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话说回来,这帮子仙师、半仙的超能力者,都那么热衷于挣软妹币干啥?

  想到这里,周星煜快走两步,跟上了魏丽君,悄悄地问道:“关关姐……咱们真的要交那八十万的住宿费?可不可以等大师兄过来直接用他变出来的钱?”

  魏丽君放慢了脚步,侧身对周星煜说:“霸气归霸气,但是出来混还要讲道理。你不付钱,人家赚不到钱,咱们也没回扣,大家都捞不到好处,何必呢?”

  周星煜摇摇头:“我不是说不付钱,我是说为什么不用大师兄变出来的钱,他今天早上还给我一个钱包来着,让我随便花。”

  “小纬纬变出来的钱大概能存在一年时间,你花个百儿八十块的,然后它们随着灵气的消散就一并消散了……”魏丽君对邓纬的能力很熟悉,估计也没少花他变出来的钱。

  “那人家做小本生意的还不哭死了,好不容易挣个钱,还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周星煜对那种拿着假钞去骗老农民、老工人的行为极度鄙视,有时候恨不得自己亲自去把他们揪出来暴打一顿。

  “这钱一流通,经过一年时间,基本上就进银行躺着了,然后银行里丢失个千儿八百块的算什么?他们自己就报损耗了呗,可是你一下消散了八十万……那分行的行长为了乌纱帽还不往死里查?!”魏丽君举了个可能的例子,以便帮助周星煜理解为什么不能大笔地花邓纬变出来的“真钞”。

  周星煜想了想,又继续跟魏丽君探讨:“我记得有个笑话,讲一帮劫匪抢了银行,小弟问老大到底抢了多少赶紧数一数,老大说不用数,回去晚上看新闻报道就行了;银行里面行长喊赶紧报警,出纳说被抢了五百万!行长喊,把上个月那五百万亏空也加上,报警一千万!”

  魏丽君噗嗤一声笑了,用手指戳了一下周星煜的战斗服胸大肌,估计那手感和直接戳在皮肤上差不多:“这不是没有什么劫匪每个月都按时抢银行的嘛……笑话终究只是笑话,来源于生活,艺术加工后高于生活,现实生活中,为了几十块的差错,银行工作人员就要连夜加班查找错误……想当初姐姐在银行工作的时候,唉,一把辛酸泪啊。”

  “哦?关关姐还在银行上过班?您一定是最美大堂经理之类的角色了。”周星煜一边走一边不动声色地拍了魏丽君的马屁,但就常理来判断,就凭关关姐的外貌,当选个最美大堂经理实在不为过。

  “现在报名资料更新完了,你怎么去住宿的地方?那里离这儿可不近。”魏丽君没有理会周星煜的马屁,反倒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周星煜拿起手上的手机,发现带着战斗手套去划触摸屏实在不方便……只好把手套脱掉,一边查地图一边问魏丽君:“关关姐,您打算怎么走?我虽然想一直跑过去锻炼一下,但是我有些不认方向,昨天晚上就跑到帝都东边去了,穿城而过,运气背透了。再说了,咱们帝都的空气太差了,我进城才一天,胸口都闷得喘不过来气了!”

  魏丽君一笑:“你讲了个笑话,姐姐也回敬你一个微博的段子。话说美帝一个小伙子高大健硕,每天在二环上坚持跑步绕一圈,一年后他得了肺癌,挂了……”

  周星煜一听长叹一声“呃……”

  魏丽君继续说道:“这种段子你要辩证地看,比如说乔帮主的饮食中长期接触一种叫做一氧化二氢的化合物,整整五十年!然后他得胰腺癌,挂了……”

  K!酷匠)$网}正版首◎发06

  周星煜眼珠一转:“一氧化二氢?不就是普通的水吗?”

  “谣言总是传播的比真相快,人类从进化史的角度讲,就注定了关注谣言、关注负面消息的能力更突出、更敏锐。从这儿到钓鳖台大酒店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呢,你还是跟姐姐坐出租车吧。”魏丽君穿着高跟鞋,肯定是不愿意走远路。

  周星煜挠了挠头:“要不……我再去把衣服换回来?这身战斗服去坐车,好傻啊……”

  “傻倒不要紧……就怕小纬纬蓝瓶耗光了,直接撤掉对你的战斗服法力维持,然后你就会……刷拉……一下,全身衣服瞬间消失了!”说着,魏丽君还双手张开比划着衣服消失的样子,周星煜吓得赶紧一把捂住自己下面。

  “你不会没穿普通内裤就直接套上战斗服了吧?”魏丽君睁大眼睛瞪着周星煜,接着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周星煜从来没见过她笑得那么开心……至于吗,不就是小爷没穿内裤吗,这不战斗服还在身上吗?!

