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

  听到秦安的提醒,拓天皱眉退去,他当然想强行接战,可那样做,也许会寒了行宫内学员的心。

  此行为了秦安,他调离了联院内上千尊者精锐,这已经落了一些口舌,此刻若是再强行御行宫接战,的确会陷入不利的舆论局面。

  酷匠网)首-l发@√0A}

  拓天深深地看了秦安一眼,而后将行宫交由其他学员催动,只身一人从行宫中杀了出来。

  不能以行宫硬接,但他本人出手,这样便不会留下任何话柄。

  雷道场域置于身前,拓天与玄冰寒龙狠狠撞在了一起。

  那一撞直令虚空崩碎,连天地也仿佛在颤抖。

  “轰!”

  隆隆巨响中,拓天的身躯倒飞了出去。

  三年半前那场围杀引发的帝战中,拓天已经受了不轻的道伤,如今仓促应对一头修为并不弱于自己的玄冰寒龙,而且还是在这冰川之地,他相当于完完全全落在了下风。

  “拓天前辈!”

  秦安暴吼一声,而后顷刻间施展苍穹变,耀眼的暗红剑光向着玄冰寒龙激斩过去。

  “轰!”

  暗红剑光虽未能重创寒龙,但却使其身躯滞顿,帮拓天营造了脱身的机会。

  “在那里,快!”

  就在这时,天皓派遣的帝者和尊者精锐也好死不死地赶到了这里。

  当他们看到秦安时,仿佛根本没把玄冰寒龙和拓天放在眼里,就那么径直冲杀过来。

  很显然,天皓给他们下了铁令,无论如何也要将秦安抓回去。

  “来得正是时候!”

  秦安看一眼莽撞冲来的人族队伍,这势头比帝级穷奇冲得还猛,还真是不知死活。

  这支队伍是天皓的直属亲卫,秦安没有任何的心慈之意。

  他看一眼拓天,道:“拓天前辈,你先撤!”

  话落,秦安主动迎向玄冰寒龙,他要激怒这头巨龙,然后将怒火迁移到天皓的亲卫队那里。

  “嗷!”

  在秦安接连攻击之下,玄冰寒龙当真怒了,抛开众人不管不顾,直奔秦安冲去。

  见状,秦安太虚步施展到极致,瞬间掠到了天骄的亲卫队中。

  “找死!”

  看到秦安主动攻向自己等人,一名帝者怒斥出手,但他刚冒头,就被秦安后方的玄冰寒龙扑了个正着。

  仅一口,这名人族帝者就被玄冰寒龙咬掉了头颅。

  “啊!”

  阵阵惊慌叫喊响起,直到这个时候,天皓的亲卫队才注意到这头身躯庞大的冰龙,在此之前,他们盲目冲击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玄冰寒龙的躯体之色与冰川实在太相近了,他们还以为那是冰川之中的奇异景观。

  “既然要乱,那就乱个彻底吧!”

  秦安穿梭在亲卫队中,神色之中充斥着疯狂。

  曾几何时,他身在百战联院,甘愿暂放一切仇恨,作为一名学员充当圣战新军的替补。

  混沌剑帝之仇,伯轩血洒生死川之恨,这一切都被他暂时抛在脑后,那个时候,他想的只有阻挡天妖万族,而后再一一清算。

  可直到那一场围杀之战来临,现实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嘴巴,让他清楚,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左右的,天皓那一剑给了他太多教训,阿灵如今还躺在木族的祖木上,他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杀!”

  一记癫狂喝声自秦安口中发出,而后,他毅然祭出炼神鼎,当场开始了大型血祭。

  那一刻,亲卫队的尊者,在他眼中就如同脆弱的草履一般,元胎一一被坐忘经攫取吞噬。

  与此同时,秦安的气息,也正在以一种惊人之势暴涨,仅片刻间,他元胎内的元海再度翻了一番,成功晋升到三重武尊。

  银白之发随风轻扬,那一刻,秦安宛如一尊白发魔神,所过之处,无不是惨绝人寰的屠戮之景。

  望着那道毫不留情斩杀天皓亲卫队的身影,后方所有人族都陷入了沉默,就连拓天也是如此。

  面对天妖万族,秦安都没有下如此狠手,但在对上天皓的亲卫队时,却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戾气。

  由此可见,秦安与天皓之仇结,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

  “鬼啊!”

  看着众多亲卫尸躯枯扁倒在秦安脚下,亲卫队后方的尊者精锐奔溃了,一个个惊恐失色地向后奔逃,哪里还有来时的意气风发。

  “告诉天皓,终有一日,我会取他项上人头!”

  秦安没有追击天皓的亲卫队,但他毫无情绪波澜的声音,却仿佛成为了幽冥一般的存在,让每一个亲卫队尊者都灵魂悸颤。

  “嗷!”

  天皓亲卫队溃不成军地败退,玄冰寒龙立刻将攻击目标转向秦安,但就在这时,远方战场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龙吟,那一刻,向秦安冲杀的玄冰寒龙身躯一震,而后再也顾不上对付秦安,转身向着另一处战场赶去。

  那一声痛苦龙吟正是第一头玄冰寒龙发出,很明显,是那头玄冰寒龙遭到了重创。

  在这两边战场都极度焦灼之时,异变骤生,人形生灵在这一刻突然降临风雪圣山,伺机一击重创了与帝级穷奇等大战的玄冰寒龙。

  “他来了,我们快离开这!”

  拓天同样察觉到了人形生灵的气息,他不想秦安再出现任何意外,便要御动行宫离开。

  “拓天前辈,你带百战联院的人回去吧,我已决心要与天皓应战,此战,就不要牵扯到联院了!”秦安看着远处说道。人形生灵的降临正是他想看到的,如此热闹的局面,他怎么可能不参与。

  “什么话!”

  听到秦安说不牵扯联院,拓天微微生出怒意,“联院和天皓迟早有一战,今日即便你不出手,我也会动手!”拓天面色复杂,他刚刚沉默,是因为发现自己没有秦安那般决绝,看到天皓亲卫队时,他是想出手,但却迟疑了,可迟疑,并不代表他不会出手。

  其实,这三年的恩怨积攒下来,天皓和联院早已容不下对方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即便如此,还是要先带大家离开!”秦安看着拓天,话落又私下传音,说明了自己的计划。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