瘫在了地上,哑然瞄着我,其它所有人都同样看着我,目光一模一样,是惊惧,是震撼,是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