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吞噬破灭光”撕裂灵力海洋轰出,犹如洪流,直接冲击在滔天的身上,产生巨大爆炸,爆炸余波堪比海浪,将他笼罩而淹没,对之进行极为恐怖的冲击。

  “啊啊啊!”

  在那汹涌的海浪之中,滔天自身承受着极为恐怖的冲击,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惨叫之音响彻天际,让那正在与浮老交战的两位武灵帝皆是一惊。

  “副门主!”

  二者见滔天陷入危险,皆是一惊,当即爆发所有实力,试图摆脱浮老,前去支援滔天。

  “先前你们阻止老夫,如今,也该老夫阻止你们了。”

  然而还不等那两位武灵帝冲出,浮老就挡在了他们的身前,阻止了他们的去路。

  “找死!”

  那两位武灵帝闻言,勃然大怒,而又焦急,当即爆发全力,对着浮老发起猛烈攻势,试图摆脱他,不过动用了本源魂力的浮老,岂是他们能够摆脱?

  那两位武灵帝被浮老死死拖住,根本无法支援滔天,从而滔天所承受的冲击没有半分减弱,直指那一股冲击波消耗殆尽,方才得以脱身。

  “啊啊啊!”

  吞噬之力汇聚而成的海洋冲击着滔天,对之进行恐怖地摧残,使之发出了那痛不欲生的惨叫。

  而在滔天承受折磨之时,那依旧还是处在灵力海洋内的张灵,则是趁此刻引动吞噬灵玉之力,缓缓吞噬着那灵力,恢复自身的灵力,以及修复那先前在施展“吞噬破灭光”而无视摧残造成的伤势,脸色阴沉,目光凌厉地盯着那承受着吞噬之力摧残的滔天。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两位武灵帝依旧没能摆脱浮老,而那充满了狂暴而霸道的吞噬之力的爆炸余波,也随之消散。

  而此时,滔天已是受到了巨大的创伤,身体残破,断臂缺腿,浑身皆是鲜血,灵力丝毫不剩,犹如将死之人。

  他悬浮在半空之中,双眸在颤动,五官扭曲了起来,牙齿都快要被他咬碎,此刻的他的内心,已不再是愤怒能够形容,他现在唯一的想法,不是夺得张灵的两大武灵仙玉,而是将他撕为碎片!

  “啊啊啊!我...我...我...我要把你撕成碎片!!!”

  滔天那扭曲的五官狰狞到了极致,嘴角快要裂开至下颚,双眸凹陷了进去,在此刻,他已是没有了任何的犹豫,直接将他的灵脉燃烧,不顾其殆尽,从而使原本已是没有了任何力量的他,再度获得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

  轰!

  滔天那残破的身体涌起璀璨的光芒,光芒散发极为恐怖的波动,冲击着他周身的空间。

  一股令之心悸的波动,弥漫在滔天的周身,除了惊扰浮老与那两位武灵帝之外,更是让正在点滴吞噬灵力海洋以此恢复灵力的张灵脸色随之惊变,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滔天在他先前那一击之下,竟然还没有坠落,且还施展出了如此强力的手段,如此一来,他的处境可就再度危险了起来。

  先前的“吞噬破灭光”已是倾尽了他全力,即使他又借助灵力海洋恢复了灵力,但也终究是无法去应付这引发了如此强大力量的滔天。

  因而,如今的他,再度陷入了危难之中,不过即使如此,他却并没有惊恐起来,而是缓缓引动自身所有的灵力,以及那帝魂力。

  灵力与帝魂力涌现,在他的周身弥漫,两股力量不相融,也并没有彼此排斥,而是共存着,他缓缓引动这两股力量,一手携带一股,抬起那阴沉的脸庞望向滔天,双眸决然。

  “给我死!”

  而在此刻,那滔天将自身那燃烧殆尽灵脉换取而来的灵力尽数祭出,涌入那灵力海洋之中,试图再度借此,对张灵进行碾压。

  轰!

  原先已是平息了的灵力海洋在滔天的引动之下,再度爆发出了极端恐怖的威力,骤然压缩,对那身处中央而无法脱身的张灵进行压缩。

  面对灵力海洋的再度压缩,张灵那阴沉的脸色更加,毕竟先前若不是他无视了疼痛搏命施展“吞噬破灭光”,他或许真的就被抹杀了,而如今见灵力海洋再度压缩而来,自然是不敢轻视,更何况如今的他,又没有了那力量去施展“吞噬破灭光”,只能够动用帝魂之力,去抵挡着灵力海洋的压缩。

  “万魂剑决,万化归一!”

