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太河会接受陈坚的治疗,并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只是,陈坚还是要把话对朴太河说清楚:“你的犊鼻穴,已经彻底被湿寒之气侵蚀,以透心凉的手法施针,再辅以火罐,也无法拔除其中的湿寒之气,所谓阴阳极生,犊鼻穴的湿寒之气过重,也必然会出现逆转,但是,需要外力介入!”

  顿了一顿,陈坚继续说道:“打个比方,对你的犊鼻穴的侵蚀好比是一潭极寒的死水,你的右腿失去知觉,是这潭极寒的死水结成了冰,我需要往里面添加一些热水,这股热水就是外力,融化这潭极寒的死水结成的冰,使之融化,才能宣泄而出!”

  “懂了!”朴太河点了点头说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陈坚这个比喻,当真是形象之极,贴切之极!

  朴太河的犊鼻穴被湿寒之气侵蚀,是漫长的时间积累而成,就好比是河水结冰,一天两天的寒冷天气,是不足以使河水结冰的,只有长时间的低温天气,才能导致河水结冰,与朴太河的犊鼻穴被侵蚀,完全是一模一样的情况,河水结冰就是朴太河的犊鼻穴,彻底被湿寒之气侵蚀了!

  “这股外力,需要借助犊鼻穴同一条经脉的上部位置的穴位,以烧山火的手法,提取热气下流,直至犊鼻穴!”陈坚说道:“热气必须催到极致,所以你所承受的痛苦,是烈焰焚身的痛苦!”

  “懂了!”朴太河再一次点头出声。

  “准备开始?”陈坚看着朴太河问道。

  朴太河点了点头,陈坚让金淑拿了一条毛巾过来,卷起毛巾,对朴太河说道:“张嘴咬住!”

  朴太河张开嘴,用力咬住了这条卷起来的毛巾。

  陈坚这才开始给朴太河治疗,先是在朴太河的髀关穴上,刺入了一根银针。

  髀关穴位于人体的大腿前面,当髂前上棘与髌底外侧端的连线上,屈髋时,平会阴,居缝匠肌外侧凹陷处。

  “这是髀关穴,在这个穴位施针,起阻止热气上涌的作用!”陈坚说完这话,拿起第二根银针,以酒精消毒过后,刺入了朴太河的伏兔穴,并且以烧山火的手法,持续施针长达十分钟!

  一开始的时候,朴太河只感觉到一股暖暖的感觉,在自己的犊鼻穴出现。

  可是,随着陈坚的施针,这股暖暖的感觉,开始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最后五分钟的时候,朴太河当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烈焰焚身,他浑身颤抖着,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双目圆睁,显然是痛苦至极。

  陈坚赞许的看了朴太河一眼,因为朴太河没发出一点声音。

  伏兔穴施针完成之后,陈坚再次取了一根银针,酒精消毒过后,刺入了伏兔穴下方的阴市穴,以同样的烧山火手法,施针十分钟。

  这一次,朴太河浑身犹如打摆子一样,再也坚持不住,喉咙里面发出了低沉的“嗬嗬”声!

  “按住他!”陈坚大声喝道:“这种痛苦是成倍叠加的,刚才伏兔穴的热气,全都涌到了现在的阴市穴,接下来还有一个梁丘穴,痛苦还会翻倍!”

  金淑和权秀宗,以及吉娜三人,二话不说,一起动手死命的按住了打摆子似的朴太河。

  陈坚趁着这个时候,最后一根银针,刺入了朴太河的梁丘穴,继续以烧山火的手法施针,同时伸手去摸梁丘穴往下的位置,梁丘穴过后,就是犊鼻穴,陈坚可以清晰的感觉的到,一股热气在顺着经脉往犊鼻穴快速冲去!

  朴太河此时已经双目充血,痛的简直要暴起,如果不是吉娜他们三个合力按住了朴太河,此时的朴太河,必然是痛的满地打滚了!

  陈坚没有立刻在犊鼻穴施针,而是在梁丘穴施针完成之后,等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才以那根中空的银针,在犊鼻穴上施针。

  随着这根中空的银针刺入犊鼻穴,朴太河感觉到那种烈焰焚身的痛苦,在逐渐减缓,几分钟之后,朴太河吐掉了嘴里的毛巾,胸膛剧烈起伏着,说道:“好了,不用按着我了,不那么痛了。”

  吉娜他们三个松开了朴太河,退了开去。

  朴太河呼呼喘着粗气,冲陈坚勉强一笑,说道:“陈医生,这感觉真特么带劲!”

  陈坚笑了笑,拿过火罐用酒精擦拭,而后点燃了火罐里这层薄薄的酒精,直接把火罐扣在了朴太河的犊鼻穴上。

  从陈坚在朴太河的犊鼻穴上刺入中空的银针开始,就已经是给权秀宗的治疗办法了。

  火罐一扣上,中空的银针立刻渗出了水珠,而后慢慢形成极小的水滴,滴落在火罐之内。

  一滴又一滴的极小的水珠,不断的从中空的银针末端滴落。

  陈坚看到这一幕,松了口气!

  不过,在滴了五六滴这种极小的水珠之后,再也没有水珠出现,陈坚毫不迟疑的取下了火罐,继而依次取下所有的银针。

  “麻!”朴太河立刻指着自己的犊鼻穴,说道:“有点麻!就是这个穴位,最后扎进银针的穴位,有点麻,我感觉的到!”

  听到朴太河这个回馈,陈坚终于彻底露出了笑容,说道:“恭喜你,你的腿有救了!”

  “真的?”朴太河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脸上却还带着喜色。

  “真的!”陈坚点了点头,说道:“你就是从犊鼻穴开始失去下肢的知觉的,现在,你能感觉到犊鼻穴有点麻,说明这个穴位的湿寒之气松动了,只需要再按照这个方法继续治疗下去,肯定能彻底化解犊鼻穴上的湿寒之气!”

  朴太河此时能够感觉的到犊鼻穴极轻微的一点麻感,犊鼻穴以下却仍旧没有知觉,不由得问道:“陈医生,我这条腿什么时候能够有知觉?”

  “我给权秀宗治疗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刚才给你治疗,中空的银针滴出的全是极细小的水珠,而权秀宗是黑紫色的血珠,什么时候你的腿滴出的是黑紫色的血珠,你的腿就会恢复知觉。”陈坚解释道:“但是,由于是提取了你其他穴位的热气冲击犊鼻穴,这样的施针治疗,需要配合汤药调养,起码一周之后,才能视情况进行第二次施针治疗!”