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桶金

  “大叔……我们是要走回去吗?没带钱包哎……”周星煜弱弱地问了一句自己最不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万一这老家伙哪根神经不对,冒出一句咱们跑回去吧,正好是当成训练了,自己怎么办?!

  老道的道袍里面不知道弄了什么轻身术还是反重力术的阵法,自己可没有这待遇。

  “到火车站,买票,坐火车,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动?棒子你是第一次出远门?不对啊……上次不是坐了飞机来着?”观弈山人一边走一边疑惑地看着周星煜,似乎在奇怪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

  尼玛小爷能不问清楚吗?!这么简单的事情?!您老人家可是和我一样,浑身上下连个毛票都没有!买个毛的票啊?!

  “可是……我们没有钱……也没有钱包……更没有手机可以联系大师兄啊……”周星煜越来越着急了,跟着猪一样的队友真是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操心啊。

  “解决的办法很多啦!骚年你好好动动脑子……”观弈山人笑了笑,自己停顿了一下又说道:“算了,你动脑子还是想不出来的,直接告诉你吧。”

  “你要要说我满脑子浆糊吧?!”周星煜一头黑线,这才几句没有打击自己,又开始了。

  “难道不是吗?那你给我随便说个解决的办法吧,这世上那么多没钱没手机的人,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该去哪儿就去哪儿。”观弈山人把双手一背,慢条斯理地踱起了小方步,只不过这个频率虽然很慢,但是每一步之间的距离远超出了普通人一步能迈出的极限……谁家一个小方步能迈出去两米多啊?!游戏卡了吧?!老道士开挂了吧?!

  跟这帮已经算不上人类的朋友在一起,周星煜总有一种玩完全模拟现实游戏的一种感觉,难道穿越和获得能力的不是众位朋友,反而是自己这个刚得到超能力的普通人?!

  或者自己是某个模拟现实游戏的玩家,自己获得超能力之前的那些记忆都是系统赋予的,并不是自己的真实经历?!

  “随便想个办法……实在想不起来……”周星煜挠了挠头,觉得这个问题和思索自己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一样困难,毫无经验可以借鉴。

  “不是吧?棒子你不是喜欢看电视连续剧吗?里面各种卖身葬父的桥段都已经用滥了,你居然想不到?”观弈山人假装非常吃惊的样子开始教训周星煜,似乎这个主意出来之后,卖身葬父葬的不是他一样。

  “卖身葬父……”周星煜一头黑线,自己豁出去肯定没问题,但是……大叔你确认自己能演好那个亡父吗?!大叔你真的豁得出去吗?!

  “没错啊,不过……万一人家戳我一刀就不好办了,要不还是改成老父重病,求助各位爱心人士赞助路费回老家安葬老父好了……”观弈山人丝毫不介意自己扮演病危的老人,大不了就是躺在那里不动弹嘛。

  “那就是说,您老人家躺在那里睡大觉,然后小爷装个孝子跪在那里磕头求赞助?!”这么开阔的思路,周星煜真实开了眼界了,看不出堂堂的大学教授,居然用这种方式来回家。

  “那是为了帮你一起回去,否则贫道只需要在这广场上面举个小牌牌,就会有便衣直接带着贫道上专车了。”观弈山人神秘地说道,似乎这个方法不可外传。

  “什么专车?为什么你可以小爷却不可以?”周星煜好奇心立刻被勾起来了,想不到居然在帝都的广场上面还有这等免费的好事?!

  “不告诉你!你不行的原因是因为你没带身份证!怎么样?过于依赖你大师兄的超能力,现在没办法了吧?!”观弈山人得意洋洋地冲着周星煜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身份证,周星煜眼尖看到上面的名字居然真的是“慕容燕”!

  “有身份证就可以做免费的专车?我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周星煜觉得观弈山人是在骗人,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哦,那是你对这个社会的事情不太了解……骚年你读书太多,该出来走一走。”观弈山人显然不想教会小孩子怎么利用这个制度的空子,没有继续讲到底怎么操作让专车送自己回家的事情,手臂向前一挥对着周星煜说道:“骚年看前面!火车站不远了!”

  骗人!什么都看不见!还不知道火车站在几公里之外呢!

  就在周星煜觉得观弈山人是骗人的时候,他们又向前走了三个路口之后向南拐了个弯才看到火车站……尼玛刚才小爷就知道你在骗人!足足三公里的路程!