  帝魂之力凝聚已久,面对灵力海洋的压缩,他不敢有任何的轻视,当即将帝魂之力化为千万魂力小剑,旋即合并为一,接着引动剑影之力,猛然挥动,试图借此如先前的“吞噬破灭光”那般,撕裂灵力海洋。

  吟呲!

  剑影抖动,撕裂一缕缕灵力,以着蛮横的姿态向上方撕裂而去,直接与那迅速收缩的灵力发生撼撞,对之进行撕扯。

  剑影近乎汇聚了张灵所有的帝魂力,威力不同凡响,但即使如此,却是无法势如破竹地撕裂灵力海洋,而仅是阻止了灵力海洋的压缩,与之僵持着,但这一个僵持,却会有一胜者,即是那灵力海洋,因为在此刻,灵力海洋正以着极端残暴的姿态,冲击着剑影,欲要将其冲毁。

  见剑影抵挡不了多久,身处灵力海洋之中的张灵,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如今的他,灵力与帝魂力都已是耗尽,根本没有了任何的力量,而剑影也是抵挡不了灵力海洋的冲击,因此剑影被冲毁是迟早之事,而在那时,他若是没有办法去面临那灵力海洋的淹没,他必然会坠落在此地。

  想到此处,他的内心如同悬起了一般,皆是忧愁,如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那如同沉睡了一般的灵脉之力,若是能够将其唤出,或许还会有所转机,因而,在剑影抵挡灵力海洋压缩之时,他除了一边借助那稀薄的吞噬之力吞噬灵力来恢复灵力之外,还聚精会神地感应着那微弱的灵脉之力,试图将其唤醒。

  “死!给我死!”

  滔天催动那灵力海洋,单臂催动灵力海洋的威力,将之引动为一道球体模样,且催动灵力球体压缩,试图借此在张灵身亡之前,让他承受巨大的折磨。

  而那正在与两位武灵帝交战的浮老见张灵竟是再度陷入危难之中,则再度为之担忧了起来,且这一次的担忧,比先前更重,因为他知晓,如今的张灵,已是筋疲力尽了,若是被那一击击中,他必然会当场身亡,因此,他必须要不顾一切的将他救下,即使会再度陷入沉睡,甚至消亡。

  “挡老夫者,死!”

  内心萌生了如此决然的念头之后,浮老那周身弥漫的本源神魂力更加磅礴,他周身的空间,也在此刻发生了崩溃的迹象,他爆发出了绝对的实力,将两位武灵帝的攻势尽数挡下,且还以着蛮横的姿态,对那两位武灵帝发起猛烈攻势,试图以着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两位武灵帝。

  这或许是浮老,第一回如此的紧张。

  而同一时间,燃烧灵脉的滔天,亦是想要以着最快快速的速度解决张灵,毕竟燃烧灵脉,对自身造成的不再是轻微的过度耗损,而是一种大幅度的伤害,一种永久性的伤害,因此,他则是竭尽全力地催动灵力海洋之力,对正在顽强反抗的张灵,实行最后的重击。

  “死!”

  滔天失声咆哮,狰狞的面目因过于狰狞,出现了裂痕,出现了血迹,而即使如此,也没有影响到他那必杀张灵的决然以及无视痛楚的疯狂。

  而在灵力海洋之内的张灵,即使感应如此之久,也没能够引出那灵脉之力,且在此刻,那一道剑影也在灵力海洋的冲击之下化为了虚无,从而使得如今的他,没有了任何的抵抗之力,只能够眼睁睁看着灵力海洋向自身淹没而来。

  死亡的感觉在此刻,涌上了他的心头。

  不过就在他的内心涌现死亡的感觉,以及灵力海洋的淹没而来之时,他的身体表面泛起了一阵乳白色的光芒,伴随着一道清脆的金铁之音。

  T酷#S匠网{Y永qI久%免C费看#◇小h*说0

  哐当!

  “死!”

  轰隆!

  滔天失声咆哮,伴随着他的咆哮之音响彻,那一翻灵力球体发生了巨大的爆炸,恐怖无比的余波骤然宣泄而出,恐怖的爆炸之音惊天动地,灵力的肆虐,空间的崩塌,大地的被毁。

  伴随着这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涌起,那才刚重伤一位武灵帝,还在试图将另一位武灵帝重伤的浮老猛然一惊,目光猛地望向了张灵那一边,但此刻,他却是看不见张灵,他能够看见的,只有那肆虐的灵力,崩坏的空间,弥漫的烟雾。

  且他能够感应到,他居住的储物戒已是在如此爆炸之下,破碎了。

  如此一来,那在爆炸区域中央地带,且还是筋疲力尽的张灵,还能够活着?

  想到这里,他那深邃的双目,多了一分疯狂,这一幕,激起了他内心的所有愤怒。

  不过就在他即将爆发,要为张灵报仇之时,突然发生之时,让他骤然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