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罗,陨落!

  一位上古天尊。

  神皇首徒。

  今日死于九天之外。

  天地彻底寂静。

  只剩下天地颤动,山河崩塌之声,还有淅沥沥的血雨声。

  狂风呼啸。

  血雨……不,这一次已经不再是血雨了,而是血柱。

  九天不知道多少的地方,在顷刻间都被血海所淹没。

  悲鸣不止。

  但这时,楚岩听着那声音,突然感觉有一些讽刺和假。

  炎罗怎么死的?

  在最后一刻,天道断了和他一切的联系,这才导致炎罗陨落,而现在,天在为炎罗而哭?

  这不可笑么?

  我若有一天陨落,希望这天不要哭,千万不要。

  楚岩心中默默想道。

  ——

  天地异动。

  自神皇庭后,天地最大的一场异动。

  虽说之前也死过一位天尊,魂天子。

  但魂天子终是死于星道,天道感知不算强烈,虽也有异象,可并不强烈,可这一次,炎罗,死在九天。

  诸人也都震动、感叹。

  魂天子的死,其实并未引起太大的波澜,一是对于魂天子,认识的人不多,这是一位被魂皇一直藏起来的天尊,死了,也就死了。

  可炎罗不同。

  这位神皇首徒,在上古名气很大,许多人都与其一起共事过。

  哪怕震雷、天帷这一刻都微微黯然。

  “一路走好……”两人叹息,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这一时代,他们注定要向昔年许多的友人出剑。

  上古十六神使,现在便分了许多阵营。

  而这时,也有一些人陷入沉思。

  炎罗临死时说的一段话,是什么意思?

  真相又是什么?

  可惜,炎罗死了,这一秘密,终究只能随着他的死亡而被永久封禁。

  至于再去天外看看,说实话……这些人未必有这个胆魄。

  刚才炎罗在燃烧道骨一刻爆发的力量不弱。

  堪比一级顶级天尊了。

  但刚冲出天道就死了。

  谁杀了他?

  这些都是疑惑。

  ——

  然此刻,在诸人沉默之际,楚岩却突然笑了,血雨早就将他的白衣染红,可他一点都不在意,笑的灿烂,嚣张。

  “哈哈,今日再屠天尊一名!”

  言罢,楚岩抬头看向九天,隔着多层界壁,他是无法看见仇坤等人的,但他却知道,那些人一定在看,嘴角微微上扬:“仇坤、海主,不是要斗么?不怕死的,尽管来!风里雨里,仙域等着你们!”

  九天外,仇坤和海主嘴角同时抽动下,发出一声冷哼。

  却无一人出现。

  刚刚炎罗死的一幕太诡异了,天力被剥夺了。

  可怕至极。

  所以他们现在还不想去惹楚岩这一位麻烦。

  然这时,同在九界天的东真皇子则有一点不乐意了。

  他突然看向仇坤和海主:“他刚才没提我是不是?”

  仇坤和海主看向东真,没理会。

  “不是,他为啥不提我?我不是天尊?”东真皇子生气了,他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仇坤和海主都提了,就没说自己?啥意思?

  看不起他?

  “你不服,去找他啊。”仇坤冷哼声,然闻言,东真想了想,突然摇摇头:“算了,他不提我正好,这时代太吓人了,我还是老实的回我东皇宫吧。”

  要知道,东真在天尊中不算强的,也就和炎罗差不多,炎罗都死了,他还得瑟啥啊?

  而此时,九天外星途遗迹的出口地。

  一道衣衫破烂,狼狈至极的身影从里面出现。

  艮山天尊……

  刚一出来,他就听见东真的话,没好气的撇撇嘴,心里想着,没提你算什么?估计那小子都忘了,九天还有老夫一位天尊呢吧?

  一想这事,艮山神使就想骂街。

  之前在星途大陆,他一直观战,跟随战场。

  可结果,两方一下就打散了,三人走了,魂天子被杀了。

  当时他就在场,没多远的。

  然而,楚岩走的时候,距离他都不到千米,结果楚岩跟没看见他似的,直接就带人走了。

  害的他自己为了打穿通道,耗费极大,哪怕如此,现在都受了不轻的伤。

  本来在穿梭通道时,他都想好了,这一次出来,说啥也要找楚岩理论一番。

  但现在,他有点不想了。

  唉,算了吧,大人有大量,自己一个上古神使,犯不着和一个后辈计较。

  嗯,艮山神使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没看炎罗都死了吗?

  自己现在去送人头?

  艮山摇摇头,这九天太吓人了,比神皇庭刚寂灭后的一段混乱时期还可怕。

  ——

  放出狠话。

  楚岩等了片刻,见无人回应,他冷笑一声:“废物!”

  旋即,楚岩也不去理会,其实他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了,星光加持要耗空了,不出意外,他很快便会境界跌落,加上重伤。

  毕竟长时间透支,躯体魂魄都遭到了不小的反噬。

  但楚岩并未表现出异样,先是看向震雷和天帷两人,笑道:“这一次多谢两位前辈出手,接下来两位前辈有何打算?”