  “那……一般情况下,大师兄变出来的战斗服能坚持多长时间?”周星煜小心翼翼地问道。

  “一年左右吧,不过一般都坚持不到那么长时间的。”魏丽君一把拉住周星煜的手,生怕他听到什么消息一受刺激撒腿就跑了。

  “为什么坚持不了啊?这玩意儿应该就是原装的品质吧?没有山寨的质量不稳定一说吧?”周星煜有些迷惑了。

  “坚持不到是因为小纬纬有好多事情要用蓝瓶啊,不想走路了变个车、路上饿了变桌饭、钱包没带变点钱、嘴里淡了变盒烟……今天可是平安夜,姐姐觉得你突然祼奔的可能性很高哦!”说着,魏丽君手上加了把劲,紧紧地握住了周星煜的左手。

  平安夜?要给女朋友送花?!要去住旅馆?!要变钱?!要变各种少儿不宜的玩具?!

  照这么说,小爷今天是铁定要祼奔啊!

  周星煜想到这里,赶紧回头,要去刚才丢掉衣服的垃圾箱那里再把自己的衣服捡回来。

  魏丽君就这么半推半就地跟着周星煜向回走,路上一直半抿着嘴偷偷笑。

  周星煜很想一抖胳膊把她的手甩下来,又觉得这样太不仗义了,毕竟刚才自己被白毛小胖狐狸欺负的时候是关关姐救了自己。

  就这样两个人成V字形,一个斜着身子向前拉,一个仰着身子向后倒,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刚才周星煜丢衣服的地方。

  尼玛小爷刚才放这里的箱子呢?!

  不是这里面普通人不准进吗?!

  不是这里有武警有FBI有克格勃吗?!

  魏丽君见周星煜不走了,知道肯定是到了刚才他丢衣服的地方,但是放眼望去根本没有周星煜的衣服,不由得一乐,撒娇般地冲着周星煜开玩笑:“矮油~,小哥哥你今天晚上就从了姐姐吧!”说完她自己已经笑得不行了。

  周星煜心中大寒,条件反射似的用力甩了两次手,居然没甩掉?!

  “小哥哥~你太用力啦,轻点儿吗,不然姐姐会痛的哦……”魏丽君依然笑得直不起腰来,周星煜则越来越着急,明明自己战斗力高出她几十倍,为毛连个手都挣脱不出来啊?!

  “走吧走吧,本宫带你去买衣服,大不了祼奔一阵儿,不过平安夜的玫瑰和晚饭先给你记账,以后记得还本宫钱!”魏丽君笑够了直起腰来,轻轻拉了拉周星煜的手,示意他一起先去买套衣服。

  最后两人拉着手,像一对平安夜的小情侣一样逛起了商场,都说女人一逛商场战斗力就飙升,这一点在魏丽君身上也不例外,甚至周星煜无意间还看到过几次她看到喜欢的衣服,冲到人家店里的时候,瞬时战斗力从十五飙到了一千五!

  虽然周星煜很怀疑是不是战斗力探测仪的小数点显示位置出现问题了,毕竟两个数字的差别就在于显示一个小数点有没有而已。

  再说了,三年前那次对疾风火狼战斗的时候,大家似乎都没有见到过战斗力会升高的人或者妖。

  也就是说不管是人还是妖,短暂时间内都不会出现战斗力突然升高的情况,哪怕你是小宇宙爆发、赛亚人怒气冲冠……在现实世界里,你的战斗力就是你能发挥的最大战斗力,只会降低不会升高。

  关关姐自己也不认为自己的战斗力能变化,否则也不会说从来没见过战斗力升高的人……

  再说了,就算她战斗力能提升,为什么从十五直接到一千五啊?中间的数字呢?好歹给个滴滴滴的报警涨上去啊?!

  魏丽君拉着周星煜一路逛得很开心,可是周星煜和广大陪着女朋友逛街的老爷们一个感觉,腰酸背痛、脚步沉重……更何况这还不是他女朋友,看得见吃不着!或者说,人家愿意让吃?他不敢吃啊!谁知道她哪句真哪句假?!

