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朝英起初,还因为这飞梭的出现,以及石城人马,未经她的允许,擅自调动,而愤怒不已。

  哪怕是汤渊,也不能未经她的允许,便擅自调动石城人马,至少也应该知会她一声才是。

  可当他在飞梭,看到一身火红战甲的汤天俊时,忽然明白了什么,再也愤怒不起来了。

  飞梭上的人,有许多身穿新式战甲,这些新式战甲,全都是清一色的道器,他们的战甲是道器,武器也是道器。

  飞梭上,七万人马,便是石城新扩充的虎贲,而这七万人中,只有七千是身着新式战甲的。

  虽然剩余的六万三没有新式战甲,但他们的储物戒里,却都塞满了各种丹药。

  除了天级的天神丹之外,便是各种恢复灵力和疗伤的丹药,甚至连圣灵丹这种丹药,也是人手一颗。

  如此装备,便是妖族的近卫军,修罗血侍,也不可能比得上。

  怕也只有神族金甲,才能够娉美。

  李朝英虽然不知道叶天泽,是如何将这七万虎贲,不动声色的从山上和山下,做了个对调。

  但她此刻却明白,为什么叶天泽说天塌不下来了。

  随着飞梭疾驰而去,在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尾迹,并迅速消失,李朝英不由咽起了口水。

  不但是她,城内的常备军,乃至一些还留在城内的强者,也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

  他们无法平静,是因为这快的让他们无言以对的飞梭,是因为那些新式的战甲,也是因为他们此去的方向。

  明摆着不是去山上,而是去五百里禁区的各大联盟据点啊。

  “这是要釜底抽薪啊!”李朝英总算明白了叶天泽的盘算。

  你三大联盟,把精锐都派到了山上,后方自然空虚,而我最精锐的人马,却已经来到了后方。

  等你山上反应过来是,山下的仗怕早就打完了。

  “以这飞梭,如此快的速度,怕是半个时辰都不用,就能赶到五大联盟的据点,以如此速度,等到联盟留守据点的人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各个击破了!”

  李朝英知道,釜底抽薪,这是一招险棋。

  可任何人用,都由可能会满盘皆输,在这种局面下,甚至是一招蠢棋,可叶天泽用出来,就完全不一样。

  因为他调换了山上的精锐,因为他的精锐,穿上了道器,因为他有这速度比起寻常飞梭,快上十倍的奇怪飞梭。

  事实上,李朝英也低估了凌云梭的速度。

  汤渊的催动下,连半个时辰都不到,他们便来到了五大联盟的第一个联盟级据点。

  这是属于御龙联盟下,一个超一流势力的联盟据点,而此刻据点里的强者,都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只见一道光,自远处闪现而至,而后一艘巨大的飞梭,便横在了他们据点的上空。

  狰狞的飞梭上,篆刻着密密麻麻的阵纹,阵纹闪动着流光,如同一头洪荒巨兽。

  见到这飞梭出现,据点内将近五千名强者都呆住了,但他们反应不慢,立即启动了防御大阵,床弩迅速发射。

  可这床弩的弩箭,打在飞梭上,就跟挠痒痒死的,被阵纹弹了回来。

  随后,汤渊握住劈柴刀,一刀下去,在半步帝境面前,这联盟级防御阵法,土崩瓦解。

  火部、雷部、风部、水部……

  七万大军自飞梭中,鱼贯而出,他们展开仙之翼,发出“呜吼”的声音,伴随着庞大的灵威,冲了下去。

  “石城……虎贲!”镇守据点的强者脸色大变。

  他们都听过虎贲的威名,石城有七千虎贲,一路杀到山上,战无不胜,这虎贲可全都是曾经的虎卫调教出来的。

  而那些虎卫,可是正面击败神族金甲的虎狼猛士!

  如今这里不是七千,这是千万,乌压压的遮天蔽日,最让这镇守强者感觉到崩溃的是,七部中为首的千人,清一色的道器在手。

  据点内的五千强者,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只有那些头头们在危机的驱使下抵抗。

  剩下的人早就被吓得瘫软,不到片刻间,随着那些头头们被斩杀,剩余的四千余强者便投降了。

  汤渊一声令下,直接将据点的阵法和防御攻势破掉,而后迅速将资源劫掠一空,便扬长而去。

  剩下的四千强者,看到这被夷为平地,资源被劫掠一空地方,都像是做梦一样。

  他们唯一不理解的是,为什么石城的人不杀他们,照着他们的性子,肯定会杀他们一个干净。

  清醒的人,立即前去其它据点报信。

  然而,当他们赶到其它据点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应该存在的据点,早已经被夷为平地,只剩下一群还在懵逼当中的强者,垂头丧气,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这才明白,那飞梭很快,快的等他们赶到的时候,人家似乎灭了几个据点,走了几个来回。

  如果三大联盟所有势力联合在一起,汤渊还真得费上一番功夫。

  可惜,如今三大联盟的精锐,全都派往了山上,留守据点的人马,连汤渊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据点内的强者,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人来袭击他们,而且还是将近十倍于他们的人马。

  如此,虎贲横扫而过,不到三个时辰,便夷平了大大小小的据点十五个,斩杀各大势力强者数千人。

  当然,这数千人,全都是据点里那些冥顽不灵,想要殊死搏杀的,汤渊虽然可怜他们的勇气,却不会留手。

  然而,汤渊并不知道,李朝英几乎是在他离开不久,便将石城剩余的三万人马,聚集了两万。

  她也顾不得军团不允许动用飞梭的禁令,将这两万人送上了五艘飞梭,浩浩荡荡的朝联盟据点出发了。

  当她到达这些联盟据点时,正如她所料的一般,据点已经被夷平了。

  但那些强者却还存在,他们有的在叫骂,有的在议论,看到突然出现的五艘飞梭,还以为是援军来了,当即凑了上来。

  李朝英站在最前面的飞梭上,一声令下:“杀!”

  两万人鱼贯而出,杀的这些据点的人,直接崩溃。

  但李朝英并没有把他们杀光,只是将他们清洗了一轮,那些各大势力的嫡系,全都被李朝英砍杀,李朝英同样没有收容俘虏的意思,杀完了就走,她知道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而这些事情是必须做的,汤渊实力强大,可他的心不够狠,既然汤渊不愿做,那就得由她来做,这就是他存在的意义。

  如果不清洗一轮,日后这些嫡系,依然会忠于他们的势力,再次凝聚成一股,只是时间问题。

  李朝英已经明白了叶天泽要做什么,既然是釜底抽薪,那就不要手软,要抽了五大联盟的筋才好。

  如此,他们连报复的根基都不再有,石城的位置,便彻底安稳。

  既是撕破了脸,哪里还有情面可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