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白兄早有计划!”那两位修炼者道。

  “麓山之中,我望天阁,想如何便如何!只可惜我望天阁的彼岸强者无法亲自出手,不然……林焱等人早已化为飞灰!”白崖道。

  “望天阁的彼岸强者又怎会对林焱那等小人物出手,就算是白兄出手,也只会脏了白兄之手,如今白兄派出手下……也算是便宜这小子了!”那修炼者道。

  对此,白崖也是冷笑一声。

  麓山之巅,战斗响彻不停!

  无论是塔无虚,还是谷蕊,都是在拼命而战!

  甚至谷蕊,更是要与丰可等修炼者拼命。

  自己可以死,但也要拉上丰可等修炼者!

  如此,方才是能够守住人族!

  只是,如此之下,丰可、无围等修炼者蹙眉,他们也是不敢强逼,只能够退后,不过他们终究是四位古帝巅峰修炼者。

  只要这般战斗下去,早晚会将谷蕊与塔无虚的灵力耗尽。

  只不过,所需的时间,可能会长一点!

  但丰克也是阴冷一笑,时间长一点,才玩的有意思,不是吗?

  而在这战斗开启的时候,林焱等人进入到了那麓山山脉之中。

  “林焱,分头行事吧,这麓山山脉处在古遗迹之中,实在是太大了,只有分开而行,或许方才是有着一线希望!”老坊主道。

  今日寻找帝座的可不光是他们,还有着其他的修炼者!

  就算是在这里,也有着极大的凶险。

  若分开,凶险,更大!

  但老坊主等人也是明白,就算是如此,也只能够分开,不然……很难有着希望找到那帝座。

  帝座,关乎这战斗!

  按照天元石盘的规则,谁若找到,谁便胜利,能够结束这对决。

  “好!”林焱也是点了点头。

  唰唰唰!

  如此之下,其他的修炼者,也都是分开。

  林焱、雷树、万绝天、沈亿三四人,则是向着一处区域而去!

  麓山之内,雷树微微道:“这里,毫无头绪,如何寻找?”

  “帝座,无人见过,更是消失了极久,不知多少修炼者寻找。虽然麓山曾经被埋没,但是隔上几万年便是会出现一次,但在这百万年来,都是无人将其找寻到,我们……怕是根本无法找到吧!”沈亿三道。

  消失的帝座,无从追及!

  但林焱却是凝神,旋即道:“那帝座……我知晓其模样,或许……有着希望能够找到!”

  “嗯?”这让沈亿三等三人顿时瞪大了双眼。

  林焱知晓?

  望着前方一座山,林焱开口道:“先去往那里,那里有着金石气息!”

  “金石术!”

  随后,三人想到了某种可能!

  林焱懂得金石术!

  可施展而出,能够演化出曾经的一幕幕。

  若是寻常的修炼者懂得这金石术,根本无法将古老那般久远的时代的一切演化而出,但林焱不同!

  咻!

  一念如此,他们便是直接向着那座山而去。

  山脉之中,气息古老,只是这里,一切依旧是平和不已。

  在这等山中,一座金石矗立,不知存在多少万年!

  而这金石之前,有着不少尸骨。

  “看来都是懂得金石术的大师,只可惜,他们耗尽了自己的生机,也是无法在这里推演出曾经的一切!”望着这尸体,沈亿三开口。

  而林焱知晓时间极为宝贵,深吸一口气,顿时将那金石术施展。、

  轰!

  但这术法施展的一刻,刹那间,那金石之上爆发出一道符文!

  这符文,带着强大之力。

  虽无杀机,但却镇压而来,抵抗着林焱的这等金石术法。

  这是让林焱无法推演!

  “凝!”但林焱却是大喝一声!

  在其头顶之上,顿时闪耀出一道符文,乃是天亘符!

  天亘师达到极致,天下之间无不可去之地!

  还有一点,便是无不可推演之事!

  林焱修炼的这金石术,可是出自这本天书之上!

  因此,这般凝聚之下,顿时间那金石上的抵抗之力便是消失。

  随后一幕幕便是出现!

  画面之中,仿佛是回到了古老的时代。

  这里的麓山,宁静祥和,宛如世外之地!

  数个时代之中,很多强者都在思忖,为何会如此?

  但林焱却从这画面之中找到答案。

  在麓山之中,竟是有着一个深坑!

  虽然这深坑,毫无任何特点。

  但林焱却想到了曾经在石域的净土内所看到。

  这深坑,绝对是栽种过那朵花!

  怪不得麓山会如此!

  原来曾经,那朵花在这里栽种过。

  只不过,不知道后来是那位强者,在这里建造势力,将其化为天下最为宁静祥和之地。

  不过画面流转,随后那帝座浮现而出。

  “这便是帝座?”看着一位修炼者,手中有着一个巴掌大的金座,雷树顿时开口道。

  “我将你,放入麓山之底,万古埋藏……”画面之中,那位看不清楚面容的修炼者,微微开口道。

  纵然是林焱的金石术,也是无法将其面容看清!

  不过,到了这里,那画面也是消散。

  足够了!

  这万古以来的秘密,终于有了答案。

  竟是在麓山之底!

  随后,林焱眼眸一凝,看向一方,那里有着一个符文,看着这道符文,林焱的嘴角也是露出一抹笑意。

  “看来,一切都是有意为之,留下这金石,便是为了给后来人推演,只是那人是谁,埋葬这帝座为何?”林焱道。

  只是一个帝座而已,何须藏得这般神秘?

  轰!

  而就在这一刻,一道轰鸣声顿时响起。

  随后那杀意,便是呈现而出。

  嗯?

  无论是雷树、沈亿三还是万绝天,都是身躯一颤,身上的汗毛都是倒竖了起来!

  在这里,竟是有人想要诛杀他们。

  咻咻!

  下一刻,便是有身影出现,直接向着他们斩杀而来。

  “哼!”

  不过随后,又是两人站出。

  这两人林焱等人认识,正是谷蕊身边的那两位男子。

  “你们是谁,竟然敢做出如此行径,这可是麓山,你们难道要在这里行灭绝之事不成?”谷蕊身边的这两位男子,大喝一声。

  “我们只为诛杀林焱,滚开!”这修炼者道。

  “望天阁!”对方开口,林焱顿时感知其气息,脸色冷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