  震雷思索下,缓缓道:“昔年,若梦公主让我镇守星途通道,如今遗迹已破,倒是结束了使命,接下来随你去仙域吧,如今生门生机还在溢散,怕是还会有天尊复苏,我在也可以帮你暂时威慑一二。”

  “多谢前辈。”楚岩心中一喜,其实这一次离开星途大陆,他最担心的并非自己,而是仙域。

  仇坤等人回归,仙域若再无天尊镇守,难免会出意外。

  虽说在他看来,应该不会有人轻易灭仙域,但这种将生命寄托在他人身上的感觉,终是不妥。

  但有震雷就不一样了。

  这时,君王凑到楚岩身边,使劲冲楚岩试着颜色,楚岩苦笑,看向天帷:“那前辈呢?之前我已经为众人开启通道,应该很快便能回归九天,前辈既然想重建神皇军,不如在仙域?”

  天帷看向楚岩,如何不懂楚岩用意,却笑着摇头:“不了,我曾答应过他们,这一世,神皇军不再为他人而战,只战自身。”

  楚岩略显惋惜,却并未强求,天帷已经帮他许多:“好,那晚辈便不留前辈了,若接下来前辈需要帮忙,可尽管开口,晚辈当义不容辞。”

  “此言我记得了。”天帷点头,旋即看向天际,他已经感应到一些神皇军的气息了,微微一笑,留下一句走了,入空九霄。

  天帷走了。

  但楚岩相信,或许不久后,神皇军之名很快就会重现九天。

  接下来,楚岩看向剩下的一批人。

  这些人该如何处理,倒是有些麻烦。

  露出一抹思索之意。

  沁羽这时立刻道:“仙王,沁王族无意与仙域为敌。”

  “夏王族一样。”

  “姬王族……”

  “姬前辈无须客气,姬陌前辈对我义父有恩,我自然是信得过。”楚岩笑道,旋即看向其余几方,倒是略显为难,尤其是沁王族,和他其实有不少仇。

  放虎归山,不是他的性格。

  但刚一起作战,现在斩杀,他也难以下手。

  然这时,秦宗的花零神女走出,声音淡漠:“楚岩,沁王族的命我秦宗保下了,从今往后,沁王族若在与仙域为敌,我秦宗替其覆灭。”

  楚岩楞下,旋即他看向花零,倒是微微点头:“对秦石前辈晚辈一直颇为敬佩,也算是听着他的故事成长,若秦宗愿为沁王族担保,那晚辈自然是信得过的。”

  言罢,楚岩看向沁羽等人,冷哼声:“还不谢过花零神女。”

  “不必。”花零冷哼:“秦宗出手,与你们无关。”

  楚岩见状也不多言,至于其中缘由。

  据说秦宗的宗主夫人,似乎是沁王族的人,也就是不久前秦石宗主复苏的那一位。

  这沁王族,虽说作恶无数,倒也算是有一段善缘吧。

  至于以后如何,楚岩也懒得关心。

  “几位前辈便随我先一起回仙域吧?”这时,楚岩看向光明、黑暗、聚星几人。

  几人微微点头,除了他们外,还有姜王族,都随楚岩一同回归仙域。

  至于亮日神使,景月已陨,他需要回王庭坐镇。

  ——

  很快,一切终于结束。

  大战告终。

  以一位天尊之陨而结束。

  当日仙域,大战告捷。

  诸人在无数的欢呼声再回仙域。

  楚岩看着下方哪怕深夜,却依旧灯火通明的仙域,之前的疲惫之意一扫而逝,心中多出一抹满足感来。

  又回来了。

  或许这便是他一直拼命的理由吧。

  守护。

  但他却明白,一切并未结束,相反,接下来的路将会更加艰难。

  九天的天尊越来越多,可他却不是天尊,这让他多少感到一丝焦躁。

  接下来,要更努力才行。

  再之后,便是庆祝了,许多人都在争功。

  而在讨论到战绩时,楚岩和君王等人突然一愣。

  一个个面面相觑下。

  “我们是不是忘了个什么?”

  “好像是。”

  “什么?”

  “炎风?”

  “卧槽!”

  楚岩脸一黑,该死,之前光顾着杀炎罗,加上炎罗是首席,他都死了,楚岩还真把炎风这一人给忘了。

  下一刻,楚岩神念瞬入一界天开始扫荡。

  只可惜,早已无了踪影。

  楚岩有些尴尬,炎风不弱呀,神途四十几万米,他没星光加持都打不过,关键是,这种人随时有机会迈入天尊。

  揉了揉脑袋,下一次要仔细点才行。

  ——

  而与此同时。

  一界天的一处角落。

  一人默默站在此地,在他前方是一片崖谷,崖谷上有一件残破的道衣随风飘荡。

  道衣是炎罗的衣角,炎风安静的站在那里许久。

  旋即,他起身离去。

  “师兄,本来死的应该是我,你又何苦……”

  “既然如此,您未完成的事,我来替你做吧。”

  “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