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高壮的声音后,唐哲在黑暗中看着模糊的身影向前走去,与高壮汇合,当看到高壮第一眼唐哲惊讶的发现,高壮脸上竟然满满的委屈与歉意,用那雄浑带着无尽伤感的声音对唐哲说道:“对不起啊,兄弟,我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掉下去的,当时只顾着自己玩了!”

  看着又高、又壮、比自己大一号、带着满脸委屈的表情,像做错事孩子一样的高壮,唐哲轻轻一笑,旋即顺水推舟,以无限大的肚量和无限厚的脸皮原谅了高壮,不然还能说我自己跑的?!

  高壮一愣,没想到唐哲竟然这么痛快的就原谅了自己,而且眼神中也丝毫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瞬间被唐哲的大度所感动,激动的拉着唐哲,一口一个兄弟的喊着,甚至拉着唐哲就要去磕头拜把子,无尽的热情搞的唐哲老脸发红,也幸亏是在晚上,不然高壮肯定会发现唐哲的异样。

  感受着将自己的手全都包裹住的大手,唐哲无奈的捂着额头,这实在抽不出来啊!口上激动,心中疼痛的说道:“兄弟,兄弟,别激动,等以后找个好时间再结拜,这个要正式!”

  I☆更-;新最快{r上酷匠网0rB

  安抚好激动的高壮后,唐哲暗暗观察着周围,这才发现,这边大约有数百人被抓,其中有男有女,几乎所有人的年龄都在十几岁左右。

  被抓的这些人中,很多都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即便是有修为,也是刚刚迈入修行门槛的化气境!如果现在不是在晚上,能很清晰的看到每个人脸上稚嫩的脸庞。

  看着这些人,唐哲心中不断暗叹,这些人应该是用来血祭的,不知道到时候众人的下场会是什么样子!

  “喂,当时你走后发生了什么?”看完身边的人群后,唐哲向高壮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高壮满脸的兴奋与激动瞬间变成委屈,一双铜铃般的大眼在黑暗中寻找着什么,当没有发现那个消瘦的身影后,恶狠狠的说:“当时我在森林中奔跑,突然有人指着我的鼻子骂,小屁孩你就不能小点动静?看着他那比我小那么多的小身板,再看看我,我能忍?竟敢骂我是小屁孩!”

  “然后,我们两个就干了一架,那一仗打的天昏地暗,山河倒转,斗转星移,最终大战三天三夜,我以微弱的劣势落败,要不是我在森林中奔跑那么长时间,消耗了我几乎所有的体力,他怎么可能打败我?所以,没办法,高手过招,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最后我就在这等你了。”

  听着高壮言简意赅的描述着与自己分离后的遭遇,唐哲努力的提取着有用的信息,要不是看着高壮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自己真的就信了。

  高壮转过头,伸出一只手,握紧拳头,愤怒的说道:“早晚得揍他一顿!”

  看着高壮比自己脑袋还大的拳头,唐哲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高壮,认真的说道:“会有这一天的!”

  “你们两个站起来!”唐哲刚说完,突然一冰冷的声音在高壮身后传来,高壮听着这声音之后,像触电一样,立马站起来。

  看着高壮的样子,唐哲暗道一声不好,但也老老实实的站起来,难不成刚刚说坏话被听到了,来报仇了?

  “都站起来,都站起来,排成一队!”唐哲还在纳闷中,突然传来花荣的声音,花荣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灵力,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朵中,听着花荣的声音,众人迅速站起来并且自觉的站在唐哲身后。

  唐哲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高壮,回头看着一眼望不到尽头,消失在黑暗中的队伍,心中更加好奇,这是要做什么?

  然而就在唐哲郁闷的时候,花荣等人拿着一根绳子,从高壮开始,一个个串起来,所有人像奴隶一样,被绑成一串!

  高大的高壮站在队伍最前方,与后方矮上半截的人群显的有些格格不入,但被绑在队伍前方带路,却又恰当好处,花荣看着长长的队伍,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对高壮说道:“跟我走!”

  “卧槽!凭什么绑我,还让我跟你走?!”看着比自己矮瘦很多的花荣,高壮怒目而视,瞪着铃铛般的眼睛,发出闷雷般的声音,看着前方的花荣。

  “卧槽!”突如其来的声音将花荣吓了一个哆嗦,摔过脸来看着又高又壮的高壮,激起身上的灵力,抬起拳头,盯着高壮怒喝道,“你活腻歪了?!”

  “活腻歪了,怎么了!”高壮一用力将手上的绳子挣断,挥舞着硕大的拳头向花荣冲去。

  身后的众人都提起兴趣刚准备看好戏,就听到“砰砰砰”几声闷响传来,然后众人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壮如小山一样的高壮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向远方。

  “砰”一声,高壮狠狠的砸在身后的一颗树上,那棵树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而后啪的一声不堪重负,最终折断。

  “卧槽!”看着高壮落地的姿势,看着身后断掉的大树,唐哲突然感到脊背发凉,但刚刚发生了什么,难道是花荣在之前和自己的战斗中保存实力了?不可能,花荣肯定没有这个实力!

  甚至就连和高壮对峙的花荣也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啥!

  “绑上!”就在唐哲和大家都在惊讶的时候,一冰冷的声音在刚刚高壮站立的地方传出,众人顺着声音向前看去,只见一身白衣消瘦的男子面无表情的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盯着众人冷冷的说道。

  之前身宽体胖的高壮将白衣男子完完全全挡住,所以没人看到前方的白衣男子。

  看着前方白衣消瘦的男子,唐哲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厉害,这么一下子就将高壮给撂倒了,幸亏当时自己明智,选择了投降,不然不知道自己得多狼狈!

  看着白衣男子,高壮满脸的委屈,任由花荣将自己重新绑上。

  “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唐哲轻轻的对高壮说道,听着唐哲的话,高壮轻轻的点头,再次冷冷的看向花荣。

  花荣看着高壮恶狠狠的目光,满脸的无辜,我招谁惹谁了?

  “走!”当高壮再次被绑上之后,一行人开始缓缓的向前移动。

  唐哲看着队伍最前方,一身白衣冰冷的男子和白衣男子身边一身长衫老者,一股凄凉感不禁在唐哲内心深处升腾而起,有这两个人在自己肯定没法逃走,更别说队伍中每隔一段距离还有几个人跟着看守。

  看着身边全是普通、甚至不会修行的小屁孩,唐哲狠狠的叹一口气,要逃走只能靠自己和高壮,那个回去搬救兵的上官清雪不知道还能不能来,即便是能来,还能找到自己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