  不是有一首很老的歌,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关关姐虽然算不上女孩……当然她自己肯定不承认,但是思维方式肯定也出不了女孩的圈儿,对于周星煜这种连女朋友的小手都没拉过几回的初哥来说,不亚于直接拿个傅里叶级数让他用初中的数学来解题这种困难程度。

  最后魏丽君逛得略带遗憾地去了几家男装店,草草地给周星煜买了一条休闲裤、一件花格子衬衣、一件套头毛衣、一件羊毛呢大衣,还配了一双韩版高帮军靴。

  “行了,白手套就不用配了吧?”魏丽君调侃起周星煜来,刚才一路疯狂采购,周星煜本来拿在手里的战斗手套又戴到了手上。

  现在周星煜两只手里提满了各式各样的包装袋,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的手机和报名材料丢到哪个包装袋里了,反正现在自己双手都抓得满满的,购物袋在周星煜的身体两侧都排成了两个半圆形……

  真的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啊!

  周星煜已经感觉自己的战斗力、耐力槽极速下降……如果这是网游的话,人物应该是濒临死亡的虚弱状态了吧。

  两人一直逛到晚上十点,就算是帝都的大商场,也到了打烊的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但是周星煜觉得黎明的曙光就在眼前……

  最后,魏丽君带着意犹未尽的神情,出门搭车到酒店,周星煜带着大包小包,自己就占满了整个出租车的后座……魏丽君还敲了他脑袋一下:“女士应当做后座,看本宫多照顾你!”

  大姐我手里的包几乎全是给你买的东西好不好?我的几件衣服一个袋子就装下了……

  魏丽君看到了周星煜的白眼,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又使劲弹了他一下脑门:“本宫花的可是自己的钱!给你买的衣服也是本宫的稿费!”说完把周星煜往后座里面一塞,自己径直坐在了前排座位上。

  “师傅您好!去钓鳖台宾馆。”魏丽君上车之后跟出租车司机打了个招呼,似乎并没有面对超能力者时的那种傲气,大概这就是真正的上位者内心的谦逊吧,周星煜心想。

  “关关姐,不是钓鳖台大酒店吗?您没搞错名字?”周星煜记得那个叫程明的白毛小胖狐狸说的好像是大酒店,从来没提过什么宾馆。

  “呦,这位小哥儿第一次来帝都吧?要请女朋友住啊,就得去钓鳖台宾馆!钓鳖台大酒店那边儿,出公差爷们自己住的时候凑合凑合就行了……”出租车司机很热心,回头瞅了一眼周星煜,立即把上车的这两位列为了一对平安夜出来约会的情侣。

  “听见没?出公差别乱花公款,你们几个都住在钓鳖台大酒店!”魏丽君顺着司机的话说了下去,不动声色地就把自己和周星煜并不是情侣的意思表达了出来,并且明说了周星煜是出公差。

  “那可不是!现在正抓得严着呢。上个月我二舅家的一个表哥,就因为公差住宿超标被抓了,直接就被双规了,现在还关着呢!”帝都的出租车司机就是什么国家大事都了解得比当事人还清楚,什么国家干部都是他们拐弯抹角的亲戚。

  周星煜听出来了,钓鳖台宾馆和大酒店是两个地方,但光听名字反而会产生误会,实际上钓鳖台宾馆比大酒店要豪华很多,而钓鳖台大酒店实际上就是个类似于城乡结合部的招待所一样的地方……大概周星星去住宿丽晶大酒店就是差不多的感觉。

  夜晚的路终于不是那么堵了,周星煜看着出租车窗外的夜景,感觉自己终于又回到了人间……基地里封闭式训练三年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如果不是周星煜一门心思想要找到爸爸妈妈,估计他的神经早就已经崩溃了。

  就在这时,车座上的一个纸袋里面突然响起了葫芦娃的音乐,周星煜这个时候了还有谁来找自己啊?

  高中的小伙伴们,高考完之后的各种聚会周星煜都缺席,大家凑暑假聚会的时候周星煜还在忙着控制自己的力量,那时候要是去参加酒场的话,人家是去喝酒的,自己是去赔桌子的……

  大学的狐朋狗友们,现在只知道自己班上来了个从不上课从不点卯的牛人,周星煜长得啥样他们都不知道呢。

  自家的亲戚从爸爸妈妈消失之后就断了联系,他们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

  大师兄忙着过平安夜呢,要是他不忙,自己也用不着提心吊胆地跟着关关姐去买衣服。

  观弈山人大叔昨天就喊着忙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年底了他的论文交不上,每年年底大学里总有那么几个难过的坎。

  周星煜越想越多,手忙脚乱地找到手机,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号码,帝都移通,自己在帝都没有认识的朋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