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现在身为大权在握,专职和宗门打交道的若小夕,就是和之前不一样,一道命令下去,自然是有人张罗前后事宜。

  因为忙活了这么些天,若小夕终于是打算他的拜访之旅了。也不能跑得太远,当然是和燕山附近的数十家打交道拉。

  人称鳄霸天的雷克顿,虽然过得极其舒坦,但是鳄鱼心里苦啊。自从安顿下来以后,每天长跑、练拳、战力,赫然是把他训练成武痴的模样。

  上午里,是各种各样的训练,还有专人每天掂量他的体重。测算他的物理打击能力与持久作战能力,跑个十万米也是常事。

  下午里,是真实版的人兽格斗。在城卫司的操练场上,最初一个月,鳄霸天用他那得自记忆传承的搏杀技能,在和人类高手的过招之中,逐渐变得犀利起来,颇有点了杀人精通这个技能的味道在里面。

  不过嘛,照样没什么卵用。因为他赫然是一个单挑一群,而且实力境界相仿的人类精英。看这家伙总算是知道了天高地厚,也把基础打牢了。

  ZI酷#Q匠(网E*唯‘一Y正:、版,其他))都M是(盗版

  若小夕对自家人自然是十分舍得,跑去聚灵阁,很是肉痛花了十亿两,以有好的价位拍了一本真品刀谱以及配套身法。

  刀是狂风刀,身法是狂风身法,和这厮的属性倒也合得来。说来也是奇怪,身为一个水系生物,觉醒的竟然不是自己的本命属性,而是风,真的是让若小夕大开眼界。

  按照雷克顿的说法吗,那就是他天赋异禀,无论是抓捕猎物,还是平时行动,都是迅捷如风,如此得天独厚的生涯,才让他一举觉醒风属性。

  不过,若小夕可没有听信这厮的一面之词,话说第一次见面,跪的无比流畅自然的是谁。面对自己是这样,面对其他的丛林陆地霸主,怕就是跑的比谁都快了吧。若小夕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还是自家人了解自家事。

  后一个月里,雷克顿将他的风属性天赋运用到了狂风身法之中,倒是不负那身法的威名,短距离突进真的是来去如风,无可阻挡。

  但是刀法上就有点差强人意了。要知道这雷克顿,不比当初,跟了若小夕之后,每日苦练前爪,已经是灵活异常,再加上自己的天生神力,应该说是刚猛无比,天下无匹。但本该刚猛的路数,却是硬生生被他玩出了花…

  双手各拿一把,怎么说呢?一种手握在中间的奇怪的刀,当然这是无比的巨大版,要是缩小到常规尺寸,从侧面愣一看,还有点像一把扇子。

  不过嘛,这明显是若小夕偏爱的感觉,那些暗卫可不这么看,他们私下里聊起来:若小夕殿下真是恶趣味,竟然把宫里阉..那啥的刀,也给整成了兵器,真是非常人可比。

  这两刃别看造型古怪,但是价值可是不菲,没什么其他的特点,若小夕要的就是坚固、要的就是势大力沉。

  所以这星辰钢以及特殊的陨铁没少用,没花多少,也就七八千万两吧,一般这个层次的顶尖高手怕有没有几个用的如此霸气的武器吧。

  为什么说霸气,因为这家伙,两个加起来怕是有十万斤开外的分量了吧,扔在地上不高不高,此刻的两个半若小夕而已。

  拿在手里,雷克顿是练了一手的好刀法,不知是路上从哪看的杂技异人,自己也学的是是模是样,两把大刀片在周身上下翻舞,煞是好看。

  好看是好看了,可这家伙的刀法显然只得到了皮毛,明显还没有练到家。和暗卫兵器对战,经常是手忙脚乱,两把刀常常是充当护脸、护裆的神器.若小夕虽然不知道其他人的评论,但想也能想到,哎,记吃不记打的憨货,来日方长吧。

  关于长跑,必须声明,是站着跑五万米,爬着再来五万米,都必须在上午的时间里搞定。雷克顿也想着罢工来着,不过在若小夕胡萝卜加大棒的攻势下,只能是胎死腹中。

  中午的牛排大餐还吃不吃了,晚上的红酒晚宴还想不想继续了,在别提那舒适的按摩与洗浴。

  为了这家伙,若小夕真是下了血本,操碎了心。这么多的资源说扔就扔下去,看的身边的暗卫得劲的眼红,所以这下手自然是不会轻。

  燕山五星级酒店作为若小夕的常驻基地,自然是各式装备一应俱全。在这里入住,不仅仅是美的享受,甚至人工池里还放养着三十米长之巨的鳄鱼,是个有好奇心的人,都要来瞧几眼。

  若小夕很是对自己的战兽够意思,在人工湖中央专门修建了他的休憩地点,颇有当着宠物来养的架势…这世道,若小夕充分让燕山市民知道了,什么是人不如鳄鱼:好酒好肉供着,卖相不凡的武器挎着,还有那若小夕故意在宴会上不经意吹嘘的真品灵决,都是让人想杀鳄而后快。

  不过雷克顿可真没有把自己当宠物的架势,大早上从地下河道直出城外,就是绕城两圈..活像守城的卫士,这么一来二去,城里的守卫对这大家伙也没有抵触心理。

  甚至是一日不见,还怪想念的。这不,雷克顿这厮驮着若小夕出门去拜访修有度假酒店的门派,一去好久,没了平日里的踪影,守城的侍卫顿时感觉生活缺少了些什么。

  雷克顿是尽职尽责,背着若小夕的小房子,自己腰间还别着自己的武器,也不见喘气,就是不时吐吐舌头,就有专人将用灵力将美酒送到嘴里,真是一路好不畅快…

  这雷克顿在喝酒这一点上,就恢复到了自己水中生物的本性,真是一天不饮酒,浑身都没劲,偏偏还喝多少,都没有醉过,这让他更加的肆无忌惮。

  第一家自然是关照老熟人苍羽斋了,一众师弟可是在自己的工厂里埋头苦干呢,留守的小师妹该是有多寂寞,这可不行,自己必须得去关照一二。

  来到山门前二里地,将精装小房子拆下,这次若小夕是一个女人都没有带,话说他也不傻,自己是去撩妹的,而不是带女人郊游的,得搞清楚主次。

  燕山那几个小女人,现在可是忙得很。柳如是被若小夕派专人交手,再加上她很有天赋,一个多月前,就被若小夕狠心抛到了天上人间当老板娘去了,这也是她的老行当。

  至于语兰,被扔到上京,怕是要打翻醋坛子,再三思量,再加上有着忆柳的辅佐,让语兰接手了燕山百乐门。虽然她一副职场小白的样子,但从几大商行弄来的人手,却是没有几人敢糊弄的。

  而且若小夕也交代了,陪着玩,哄开心了,重重有赏。

  自己于是乎,就这么孜然一身,踏上了征途。来到这云海山的脚下,山峰虽险,山路却是宽敞。本来是爬行的鳄霸天。在若小夕不耐烦的一脚提上了自己的后退跟,才不紧不慢的站立了起来。

  也不见若小夕怎么动作,蹭蹭蹭就跃上了扁平却又硕大的鳄鱼脑袋,鳄霸天迈开了步子,大踏步的上山,震得是隆隆作响,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来了似的。

  若小夕这时摆出了好一副神仙做派,端坐平台之上,一呼一吸之间,仿佛是与这山间的云雾融为了一体。

  但守在一边的暗卫,却是不这么看,卖相不凡,但内里的本质更是让他们震惊。有熟悉若小夕的,心里悠悠感叹:比起在半年前的雾山,殿下这境界愈发的高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