  快到火车站的时候,两人走过一个天桥,观弈山人拍了拍周星煜的肩膀,示意他把小西装脱下来。

  “为啥?”周星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么冷的天,还让小爷把小西装脱下来?让不让人活了?!本来穿的衣服就不多,要不是有太阳晒着,自己早就冻僵了。

  最☆新Y章o节=上JY酷匠D¤网

  “难道你希望用你病重的老父亲的衣服来写求助信?!别人看到你穿得人模狗样的,也不会给你什么赞助的。”观弈山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把周星煜的小西装脱下来了。

  里面向外一翻,嘿,正好,白色的里子,用来写什么求助信正合适!

  周星煜虽然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小西装,但是想想大叔说的确实有点道理,你说自己的父亲重病躺在那里,自己还能衣着光鲜的求助,旁边的老父亲还光着身子,说不过去啊……换成自己也不会给钱的。

  可是现在让自己脱了上衣……确实又好冷啊!

  为什么不能是老父卖身给得了绝症的儿子治病啊?!让小爷躺在那里好了!大叔你脱了道袍写什么求助信吧!

  周星煜想到这里,邪恶地一笑,拦着了正准备把小西装铺在地上的观弈山人,一字一顿地说道:“要不……我们试试老父求助拯救绝症的儿子这一戏码?”

  说完,周星煜伸手急于要把小西装再穿回自己身上。

  “得了吧!棒子就你那健康的小身板儿,躺那儿都是D罩杯的大胸肌,你让谁认为你是得了什么绝症的?!”观弈山人伸手又把小西装夺了过来,非常鄙视周星煜这种先天条件不足的想法,不过他干瘦干瘦的面庞,加上早上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没洗脸没梳头,现在头发一片杂乱,看起来就跟得了绝症的差不多,至少在外貌条件上比周星煜合格多了。

  周星煜无奈地停住了自己的双手,眼睁睁地看着观弈山人把小西装铺在了天桥的地面上。

  接着观弈山人对周星煜说:“来,趁着人少,贫道先躺下了,你咬破手指自己琢磨一下怎么写个情真意切的血书出来吧。”

  话音刚落,观弈山人从道袍的袖子里面不知道怎么掏出一个小枕头来!

  尼玛这还自带全套住宿装备的?!大叔你有没有带个折叠床在你袖子里?!开了多啦A梦的四次元口袋外挂了吧?!

  此时天桥上说人少也不少,只不过反正也不用指望这些刚刚路过的人施舍给自己什么金钱,周星煜硬着头皮顶着众人的目光坐了下来。

  观弈山人居然就这么直挺挺地躺下了?!居然还晒着太阳就这么准备睡着了?!

  “啊对了!去台烟市的火车是下午四点半左右的,棒子你得抓紧时间,我们得预留出来半个小时去买票和上车!”观弈山人突然张开嘴对着周星煜说了一句,声音之大以至于吓了周星煜一大跳,差点从地面上又跳起来。

  尼玛连火车几点开你都查清楚了,就是不带个买火车票的钱!

  “啊对了,大叔,去台烟市的火车票多少钱?”周星煜觉得如果能淘到两张站票的钱就赶紧收摊走人,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没多少,一百二十多块钱吧,硬卧两百多,软卧三百多,咱爷俩回去的路上能坐到什么档次的火车就要看你的努力程度了!加油哦少年!”观弈山人难得没有故意把少年叫成骚年,不过听到周星煜耳朵里依然是一万个不舒服。

  什么叫做我们回去坐的火车要看现在的努力程度了?!感情儿你还要在这儿讨上一下午不成?!

  “大叔咱们不能凑够了站票钱就撤吗?太丢人了啊。”周星煜挠了挠头,还没想好血书怎么写。

  “回去一共要十四个小时呢,你就这么站一晚上?!你可以,老夫可受不了。啊对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知道怎么乞讨吗?”观弈山人闭着眼睛,压低了声音问周星煜。

  “写个血书,坐在旁边就是了呗。”周星煜虽然见过很多乞讨的,可是到底怎样才能讨到更多的钱,他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梦着吧你!换位思考一下,是不是表现得越惨,人家越容易给你发善心?!是不是越有礼貌,人家越容易掏钱包?!”观弈山人循循善诱地开始教导周星煜怎么乞讨……尼玛小爷上大学的特招教授,居然教给小爷的第一堂课是怎么当乞丐!

  “就是我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然后把头磕得山响人家才给钱多?!”周星煜想了想,使劲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准备开始写血书了。

  尼玛真痛啊!十指连心哪个都疼!虽然自己咬破了的是右手食指,但是怎么感觉十个手指头都在痛啊?!

  小爷这次又上了贼船了!我为什么说又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