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唯R◎一/&正版,JB其=他都L:是盗@b版G0cZ

  当然,这幅机甲倒也不是毫无用处。虽然不可能大规模的推广到百鬼宗众多淬体境修士身上。

  但,相对于那些有钱但怕死,极度珍惜自己性命的王公贵族子弟,倒是一个极好的保命东西。

  杨真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可以包裹全身的钢铁机甲之后,心中想了想之后,开口道:“这幅机甲制作精巧,防御力极强,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好东西,真是大大开阔了杨某的眼界,日后一定可以派上很大的用场。”

  “哈哈!有眼光,不愧是号称为数十年一遇的天才弟子,说起话来就是比某些人中听。”

  鲁姓老者见到杨真夸赞他的机甲,不由的白眉耸动,老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随后,他又十分热情的延揽杨真到一旁,分别介绍了许多其他的精巧机关。

  杨真一一看过,越看下去心中越发的惊叹连连。

  只见,仅仅是在这个房间里被鲁姓老者介绍过的,就有不用牛牵马拉,便可以通过转轮牵引之力,而自动奔走的‘三轮车’。还有可以重复简单动作的机器人,只需要一枚灵石便可以长久驱动。

  有能飞天的螺旋桨机器,还有能自动点火的小型隧石打火机。

  除此之外,最令杨真动容的是,便是利用蒸汽力量运作的一个小型纺织机,效率超过了寻常农妇手工劳作的十倍以上。

  这些东西,绝大部分都是划时代意义的精巧机关,能够极大的方便百姓生活。甚至能够大规模的提升社会生产效率。

  对于寻常的修士而言,他们可能只关心打打杀杀方面的事情。或者是,只关心法器的威力强不强,护甲的防御力高不高。

  对于其他的,尤其是眼前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根本不感兴趣。

  可在身为蔡国皇子的杨真眼中,眼前的这一切一切,几乎都是大有用处的好东西。

  杨真恨不得,立刻将这些技术全部转移回国内去,然后立刻大批量的进行研究、开发。

  尤其是那台冒着白色蒸汽的蒸汽机,杨真觉得现在若是能够拿回去,造出个几千台蒸汽纺织机出来,蔡国的服装贸易产业立刻就能干翻周围一群国家。

  “咕咚。”

  杨真暗暗吞咽了一下口水,觉得今天真是来对了地方。

  为啥,这么多宝贝在这里蒙尘了这么久,就没人来进行开发、利用呢?

  原来,杨真只是因为地底深渊的诸多‘矿机’,而对炼金术产生了兴趣。按照杨真的私心,本是准备自行掌握‘矿机’的生产工艺,然后在日后开发‘幽冥鬼域’的时候,自己就可以开发各种矿机,而不必低三下四的恳求他人。

  可如今,杨真觉得,‘炼金术’还真是一个好东西!

  不,准确的说是机关术!

  跟在鲁姓老者的身后,将房间里的诸多发明创造转过来了一圈之后,杨真觉得自己必须要深入研究‘千机坊’的机关术了。

  日后,自己幽冥鬼域的那个基地,能够真正的茁壮强大起来,恐怕就取决于现在。

  念及于此,杨真登时就露出了满脸钦佩之色,对鲁姓老者深深的鞠躬,拱手施了一礼。

  “前辈和诸位师兄弟的发明创造,令晚辈叹为观止,心中也萌发了无穷的向往之心,恨不得立刻留在这里请教学习。若鲁师叔不弃,杨某愿意鞍前马后,追随于鲁师叔一侧,深入学习我们千机坊的炼金术。”

  鲁姓老者闻言,则是大喜!

  “阁下果然跟其他的修士大为不同!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些机关真正价值的人!似以往的那群修士,一个个只关心法器、护具,各种傀儡、阵法、暗器。可实际上,那些东西都只是枝蔓末技,真正的炼金术师,应该是心怀苍生、顾念着芸芸众生,原以为全天下之人谋求福利和变革的人!杨真师侄,你可愿意随我一起研究这些可以造福苍生的炼金术?”

  “晚辈愿意!”

  杨真想也不想,立刻毫不迟疑的答应下来。

  “好,好!”

  鲁姓老者喜得满脸通红,好似喝醉了酒一样,他一把攥住了杨真的手臂,道:“今日难得,竟然能够喜获佳徒!来来来,我带你去三楼痛饮一番。”

  杨真原本心中也是十分欣喜的,可一听要喝酒,面色就有些不自然了。

  “这个,鲁师叔,喝酒倒是不着急,我们下次可以再开怀畅饮。今天嘛……”杨真面有难色。

  鲁姓老者却有些奇怪,他看了杨真一眼之后,忽的凑了过来,在杨真身上嗅了嗅。

  旋即,他面色有些古怪的道:“你来之前,在山下坊市喝酒了?怎么会带着一身的酒气?”

  “这个嘛……”

  杨真稍稍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开口道:“其实晚辈上山之前,在山道处偶遇了白泽前辈,受他的邀请,前往他的居所陪他畅饮了一番。在此之后,我才上山来到了这里。”

  “谁?白泽?”

  鲁姓老者先是一愣,旋即竟然面色古怪的笑出声来。

  “他只不过是个疯言疯语的奇怪魂魄,你理睬他作甚?”

  “疯子?”杨真有些诧异的道,“可我觉得,白泽前辈十分了不起,据他所说,他可是开派祖师的开山大弟子呢!”

  “哈哈,他是开派祖师的开山大弟子?那我还是开派祖师呢!咳咳,开个玩笑。”

  鲁姓老者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连连摆手:“这个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出现在宗门里了,按理说也应该是个年岁极久的家伙。但,他实力弱得很,连一只一阶妖兽都打不过,可谓是逊色到了极点!再者,他说话颠三倒四,从来没有个正经,并且天天守在山下的路口那里骗酒喝,我们天鬼峰一脉的修士,早已经对他见怪不怪了。”

  说到这里,鲁姓老者还特别的看了杨真一眼。

  “他是不是一跟你见面,就跟你讨酒喝,而且还是指名道姓的索要山下坊市的极品花雕酒?”

  杨真闻言一愣。

  “前辈怎么知道?”杨真问道。

  “呵呵,如果我说,这家伙在山道口那边,已经要了上百年的花雕酒,而且都是一模一样的一套说辞,你信不信?”鲁姓老者却似笑非笑的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